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也青]论收与被收的相互作用·三

*普通人,老梗且鸡零狗碎的沙雕日常流水账

*今天是宝儿姐的B萌8进4!大嘎走过路过投个票吖!→【传送门】


前文: 



14.

应酬这种事儿,王也一般是能推则推的,但做起生意来,也是在所难免。如果碰上了实在推不掉——比如今天——那就拉个垫背的。

所幸今儿和他一道去的是金元元,对方一看一个是姑娘,一个号称酒精过敏,也就没太勉强,人齐了举个杯,意思意思就过去了。金元元酒量不错,为了走个人情还是喝了点儿,王也除了头一杯意思意思沾了沾唇,后头压根儿就再也没碰过酒。饶是如此,一顿饭下来连吃带聊,也耗了不少时间,沾了一身的酒气不说,肚子也只填了个半饱。

掏钥匙开自家屋门的时候他还在思索着家里还有没有泡面或是什么速冻食品剩下,正想着呢身后的电梯就叮地一声响,接着一股食物的香味就飘了出来。

“哟,老王,巧啊。”诸葛青拎着一个扁扁的方盒子,走到他旁边也掏出钥匙来开门。

王也立即选择性地遗忘了刚才自己要找泡面的念头,谆谆教诲道:“老青啊,大半夜的吃这玩意儿不健康。”

诸葛青撇撇嘴:“还说呢,这附近别的都方便,就是没什么地方吃夜宵,昨天下班回来,楼下便利店居然连个包子都没剩下了,就今天这披萨还是刚路过赶着人家最后几分钟营业抢下来的呢。”

“那也别买这么多啊,整一个儿下去不得撑着睡不着啊?”

“剩下的明天热了当早餐呗。”诸葛青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忽然整个人凑过来嗅了嗅,“又喝酒了你?醉没醉?”

“没事儿,都是沾上的味儿。”王也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然而诸葛青手上披萨的味道还是随着他的靠近飘了过来。

然后王也的肚子“咕噜”地响了一下。

——就说了应酬吃不饱。

 

15.

进屋之后,王也觉得自己对诸葛青的认知又有了进一步的深入。

你说这人讲究吧,早餐想起来吃两口想不起来就拉倒,没带钥匙找不着地方去能在门口干坐一晚上;你说这人不讲究吧,这几套房子到王也手上的时候也是带了装修和基本家具的,就跟大学宿舍似的间间都差不多模样,别人租下来之后住进去顶多也就是添点儿东西,到了诸葛青这儿简直王也都快认不出来这屋子原本什么模样。

看王也四处打量,诸葛青抱歉地笑笑说:“不好意思啊,最近还在理东西,有点乱。”

何止有点乱。摆在一边的组装柜怕是刚装好,味儿都还没散,一地的书和CD也还没放进去,旁边还有一堆日用品以及各色文具、摆件等等的零碎玩意,几乎要占去了屋里的四分之一,墙角甚至还摆了幅装裱好的画,看样子是准备要挂起来的。

这架势怕不是要收拾到天荒地老。

王也面上摆摆手浑不在意,心里想要不是租约合同是他自己亲手签的,打死他也不信这人只打算在这租一年。

沙发还是那两张懒人沙发,矮几上纸盒摊开,诸葛青在养生专家王也老师的指导下泡了两杯柠檬水,两个人开始了一顿柠檬水也拯救不了的不健康夜宵。

九寸的披萨一个人吃不完,打对于两个成年男性来说并不算多。王也是吃了晚饭的,吃了两块就停了手,跟老大爷捧着搪瓷杯似的慢悠悠喝了杯水,眼睁睁地看着诸葛青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行为准则,安静地小口小口嚼着,不知不觉吞掉了剩下的那三分之二,擦了擦手也捧起了杯子喝了点水,看表情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

王也挑眉:“明天早餐?”

诸葛青面不改色:“这不是被你吃掉了?”

“……那还真是对不住啊,没看出来你这么能吃。”

“过奖,主要还是晚饭没吃,超常发挥了。”

“……”

 

16.

第二天一觉睡到将近十一点的诸葛青,一起床就遵照王也微信的指示打开了大门,门边放着个保温饭盒。

他掀开盖子看了看,拎进屋里,一边带上了门,一边给王也回消息。

“谢房东大人一饭之恩。昨夜玩笑,不必当真。”

几分钟之后王也答曰:“要好好吃饭。”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条:“今天夜宵想吃什么?”

 

17.

最近同时感到不太对劲的有张楚岚和傅蓉。

诸葛青的同事F姓女孩首先怀疑,这位男孩是不是前阵子吃积食了。

过去诸葛青来上班的时候,通常都是匆匆忙忙把包往办公室一丢,跑出去随便对付一顿,也不知该算早饭还是午饭还是下午茶,晚饭有空就吃个外卖,没空就等收工了招呼办公室里一群姑娘要叫夜宵——若是碰上哪个姑娘说要减肥,还花言巧语地哄几句“你这身材刚刚好”之类的,拐上人家跟他凑单——她傅蓉通常就是头号目标。

然而最近诸葛青虽然来得比平常晚些,但却不再匆忙去觅食了。晚饭倒是照旧是那德性,可晚上却一下班就干脆地走了,再也没吆喝过夜宵的事。

有天晚上傅蓉趁着下班同路走到地铁口的当口,问诸葛青:“怎么最近不见你吃夜宵了?你这引以为傲的吃不胖体质终于打你脸了?”

“怎么会呢。”诸葛青笑得一脸嘚瑟,“回去有私家小灶吃啊。”

傅蓉冷静地表示:“诸葛青同志,你变了。”

“嗯?”

“如果是以前的你,这种场合下你的选项应该有三个,首选是A项:‘没有你作陪,我怎么会有胃口呢’,次之是B:‘如果和你一起,吃胖又算得了什么呢’,最差也该是C:‘这么一说我也很怀念和你一起吃夜宵呢,陪我吃点吧’。”

“……你是最近在玩什么Galgame吗?”

“我只是看透了渣男的套路。”

“……”

“所以你是最近撩了个田螺姑娘?”

“田……不是,房东。”一贯伶牙俐齿的诸葛青难得被呛了一回,“新房东,是个好人。”

“哦——田螺先生。”

田螺先生王某在自家灶台前打了个喷嚏。

 

至于张楚岚,他的观察进程就比傅蓉简单多了。

那天王也照理下班之后顺带提了点肉菜回来,但居然没有像平常那样往厨房一放就溜之大吉,而是一样一样从袋子里把东西往外掏,蔬菜放进了洗碗池,肉类在橱柜上排开,然后把袋子连带里头剩下的几样东西拎走了。

张楚岚换班进来准备洗菜择菜,见状问:“啥玩意儿啊老王?我冰箱满了?鸡蛋不还有吗我记得?”

王也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没什么,老青说晚上想吃西红柿鸡蛋面。我先回去把东西放了再过来。”

“啊?”张楚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不是上班,晚饭都不跟我们吃的吗?”

“夜宵啊。”

 

18.

张楚岚:“怎么不见你给我和宝儿姐捣腾夜宵呢?”

王也:“你们晚上又不上班。”

张楚岚:“那你做晚饭啊?”

王也:“这不您手艺比较好?”

张楚岚:“……”

你是房东,你说的都对。

冯宝宝举着一颗土豆,恰到好处地加入了对话:“削皮吗?”

张楚岚微笑着回头答道:“削!切丝!”

 

19.

告别了傅蓉回到自家门前的诸葛青,钥匙都没掏就径直摁响了王也的门铃,门一打开就闻到了鸡汤的香味。

“厉害呀老王,越来越贤惠了啊。”诸葛青兴致勃勃地跑到灶台前掀开了电子煲的盖子,看着黄澄澄的汤水沸腾着,里头炖烂了的鸡腿浮浮沉沉。

王也跟着他走过去关掉了开关,拿出两个碗来盛汤:“这玩意儿不是还带了本菜谱么,我也是第一次捣腾啊,挑了个简单的试试——诶祖宗,小心烫啊!这可是鸡汤!”

 

俩人各自端了汤坐下,王也陪着喝了点儿汤,戳着手机看诸葛青拿筷子撕鸡肉吃。

诸葛青今天有幸得空正经吃了晚饭,这个分量算是正好。但王也怎么想还是觉得大晚上的光吃肉怪不健康,又从冰箱里掏出个两个梨子削起了皮。

吃饱喝足的诸葛青一如既往主动担当起了收拾厨房的责任。

王也在后头看着他的背影:“我说老青啊,你咋就喂不胖呢?我这阵子跟着你偶尔晚上吃两口,今儿助理说我脸都圆了一圈儿。”

诸葛青一乐,回头瞧了瞧:“嘿,好像是圆了点。”

“真的假的。”王也忧愁地拍了拍肚子,“得把太极捡回来才行了。”

“你一个小年轻,就不能选择去健身房吗?”诸葛青想象了一下王也和公园老大爷们一块打太极的场景,笑得停不下来。

王也正色道:“那不一样,公园儿那些老大爷的就是打个乐呵,正经太极可是门武术。”

“是是是,文有太极安天下呢。”

“哟嚯还挺博学呢嘛?”

“碰巧以前学过一阵子八极拳,师傅念叨过两句。”

王也眯了眯眼,重新把他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看不出来啊老青,得空过两手?”

“不敢不敢。功夫早忘光了,也就剩下个身板了。”

“合着你这一身瘦巴巴的,还是肌肉呢?”

“还有垃圾要扔的吗?”诸葛青把厨余都倒进了垃圾袋里,准备回去顺带丢掉,“八块腹肌,如假包换,不信你摸摸?”

于是王也伸出了手。

“……卧槽,”诸葛青惊得往后一缩,后腰一下子磕在灶台上,疼得抽了口气,“你还……真摸啊……”

“……”王也尴尬地收回了手,“抱歉啊。磕着哪儿了?”

“没没没,没事。我回去了啊。”

“……”

木门和防盗门依次砰砰地关上,诸葛青提着垃圾袋飞快地消失在视野里。

王也还愣在原地,讪讪地想:是不是八块不知道,不过还真有腹肌。



TBC.


我为什么老要在大半夜写吃的【发出了饥饿的嘶吼】

btw,文有太极安天下的下半句是,武有八极定乾坤。【求你们去结婚。】

评论(12)
热度(87)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