[一人之下][也青]论收与被收的相互作用·完

*普通人,老梗且鸡零狗碎的沙雕日常流水账

*写到最后终于把 @Frii。Wolf 的图梗都圆了www


前文:   



27.

王也这一走就走了一个多星期,那碗绿豆汤当然没能撑过那么多天,最终还是没能逃过下水道的怀抱。诸葛青慢悠悠地把它从冰箱里取出来倒掉,像是依依不舍似的拧开了水龙头,看着流水把洗碗池里的一点残渣也渐渐稀释,最后冲刷干净,又把碗也洗了,然后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

这几天诸葛青的生活好像凭空变得丰富多彩,从前的朋友圈大都不过是聚餐、出行之类的活动,顶多不过一周发个一两条;近日里却几乎每天都有事情可说,好像多小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也值得占据一点篇幅,昨天是傍晚的霞光,今天是洗过的碗,明天或许是路边的一朵花,后天可能就是用完的笔芯……仿佛那双眯眯眼一夜之间活生生变成了一双擅于发现平凡之美的卡○兰大眼睛。

他的圈子和王也的交集并不大,因此大多数人也都看不见王也给他点的赞和留的言,只当他是忽然心血来潮有感而发。唯有傅蓉这位经历过无数次心动、恋爱(和渣男)的钢铁战士,凭借丰富的经验和当事人前些日子的剧透,难得地一眼看透了这位男孩的孤单心事,并善良地在白眼之中掺杂了几分和有幸灾乐祸的同情。

那边厢,午休时金元元路过王也的办公室,正欣慰地想这小子最近几日回归他爹的辖区,总算没了早退的借口,结果透过玻璃门里的看见他也总没在吃饭也没在睡觉,净坐在办公桌前捧着手机傻乐呵,心想回头时候到了一定要敲这厮一顿天价红豆饭。

 

28.

要说王也这一回离家还真是有那么点儿曲折。

儿子回家住了这么些天,老王总终于过了头几天的新鲜劲儿,开始步入了嫌弃儿子看哪哪儿不顺眼的阶段。到底还是当妈的心疼儿子,看着王也天天一大早出门晚上八九点才着家,顶着一双黑眼圈,饭都没法儿按点吃,主动提出让人明儿回去。临走前也不知打哪儿听说他现在会自己动手开伙了,给他塞了一堆干货,山上的海里的,树上的地里的,林林总总一箱子。

王也试图挣扎:“妈,我那儿楼下有超市,方便,啥也不缺。”

王妈:“这么些都堆在家里也吃不完,你就拿去呗。”

王也心想咱家里有多少东西是真吃完了的,还不都要么送了人要么压箱底了。可这话也不能说出口,只好继续推脱:“咱那儿几个随便吃点儿,又不是炖佛跳墙,哪儿用得着这些。”

王妈坦然地盯着他前些日子才被助理说圆了一圈的脸,面不改色道:“佛跳墙也挺好的,补补,你看你都瘦了。啊对了,前阵子还有人给你爸送了点坚果呢,你也拿去。”

“……”

眼看交涉失败,到底是家人一番心意,也不好再推三阻四。最后车尾箱里塞了一堆有的没的,海货那腥臭味儿慢慢荡开来,估计十天半月都散不去了。王也草草翻了翻,坚果当零嘴挺好的,别的回去查查食谱怎么弄,大家平日里改善改善伙食也不错——尤其是诸葛青那个平日里不爱好好吃饭的,那才是真的该补补……

没成想算盘打得好好的,第二天一大早,王也正坐餐桌边吃早饭呢,王总一身睡袍都没换下来,就坐在他对面盯着他,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样子。

王也只好三两口把包子咽了,洗耳恭听。本以为无非是些家事,却没想到王总一开口就讲起了正事儿——王家能混到如今这地步,多少有些手眼通天的本事,王也虽说是伙同几个发小另立了山头,到底还是逃不出一个“商”字,有些风声,家里提前给他透底儿,他自然也没道理不听着。

这一聊就聊了大半个小时,回了公司又是赶紧召集上下开会,大会开完开小会,一日忙活下来,天早黑透了。

直到下班坐到车上的时候,王也这才想起来,忙活了这一天了,连午饭和晚饭都是匆匆吃了两口作罢,什么朋友圈的更是压根没时间刷,于是掏出手机来看。

车里的空调终于凉下来了,可尾箱里那股子腥臭味儿若有若无地飘在车里挥之不去。他终于把朋友圈翻到了底,发现诸葛青今天居然什么也没发,撇了撇嘴,一脚踩上油门,回家去了。

 

29.

原本心情尚可,只是觉得有点累的王也抱着一箱子东西回到公寓门前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今天出门前怕是该先算上一卦,最不济看看黄历也好。

也真的就这么巧,诸葛青看起来也是刚回来的样子,正掏了钥匙在开门,手上还拎了一个便利店的塑料袋和一个女式的提包,不知装的是什么。旁边站了个短发的妹子——看样子就是那个提包的主人了——抱臂看着他开门,一边在嘟囔:“不就用你点儿洗发水沐浴液嘛,哪儿有那么多讲究?”

王也心想这讲究可多了,什么分男女分发质的,什么含硅的无硅的,诸葛青能跟你滔滔不绝讲半天。

然而诸葛青一直没发现他,也没有如他所料:“当然不是心疼这点东西了,这么多年我可是从来都无法拒绝你的请求呀——只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都应该有精致的生活嘛。”说着还歪了歪脑袋,语气听起来愉快又轻佻。

王也看了看怀里透着味儿的一箱玩意儿,又想了想自己常年支棱着压不下去的碎发。

嗯,确实不可爱,也不精致。

“咳咳,老青,”他清了清嗓子,走过去,“帮我开开门。”

诸葛青听见这声音,脸上的表情僵了一僵,随后挤出一个异常灿烂的笑容来,看得一旁的傅蓉一脸恨铁不成钢。

他走到王也门前,伸手朝他讨钥匙,王也却双手抱着纸箱子盯着他,半点要掏出来给他的意思都没有。

这是什么套路?要他自己往他身上找?搜身play这么刺激?这旁边还有人看着呢啊?

诸葛青自认还是要脸的,只好开口问:“钥匙在哪?口袋里?”

“想什么呢,我不是给过你钥匙的么。”王也侧着身子往门上一靠,懒洋洋地一瞥,像是才看见旁边的姑娘似的,“哟,这位是?女——”

“朋友”二字还没吐出来,诸葛青家的门就从里面开了,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姑娘探出头来:“你们可回来啦?磨叽什么呢?诸葛青我告诉你,你别老光顾着欺负蓉姐!”

王也傻了眼。

——这什么情况?带姑娘回家还一带带了俩?屋里那个看起来可还没成年吧?可以啊诸葛青,会玩儿。

“说什么呢。”诸葛青伸手在那小姑娘脑门上敲了个爆栗,又回过头来跟王也说,“老王你等等啊,我进屋拿你钥匙。”

于是王也一脸呆滞地看着他进了屋。

傅蓉跟在他后头,进门前朝王也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屋里那小姑娘好奇地打量了他几眼,砰地关上了门。

 

30.

诸葛青拿着钥匙出来的时候,王也还是那个姿势,愣愣地杵在那儿。

走近了之后诸葛青终于闻到了箱子里那味儿,皱了皱眉:“这什么东西……诶老王,你先起开,这样我怎么开门?”

王也听了,默默退开,门一打开,就又搬着东西默默往里走。诸葛青跟在他后头,伸手替他开了灯,又一闪身跟着他进了屋,顺手帮他带上了门。王也头也不回,抱着东西放在灶台上,一样一样拿出来分了分类,打开了冰箱和灶台上头的吊柜,慢慢悠悠地往里塞。

诸葛青见他不说话,也没有要撵人的意思,就跟他搭话:“这一箱都什么呀?”

王也顿了顿,说:“哦,家里给了些干货。”

然后又没了声儿。

诸葛青凑上去看:“这什么呀?”

“嗯……章鱼吧?”

“这个呢?”

“松茸?”

“这个?”

“干鲍?”

“这些东西怎么吃呀?”

“不知道。”

“王也。”

“啊。”

“你今天就这么不想跟我说话?”

“……不是,”王也转过身来,无奈道,“你……女朋友?还在隔壁等着呢,你搁这儿跟我闲聊?”

诸葛青听了一愣,旋即又笑眯眯地问道:“隔壁两个姑娘呢,哪个是我女朋友?你又是谁?隔壁老王?”

“……”

“你在想什么呢?嗯?”诸葛青双臂越过王也身侧,撑在灶台上,把他困在自己和灶台之间,“想我温香软玉,享齐人之福?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我很专一的。”

“那她俩……”

“王也,”诸葛青凑得更近了,几乎要跟他鼻尖挨上鼻尖,笑得眉眼弯弯,“你吃醋?”

“我……不是,怎么扯我身上来了。那俩姑娘怎么回事儿?”

诸葛青退开了几分,道:“也是,还是该和你打个招呼的。她们一个是我的同事,一个是她的学生。小姑娘家里出了点事,拜托我同事照顾一晚,可她的房子是合租的,不太方便,我就让她把人带过来了,我本来打算去找老张凑合一晚的——这个解释满意吗?我的房东大人。”

说话间的吐息全拂在王也的脸上,吹得他脸颊发烫:“行行行,您别老这么笑,跟个老狐狸似的,瘆人。”

“那不是正好,”诸葛青笑容反而更甚,平常眯着的双眼却睁开了些,一双深色的瞳仁直勾勾地望着王也,“王道长,收了我呗?”

王也被这个其实也不太直的直球砸得有点懵,在这一刻宛如鸵鸟附体,下意识地选择了装傻选项:“收留?没问题没问题,一晚上凑合凑合,床给你我去睡沙发。”

诸葛青听了,脸上的笑容有那么一刹那的凝固,旋即又恢复了常态。他退开来,悠悠地朝门边走:“算了,我还是去找老张吧,都跟他说好了。”

“不是,那个啥……老青,”眼看着人要走,王也终于三魂六魄归位了似的,磕磕巴巴地开口,“我、我这儿……床比较大……”

“嗯哼?”

“就……俩人睡得下,不用去挤着老张了。”

 

31.

“所以你刚才回来的时候到底是不是吃醋了?”

“……话恁多,核桃还堵不住你的嘴?”

“诶嘿老王你还害羞呢?”

……

“唉……是吧。”

“嗯?”

“都是。”

 

32.

王也看着诸葛青把最后一块核桃仁往嘴里一塞,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笑眯眯地转身进了浴室,心里不由得想——

谁说当过道士的都一定会收妖?

这也不知道该算是谁收了谁了。

 

虽然出门没看黄历,不过今儿个应该也还是个不错的日子吧。



END.


XD终于写完啦~

本来该是个傻白甜被我写得只剩下傻【。】

聊博一笑吧~


忽然发现文里好像没交代明白,补充说明一下。

老青和傅蓉都是课外兴趣班的老师。

所以其实他也没有那么忙,甚至工作日还挺闲的……就是和大家的上班时间错开而已。

不好好吃饭都是作的。

评论(22)
热度(88)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