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也青]共犯·上

*大嘎去B萌给老王投票哇!【我是传送门】有真爱的投真爱,普通票的带一下宝儿姐玲珑亮亮三哥哇!

*高中paro

*不甜不要钱

*但坠甜的还是 @Frii。Wolf 【x】



七天的黄金周放足五天,对于高三学子来说,已经是羡煞别校学生的长假了。背着包拖着行李回到宿舍的王也,本以为自己会是最早的那一个,却没想到四人的宿舍里,张楚岚和张灵玉都已经回来了,加上他,只剩下诸葛青不见踪影。

四人里只有诸葛青是艺考生,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人隔三差五要去上专业课,行踪不定神出鬼没,也没当回事。倒是张楚岚凑上来,勾着王也的肩膀,神秘兮兮地凑到他耳边问:“怎么样啊老王?”

初秋的天气里,白天的温度依然不低。王也刚在太阳下提着东西从校门跋涉到宿舍,出了一身的汗,七手八脚把张楚岚从身上扒拉下来,一头雾水:“啥玩意儿怎么样?”

“成人了啊我的舍长哥哥,”张楚岚拿肘子捅捅他,“很多事情就合法了诶——”

“干啥?”

“啧老王你别装傻,”张楚岚又凑过来,笑得意味深长,“怎么样,想不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啊,哥们儿别客气,成人礼一辈子可就这么一次。”

王也仿佛透过他的表情看见了通常出现在便利店收银台下方货架上不可言说的某物,白了他一眼:“你看你这一天天的都想些啥,有这心思放在学习上不好?张灵玉你一个学习委员也不管管?”

无辜躺枪的张灵玉耳尖儿都红了,假装在埋头刷题什么都没听懂:“班长你在,我就不僭越了。”

张楚岚还在贼笑:“不需要?别是老青已经抢先了吧?”

“我去你的吧!”

好在此时王也的手机恰好响了。他把张楚岚拍开,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人——说曹操曹操到。他出了宿舍到走廊上去,这才摁下了接听。

“咋了老青,晚自习帮你请假是吧?”

“给你自己也请一个。”

“啊?我好端端请什么假?”

“大班长赏个脸,翘一回晚自习吃个饭呗?”

“咳咳,大艺术家,这不合适啊。自己翘就算了还想拽上我,回头我打你小报告了啊。”王也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地说。

诸葛青当了他一年多的同桌和邻铺,多少次迟到早退翘自习带外卖都是被他包庇下来的,自然不会怕他这一套:“你不会是怂了吧?好学生王也同学,以前从来没翘过课?”

“激将没用我跟你说,有啥事儿没,没有我挂了啊。”

“唉,”诸葛青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在电流声里显得有点失真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夹杂了几分失落,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王也同志,你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亏得人家还记得你的生日,想给你点惊喜。”

“……”王也无奈,“什么东西,回来给我不行?”

诸葛青回答得斩钉截铁:“不行。”

“祖宗诶,什么玩意儿这么神秘……行吧,我试试。”

“给你礼物还这么不情不愿啊?”

“没有没有,在下受宠若惊,不胜感激。”

 

诸葛青进了店门,一眼就看见了朝着门口坐着的王也,撑着脑袋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桌上还摆着一本地图册。

他走过去敲了敲桌面,王也这才猛地抬起头来:“哟,终于来了。”

“至于么你,出来吃个饭还背着书包带本书。”诸葛青放下自己的东西在他对面坐下。

“怕你牵头猪来我不好带回去。”王也又扫了眼面前的辅导书,合上了往瘪瘪的书包里一塞,“不是说明儿要地理小测么……抽默洋流跟气候类型啊,别说我没提醒你。”

“我还真忘了。”

“上回测的时候你就有几个没写出来吧?”

“地理这么难——”诸葛青皱起眉头来,往前一凑,托着腮望着他,“宇宙这么大,我的心太小了,只装得下你啊。”

时间还早,人不多,店里安静,诸葛青这话压低了些音量,王也却不知别到底听没听见,赶紧把菜单往他面前一拍:“得了吧你。赶紧看看吃啥。”

诸葛青见他这副模样,乖乖低头看起了菜单,抿着嘴角悄悄地乐开了。

 

要说结下这孽缘,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儿。

高一还没分科的时候王也并不是什么风云人物,排名夹杂在乌压压一大片的榜单上,大约总是在头一页上,但也占不着最风光的位置。到了高二分班的时候,老师扫了眼花名册,将文科班里少数几个男生之中成绩最靠前的那个揪了出来,于是王也就这么成了两个班长之一。而排座位的时候男女分开,诸葛青恰巧是几个男生里排位最末的,身高也和王也差不多,因此被钦点到了班长大人旁边,得到了优等生重点帮扶的待遇。

诸葛青和王也不一样。虽然成绩一直处于中游,但从新生军训起直到什么歌手大赛、年级活动、校庆,大大小小的文艺活动上他可是全年级里最活跃的一个,哪怕有张灵玉这么个颜值与成绩同时在线的劲敌,也能稳坐级草的宝座——虽然是之一。高一的时候课表每周还能空出来两节活动课,他甚至借了音乐教室开了个弹唱会,原本只有班上的几个女生知道,传着传着,听众就坐满了一个教室,光安可就安了半小时。

那会儿他俩不在一个班,王也又是个音痴,自然没去凑热闹,跟几个同学在体育馆打球。然而场边少了女孩子们的目光和叽叽喳喳的闲聊,那几位哥们儿似乎觉得有点儿没劲,早早就散了。王也还了球,一个人落在后头慢悠悠地走出体育馆,经过音乐教室的时候听到了声响,这才想起最近几日听到女生们说起过那么回事儿,想了想,走过去,靠在门边上听了会儿热闹。

唱歌五音不全的人分两种,第一种是能听出自己跑调了,但控制不住自己的嗓子,这种人通过训练多少还是可以挽救的;第二种就是真的没救了——他们压根就听不出来自己在没在调子上。

很遗憾,王也属于后者。所以他也就真的只是来凑个热闹,听不出个所以然,只能从听众的反应里推断诸葛青唱得不错。比起歌声,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诸葛青弹琴的背影:也不知是不是为了耍帅,两套校服里特意选了衬衫西裤那套,长袖的衬衫袖子挽起来几格,腰背挺得直直的,身体随着旋律的起伏轻轻摇摆,看起来轻松又舒展,不像电视上某些钢琴家,动作激烈得像是恨不能一头撞死在键盘上。

放学的铃声已经响过了,一曲结束,坐在琴前的人挂着歉意的笑容,转身朝一教室妹子占据了八成的听众,遗憾地摆了摆手:“抱歉啦大家,真的要结束啦。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快回家吧。”

恋恋不舍的听众们终于渐渐散去,诸葛青非常有偶像包袱地一一和他们挥挥手,直到教室里都走空了,这才盖上了琴盖,一转身却看见门边还杵着个人。

“同学?”

王也蓦地回过神来,随口扯了个谎:“老师叫我来提醒你记得关电闸锁门。”

诸葛青也不知道识破没有,笑眯眯地应了:“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没想到就这么一面之缘,诸葛青居然一直把他记到了高二,提着书包在他旁边坐下,打招呼的时候笑容与那时候如出一辙:

“是你呀,真巧。”

 

分班之后紧接着就来了一场摸底考试,卷子刚改完,成绩和排名都还没正式公布,诸葛青就被班主任请去办公室喝茶了。

刚替班主任登完分的王也从办公室出来,迎面就碰上了诸葛青。

诸葛青平常就不是那种会主动亲近老师的学生,联系上刚登记完的成绩和排名,他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王也一眼也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他抬手拍了拍诸葛青的肩膀,诸葛青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闪身进了办公室。

王也本觉得想想也是,诸葛青并不像那种会因为一时的成绩而沮丧的人,却没想到直到第一节晚自习下课了,他也没出现。这一学期的晚自习还不是强制的,也没有老师来讲课答疑,一般只有住校生和零星几个走读生参加,整个教室坐得稀疏,少了那么一两个人也不会有人在意,翘晚自习的住宿生也不在少数。课间王也悄悄在把手机掏出来,藏在抽屉里给诸葛青发信息,可直到上课铃又响了,也没得到回音。

直到下了晚自习,写完了作业的王也又在教室赖了会儿,连值日生都已经打扫完了卫生,他还是没等到自己的同桌出现。

最后他也没辙,只好找掌管教室钥匙的张灵玉揽下了今天锁门的任务,在教室里给诸葛青打电话。

“喂?老王?怎么了?”这回电话倒是很快就被接起来了,电话那头声音听起来似乎一切正常。

王也只好也顺着他的话说:“教室要关门了,你有什么东西要带回去的没,我给你拿。”

“诶别!我这就回来,你等我一下。”

结果回来的时候却是两个人——诸葛青揣着裤兜,和傅蓉说说笑笑地走进教室。一向胆大心细杀题毫不手软的班长大人这才发现,原来今天的晚自习自己班上少了两个人。

傅蓉客客气气地跟他道了声谢,利索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走了。

王也盯着诸葛青慢条斯理地收拾桌子上的东西,把新发下来的卷子和练习册东一样西一样地乱塞,终归还是没忍住:“那个是今天的作业。还有那本。”

回到教室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诸葛青终于也开了口,语气平平的,声音却有点儿哑:“写不完了。”

王也叹了口气:“好歹把数学写了,历史和政治就两道大题,其他的明天不查。语文明天下午才默写,中午还能抓紧背一下。”

诸葛青撇撇嘴,乖乖地把他点到的作业往书包里塞。

“还有啊,谈恋爱也别这么明目张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事儿咱们老班看得紧,被抓包了还得被找去喝茶。”

“我没有……”

“没有最好。以后晚自习也少翘,下学期开始第一节晚自习就要讲课了。”

“老王……”

“晚上吃饭了没有?见你一直没回来,给你留了包饼干。”

“王也。”

“走了走了,赶紧回去洗澡,我陪你把作业写完。”

“王也,你别管我了行吗?”

“不行。”

“那好吧,我想揍你行吗?”说着诸葛青真的朝他面前晃了晃拳头。

王也把书包随手一丢,也捏了捏拳头转了转手腕:“行吧,要是你揍得动。”

诸葛青垂着头,不说话了。

王也见状,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唉,我就说你不对劲儿。看你也不像是跟老班喝一回茶就消沉成这样儿的人。这到底是咋了?”

诸葛青没接话,把书包拎起来迈了两步:“走吧,回去了。”

巡楼的保安恰好路过,见还他俩还在,吆喝着进来赶人。王也没办法,只好也背起书包,三步并作两步地赶上诸葛青,顺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楼道沉默地慢慢往下走。

走到教学楼外的时候他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道:“有什么事儿,连我也不能说?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你谁啊你。”诸葛青盯着自己的鞋尖,顿了顿,又小声地嘟囔,“不能。”

“……成吧,那我也不问了。”王也拿他没辙,只好放弃,“别的能问不?”

“……你问。”

“饼干还吃不?”

“吃。”



TBC.


闲聊真是产梗圣地【x】便是没想到……我也有写高中pa的一天【。】

我为也总流过血,我为青仔挡过枪。

评论(8)
热度(102)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