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炮杀梗

一个肥肠欧欧西的网配pa。也青。


老青是个网配CV,ID听风吟,高中的时候被大萌带入坑。一开始只是大萌手上的剧缺个小配角,就几句词那种,就拉了老青下水,玩着玩着觉得还挺有意思,就自己偶尔接剧。不过高中僧时间不多,基本上不接主役,而且不接耽美,就配了几个全龄/BG的配角,高二开始慢慢暂隐了。高考完之后复出,被大萌半懵半拐,接了个清水暧昧向,社会主义兄弟情那种,从此打开新大门,清水耽美is OK。

上了大学之后四人宿舍,室友两个本地人,一个在外面租房,周末宿舍里基本没人,所以录剧pia戏也都在周末搞定。室友看他在寝室里架着麦还打趣他XX男主播啥啥。

原本一切进行得肥肠顺利,直到有一次周六晚上在社团YY上pia戏的时候,租房的那位室友忽然回宿舍了。

没错这就是我们也总。

当时老青半句琼瑶阿姨家女主风的台词卡在嘴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和老王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尴尬地想打个哈哈蒙混过去。结果老王浑不在意,挥挥手让他继续,自己回来拿点东西就走。

后来老王对此事绝口不提,有一两回老青他们社团有活动,老王还帮着他支开其他室友。老青对此尴尬又感激,内心给他发了无数张好人卡,逐渐表现为日常哥俩好。


老王为啥这么淡定呢,一方面他本来就无所谓室友有什么业余爱好,另一个方面他其实完全知道老青在干嘛,完全见惯不怪。

高中时期他在找一部小说的有声书的时候,曾经误入过这小说改编的广播剧。当时老青还是个少年音,在里面配了男主角的少年时期。老王听完才发现哦这玩意儿不是有声书,不过比有声书那种一个人捏着嗓子精分的有意思啊,慢慢找了些其他剧来听,对这个圈子也有了些了解。大学入学的时候碰见老青,虽然声音有点变了,但多少还是有点相似,加上有些口音口癖什么的还是没变,加上老青的新剧什么的一对照,其实早就认出来了,只是一直没说。

认出来之后其实老王也出于好奇考了几个社团。其实他高中的时候也因为声线不错,所以被学姐们拐去学校广播站做过一阵子播音,正经拿起腔调来还是口齿清晰字正腔圆的。声线天生的,演技什么的可以慢慢调教,加上中抓一圈子0.5和受音,攻音实在比较稀罕,所以最后进了个名气不错的社团当候补,配过几个龙套之后慢慢开始接一些配角。

不过他当然不用在宿舍里趁着没人录音,他自己租房子,没课了溜回去躲起来录就行了,所以也没别人知道。


后来有天老青他们社里的一个策划疯狂地给他发了一大串小窗,心情激动地跟他说拿到了刮骨刀大大一篇文的授权,来游说他配里面的受。

老青断然拒绝。

刮骨刀在原耽圈里也是个蛮有名的大大,好几篇文都是经典,之前也有剧组做过她的文,反响不错。但是刮骨刀的文受姑娘们欢迎不是没有理由的,一来多狗血酸爽虐恋情深,二来通常炕戏不少且活色生香。

老青虽然接耽美,但从来是拒绝接有炕戏的文的。所以任凭策划费劲口舌说那文多好Cast和Staff多豪华角色多适合他,他也没松口。

最后策划没辙,说其实炕戏编剧基本都删得七七八八了,就剩下一场擦边球,还有结尾有一点拉灯,要不你先看看剧本呗。

老青看人家小姑娘都退让成这样了,心想看就看吧,大不了看完再拒绝一次,就接收了传过来的剧本。

策划姑娘也没懵他,确实炕戏只剩下一点点擦边和结尾的拉灯,故事也确实还不错。

但他还是有点犹豫,心里一下子过不了那个槛,就跑去跟策划聊,顺带问Cast还有谁啊,重点是攻谁配啊。

策划姑娘见这口风有松动仿佛有戏,balabala介绍了一大圈,最后说攻君是个XX社拉来的外援,虽然是第一次主役,但是非常OK,最近蛮多剧里都有他的配角,ID叫乱金柝。

老青一看这ID还真挺眼熟,前阵子录的一剧里还有这人的一配角,确实非常OK,不像有些网配CV纯粹是卖声线的。

想了半天老青就跟策划讨价还价,说要是炕戏某些部分实在过不去就随便蒙混一下,反正也就是一带而过的戏份。策划想了想咬牙拍板,这剧就这么开搞了。


其实老青接归接了,心理压力还是有点大,毕竟第一次下海

于是录那场擦边球不负众望地卡了。

策划跟导演没辙,只好在线给他一边做心理建设一边pia,结果偏偏这个时候悲剧重演,他正艰难地试图憋出剧本上所谓带点这啥带点那啥还带点诱惑又有点难耐总之非常嗯嗯啊啊的语调的时候,老王忽然就推门进来了。

老青:……

老王看着他脸色由红变白又变红,于心不忍,主动脱马:其实你不用尴尬,我就是乱金柝。

老青:这踏马更尴尬了好吗。

也不怪老青平常没听出来,毕竟录下来经过后期处理的声音多少会有一点差别,加上老王平常将话拖着嗓子懒洋洋的,还带点京片儿,确实和录剧的时候差别挺大。

同在一个剧组里,老王也知道老青卡这一幕卡了半个月了,干脆出言指点:你就想象你便秘得了,你看我就是当自己刚跑完一千五给录的。

老青怒:你tm喘两声就行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而且你以为宿舍隔音很好吗!

老王一拍大腿说哦原来你担心这个啊,那去我家啊我家隔音好。

老青去了一看何止隔音好,墙还贴了隔音材料,麦也比他的好,简直小有点录音棚的规模了。

老王也很懂,带他进去架好设备就出来留他在里面自由发挥。门一关里头就是个密闭空间,看起来还挺有安全感,加上之前的心理建设,倒腾了半天总算是给录好了,出来的时候脸都是烫的,老王给他倒橙汁他咕咚咕咚三杯下去才觉得脸上温度降下来。


老青知道老王家里有这么个录音室之后,干脆隔三差五往他家跑,蹭他设备。反正破廉耻也破了,没所谓了。

一开始还轮流进去各录各的,后面几期剧情慢慢紧张起来,感觉不是那么好找了,俩人互相也越来越熟越来越没脸没皮了,干脆直接一块进去现场对戏一块录,简直把导演和策划乐开了花儿。

一般来说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就关不回去了,中间略过各种温水煮青蛙和外力神助攻,总之他俩就假戏真做了……

于是最后一场拉灯他俩真在麦前亲上了……后期表示很开心连音效库都不用扒拉了你说么么哒这音效多难找。

于是剧组群后来就变成了狗粮群,发剧帖也变成了狗粮帖。


番外还可以搞个什么录FT啊,什么818乱金柝和听风吟到底是真给还是恶意卖腐啊之类的。


我比比完了我就不写【。】

谁想搞谁拿去搞也行【。】

评论(10)
热度(135)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