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也青]论收与被收的相互作用·四

*普通人,老梗且鸡零狗碎的沙雕日常流水账

*感谢 @Frii。Wolf 的友情供梗【。】


前文:  



2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是F姓女孩发出的善意的安抚。

晚餐时间的快餐厅里人满为患,这欢快的笑声已经吸引了周围的不少目光。诸葛青揉着腰把视线从左侧笑得花枝乱颤的人身上收回来,不动声色地向右挪了半寸,面无表情地埋头把薯条一根接一根地往嘴里塞,心中充满悔恨。

“所以你就这么落荒而逃了?不就是被朋友摸了把腹肌?小姑娘的手你都摸过多少了你还怕这个?”傅蓉终于笑够了,吸了口可乐平复了一下心情,扭头问他。

“……”诸葛青觉得这天没法聊了。

“所以你到底跑啥?”

“我……”他再度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试图重构当时的心理活动,依然无果,遂放弃,“我不知道啊。”

傅蓉深感这个迷茫如偶像剧男主角的诸葛青稀有度绝对是超SSR级别,顿时仿佛无意间刷到了隐藏图鉴一样既新奇且唏嘘:“没想到撩天撩地的诸葛老师居然也有这么纯情的时刻。”

诸葛青一边作势要拿走傅蓉的托盘里那两个套餐附送的玩偶,一边回敬道:“没想到果敢干练的傅蓉老师居然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刻。”

傅蓉劈手把玩偶夺回来:“这怎么能叫幼稚呢,这叫童心未泯。”

“童心未泯地和小学生抢套餐送的限量玩具?”

“纯情的诸葛老师,你发现我刚才碰到你的手了吗?”

“……”

 

21.

刚下班到家的张楚岚,罕见地收到了一条来自诸葛青的微信:“老张,八卦一下。”

“啥事问我,我又不是包打听。”

“没什么,就问一下,老王有女朋友没?”

张楚岚一愣,没来得及回复,门铃就响了。被八卦的男主角提着菜进门,毫不自知地一边把袋子里的食材一样一样掏出来在灶台上排开,一边表演了一段并不精彩的报菜名。

张楚岚捏着手机问道:“老王,你有女朋友没?”

“没有啊,咋了?”

“没什么。”

答复发送出去之后诸葛青又秒回了下一个问题:“有喜欢的姑娘没?”

“老王啊,那喜欢的姑娘呢?”

“没有。”

屏幕又一闪,张楚岚下意识地张口喊道:“老王啊你……”

“啊?”

“……没什么。”

“那我先回去把东西放了。”王也扬了扬手上的一小包绿豆,“天儿热,晚上煮点儿绿豆汤。”

“诶……道爷您走好。”

张楚岚低头定睛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没看错。

诸葛青刚才发过来的是:“我看老王条件也不错啊,居然这么不近女色?莫不是个……?”

“你今晚的夜宵是绿豆汤。”张楚岚回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老青你别想多。老王他可能就是想当你爸爸。”

诸葛青:“???”

 

“老王啊,你要给老青留点空间。”王也再度敲开张楚岚的门时,张楚岚语重心长地拍着他的肩膀说,“逼太紧了,会把人吓着的。”

“……”王也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压根没弄明白这说的是怎么回事,可却也没时间和他磨叽,把自己屋的钥匙往他手里一塞,“老青回来了你把钥匙给他,绿豆汤在灶台上设了定时,自个儿加糖。我有点儿急事儿,回家一趟。”

三言两语交代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只剩下张楚岚呆在门口,幽幽地问:“宝儿姐,怕不怕咱们以后多个包租婆?”

冯宝宝在灶台上把菜切得刷刷响,头也不抬地答:“怕啥子,敢断水咱削他。”

 

22.

王也说是有急事儿,其实也就是接了家里一通电话。

早在跑到山上当道士那几年,他就算是摸索透了他亲爹的套路:想见儿子了拉不下脸,就装个病。王也只是不乐意看好好的一家人斗成狗血八点档,又不是真和家人有什么血海深仇——相反其实还惦记得很,因而也就每回都将计就计,装傻咬钩,赶回去待上几天,再寻个说法跑出来就是了。

王家大宅在城东,他那小公寓地近城西,在这下班的高峰期要横跨整座城市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王也进了门就把车交给杜哥去停了,进屋没来得及请安,先去拯救了一下自己的膀胱。

晚饭自是没赶上了,和二老跟哥嫂闲聊了会儿,佣人给他下了碗面条,他就跑到饭厅自个儿呼哧呼哧吸面条。吃了没两口,忽然想起来掏出手机,正看到诸葛青给他发了张照片,一个空了的白瓷碗,碗壁上还沾着点绿豆皮:“感谢王总招待。”

王也一乐,嚼着面条回道:“多喝点儿,晚上吃那么多垃圾食品,下下火。”

“饱了。给你留了点儿。”

“别,我还指不准什么时候回去。”

“好吧,我先放冰箱。王总的手艺,不能浪费。”

“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差不多得了。”

“那不行,万一以后哪天王总看上了哪家姑娘,我怕不就没得吃了。”

“……”

 

23.

什么逻辑?这话你让我怎么回呢?王也不由得腹诽。今儿到底怎么回事,一个两个都来关心他的终身大事?

他想了想,问几个发小中唯一一个看起来像是在感情问题上比较靠谱的姑娘金元元:“金姐,我最近看着像红鸾星动?”

金元元脸上贴着的面膜差点没被这消息吓掉下来,强行稳住了面部表情:“道长您搁这儿问我一俗人?姐不会看相啊。”

王也心想这不当局者迷么。结果字没来得及敲完,那头就回过来几个字:“不过确实像。”顿了顿又补刀:“而且每次都拿要回去做夜宵当借口挡加班,看起来像金屋藏娇那种。[冷漠.jpg]”

王也,卒。

然而差点被惊掉了面膜的金元元依然不痛快,继续可劲儿鞭尸:“你说你天天这么着急,别是赶着要回去征服谁家性感小野猫的胃?”

王也想了想诸葛青那张笑眯眯的脸,被“性感小野猫”这词儿雷了一下:“哪儿的话,就一朋友。”

“那不是这么算的。你说小天儿牧之咱们几个认识多少年了,谁有幸尝过您三少爷的手艺啊?”

“……”

会心一击,醍醐灌顶。

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王也最终食不知味,神游天外,一脸呆相地把剩下的面条囫囵吞了,木着脸洗洗睡去了。

第二天金元元看见他比平常还重的黑眼圈,一整天都心情轻快,甚至乐得下午请公司上下喝了个下午茶。

 

24.

好在这几天诸葛青也没再刷存在感,两个人都安静得宛如人间蒸发。

王也是累的。他那小公寓里公司近,交通也方便,可自家大宅就不一样,环境好地方大,可地儿已经快到城郊去了。过去没什么事儿,进出都有司机,倒也还好,可平日家里父亲和兄长都是要上班的,出行时间都撞到一块去了,王也只好自己开车,每天在城市的两端穿梭,每日早出晚归,一天堵两个高峰堵得生无可恋。

诸葛青倒是和平常一样,中间甚至还得空休了天假,就是忽然每天少了一顿,总觉得嘴里有点儿寂寞。

晚上下班他又一次在办公室里吆喝起外卖夜宵的时候,傅蓉问他:“怎么,你的田螺先生抛弃你了?”

“哪儿能啊我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诸葛青下意识接了一句,说到一半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生硬地拐了个弯,“再说什么叫我的,那只是我房东而已,人家也有自己的生活。”

傅蓉看他一副就差来个否认三连的反应,险些没把白眼翻到他脸上去:“想什么呢,不是你的难道还是我的?瞧你给急的。”

“那不是,我只是比较注意措辞的严谨。”

“撩小姑娘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措辞严谨呢?”

“情况不一样啊。”

“也对,正经情况还是得严肃处理。况且性别也不一样。”

“……”

 

25.

当夜诸葛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盯着天花板进行了一番严格的自我剖析。

王也这人怎么样?

挺好。

哪儿好?

脾气好,有分寸。会照顾人。其实长得也不错,浓眉大眼的,就是不爱拾掇自己。有钱但低调,亲切又热心,也没什么架子,知世故却不世故……

有没有哪儿不好?

说不上来。

讨厌么?

不讨厌。

那……喜欢么?

……

喜欢。

 

26.

凌晨夜深人静的时候,诸葛青发了一条朋友圈,上面是密封碗里一碗冰冻的绿豆汤,透明的玻璃碗壁上还挂着水珠,在炎炎夏日里看着就觉得清凉解暑,可他却偏偏配了个哭唧唧的颜文字。

第二天一早,王也在下头回道:“这都放几天了,别喝了。回头给你煮新的。”

唯一同时有俩人好友并且会每天刷刷朋友圈的张楚岚同志,一大早坐在马桶上,觉得眼睛有点儿疼。

 

 

TBC. 


感冒昏昏沉沉的不造自己在写啥……过渡一哈,下一更完结。

评论(14)
热度(102)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