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也青]论收与被收的相互作用·二

*普通人,老梗且鸡零狗碎的沙雕日常流水账

*照例 @Frii。Wolf 【。】


前文:



08.

其实要说王也喝得有多醉,其实也不至于。意识还是大致清醒的,只是身体不太受控制,加上又是个喝酒上脸的体质,以致于看起来像是下一秒就要跳起来梗着脖子高呼“我没醉我还能喝”,于是干脆也就不多生事,就坐在那儿乖乖地吃。酒足饭饱之后诸葛青又和其他两人聊了会儿——主要还是和张楚岚,王也和冯宝宝加起来算1.5个听众。吃饱了本就容易困,王也晕乎乎地听着听着,就有点儿犯迷糊,只听得两个不同的声线不同的语调在来回交互,内容却左耳进了右耳出,仿佛飘在一场不甚真切的梦里。

闲聊间诸葛青的余光瞥见他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看了看表,见时间不早,也就提议散场各回各家了。

冯宝宝就住在隔壁,出了这道门往那道门一钻,干脆利落地落了锁。张楚岚见她锁好了门,也向王也和诸葛青摆摆手,关了门。

两人一前一后地穿过电梯间回到自家门前,诸葛青掏出钥匙开了门,准备向王也道别,却看见他还在就着楼道里不甚明亮的灯光,辨识手里的一串钥匙,觉得有点无奈又好笑。

“王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过来坐坐,醒醒酒再回去吧。”

 

09.

王也倒也没跟他客气,点了点头,随他进了屋,才想起来道了声谢,又想了想,说:“以后不用叫得这么客气。”

“嗯?”

“就,跟老张他们一样叫就成。”

诸葛青笑:“王老板?还是王道长?”

王也酒没醒透,脑袋还有点晕,话一字一字地说得很慢:“嗐,前几年家里的闹腾,烦了,就逃出去吃斋读经。这不还是躲不过么,就回来了。”

他说得不甚在意,诸葛青却无意探听房东的家事,带他落座后转身去烧水准备泡茶,顺口换了个话题:“你和张楚岚他们关系还真好啊,我还是第一次见房东和租客联谊的,新搬来还带迎新,搞得跟大学宿舍似的。”

“大学宿舍不挺好。”王也听了,不知想起了什么,声音比方才低了些,顿了顿,又补了一句,“那俩活宝挺有意思的,多交几个朋友也不是坏事儿。”

诸葛青不知该怎么应他的前半截话,干脆只附和了句“也是”,没再说话,王也瘫在懒人沙发上,也没开口。所幸电水壶的开关此时恰到好处地跳了档,开水在壶里咕噜噜地响,挽救了略显尴尬的沉默。诸葛青在柜子里翻了翻,头也不回地朝身后问道:“刚搬过来东西不齐,袋泡的红茶将就一下?”

抛出的问题却没有得到回应。

“王也?”

他走过去一看,王也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10.

诸葛青把游戏体力都清完了之后,第三次抬头看了看对面。

王也还没有醒。

他放下了快要没电的手机,凑过去看着王也睡得呼吸平稳,就差没流下一道哈喇子来,犹豫着不知到底该不该把他叫醒。

脑海中“鼻梁真挺”和“此处应有一根狗尾巴草”两个念头交替刷屏,直接影响了他的思考速度,以致于他的抉择还没做出来,王也却忽然脑袋一歪,把自己晃醒了,一双眼睛瞪得圆乎乎的,朝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缓缓地眨了眨,像是还没回过神来。

出乎意料之外的状况让诸葛青一怔,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跟他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几秒,愣是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了“这是谁我是哪”的经典疑问。于是他厚着脸皮后退着拉开了距离,一副无事发生过的样子回到隔着一张矮茶几的对座上,解释道:“你喝多了,刚才睡着了。”

“……不好意思啊。你这沙发……怪舒服的。”

这都说的啥玩意儿,还赖到沙发头上不成。王也说完简直想把自己舌头咬下来,讪讪地挠了挠脸,顺势假装不经意地抹了抹嘴角,庆幸自己没有失礼地在别人的沙发上睡到流口水。

“噗,网上买的,要是喜欢回头把地址发你。”他的不自在让诸葛青反而自在起来。他拿起王也面前那个方才已经洗干净却没来得及倒上水的杯子,起身问他:“喝点儿水?这么晚就别喝茶了。”

王也这才注意到,诸葛青已经连衣服都换了,罩着一件藏青色的睡袍,看样子是已经洗过澡了。他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自己竟然坐着一觉睡了两三个小时,连忙摆摆手也跟着站起来:“不必了不必了。”

诸葛青听了,回过头来问他:“你是指沙发?还是水?”

“……水。”

“哦,也好。”诸葛青随手把那杯子一放,“其实我这儿也只有这一个杯子。”

“……”

“……新的,下午刚买,没用过。”

“……哦。”王也觉得这对话要是再进行下去,他俩的舌头都能咬下来给张楚岚拿去卤,赶忙强行换了个话题,“楼下这超市就买菜方便,别的东西不多。你这儿要是还缺什么,凑合两天,周末我带你去别地儿置备。”

诸葛青还有点尴尬,习惯性地拒绝道:“不麻烦你了,把地方告诉我就行。”

这回倒是王也先摆脱了窘迫:“那儿地铁口得绕老远,你要是提了东西多不方便。到时候我开车去,就当是今儿这事儿给你赔礼了。”

诸葛青还没想明白他怎么还赔上礼了,就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约定了周日出行的时间。

目送王也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诸葛青不由得腹诽:酒精真是误人。

虽然今晚喝高了的人并不是他。

 

11.

而喝高了的王也同志回到隔壁,一口气灌下去一大杯水,乐呵呵地准备去洗洗睡。

结果谜一般地失眠了。

 

12.

周末的早晨,大多数人更乐于来在被窝里睡懒觉。赖于良好的路况,诸葛青在王也的副驾上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路,直到车子开进车库,光线骤然一变,这才睁眼醒来。

王也见他这副模样,有点后悔打扰了他的休息日,诸葛青却摆摆手表示总归是要出来的。王也没辙,提溜着没吃早餐的人去买了杯热可可充数,这才领着他一道进了购物中心。

诸葛青来之前嘴上说得客气,但一圈逛下来,挑挑拣拣,也买了不少东西。锅碗瓢盆,泡面零嘴,衣架挂钩洗衣袋……路过家电区订了一台块头不小的咖啡机,在小家具区里头晃了一圈,手上又多了张组合书架的送货单。

王也推着购物车跟在后面,低头看了看车里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心里不禁怀疑,家里缺这么多东西这人最近几天都是怎么活下来的。

购物中心的每一层都逛了个遍之后,诸葛青看着满满当当的购物车,似乎还颇有点儿遗憾:“唉,提不动了,别的东西有空再来囤点儿吧。”

主动提议此行的王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在心里感叹这位纸还得分面纸抽纸卷纸厨房纸的祖宗真是标准的精致男孩,没想到这弹幕还没飘过去自个儿膝盖就中了一箭。

“老王,下回给你推荐个焗油膏吧。”

“啊?”

诸葛青委婉地组织语言:“你看你的碎发这么炸,估计是洗发水和护发素不合适,平时也没怎么护理吧?”

王也想了想洗发水广告里的女代言人们飘逸柔顺的长发,不禁打了个寒颤。

诸葛青当他是默许了,笑眯眯地在前头,往收银台走去。

 

13.

俩大老爷们儿一起来买一车的家居用品,的确不是个常见的状况。收银的小姐姐不由得多打量了他们几眼,看得王也浑身不自在。诸葛青倒好,跟没看见似的,还跟人家搭讪聊得挺欢。王也看着那姑娘一件一件地扫着条码,心想要是再多买点儿,诸葛青说不准连她微信都能给加上了。

偏生这么巧,两人等着电梯准备下车库放东西的时候,张楚岚和冯宝宝也提着几袋东西往这边走来。

他们是坐地铁来的,只有王也开了车,四人最后收拾了半天,才把买的东西全都塞进了车尾箱。张楚岚看了看时间,提议不如一块吃了饭再回去,王也正要点头,诸葛青却摆摆手表示不参与了。

“有急事儿?”王也问。

“没什么,下午还得上班。麻烦你们帮忙把东西拎回去了。”诸葛青挥挥手道别,“你们吃得愉快,我差不多该走了。”

“饭总得吃吧?”

“路上随便吃点就行了。”

王也这才明白这么个看着不像是会在休息日早起的人,怎么约了这么个时间出来,伸手就要拉开车门钻进去:“哪儿呢,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不远,地铁顺路,还快。”

“诶你……饭记着吃啊!”

诸葛青头也没回,摆了摆手表示听到了,王也捏着车匙一路目送着他,直到那个身影拐了个弯,消失不见。

目睹了全程的张楚岚感到无语,猛地一拍王也的肩膀:“得了道爷,至于这么愁么,老青又不是三岁小孩儿了,吃个饭还要你操心。”

王也瞧了瞧车窗上自己被映得歪歪扭扭的脸,心想这才搬来几天,又是忘带钥匙,又是不吃早餐的,可不得操心么。

张楚岚看着他那嫁女儿似的表情,心想酒醒了的王也同志怕不也是个好父亲。



TBC.

评论(9)
热度(106)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