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也青]论收与被收的相互作用·一

*普通人,老梗且鸡零狗碎的沙雕日常向

*从 @Frii。Wolf 狼酱的图开出的脑洞(虽然目前为止离题十万八千里)



01.

——哪儿冒出来的倒霉玩意儿。

一大早推开门的时候看到门边窝着个人,王也嘴里的国骂差点没能刹住车。

尤其当那人还在他正琢磨着这倒霉玩意儿是死是活的时候忽然动了一下。

驼色的连帽风衣,帽子盖住了脑袋,脸又埋在膝盖上,整个人缩成一团,衣摆还摊开,盖住了他门前地毯的一角。王也抑制住了惊呼的冲动,打量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气氛陷入了尴尬。

然而那位“倒霉玩意儿”却似乎浑然不觉,定了定神之后扯下了外套的兜帽,还颇有闲情地理了理头发,抹了抹脸,这才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嗨~”

嗨你个头。

王也想起来了。

这是他前两天刚搬过来的租客。

叫什么来着?

好像叫诸葛青。

 


02.

说是租客,其实也就看房子签合同的时候见过一次——这人爽快,进屋转了一圈儿就拍板决定租了,手续办齐了直接交钥匙,都没折腾第二回。

这种干净利索替他省下了不少麻烦和时间的做法让王也不由对这位租客心生好感,以致于那天他甚至主动开口邀请诸葛青共进晚餐。

这个行为逻辑实际上有点奇怪,毕竟和只见过一面的租客一起吃饭,对于一个懒人来说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麻烦。

于是王也在被诸葛青微笑着以工作为由婉拒之后,陷入了深刻的自我反思。

最后的结论是,另一部分的动机,可能源于诸葛青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呵,颜控,天秤座。

 


03.

此时明显没睡醒的诸葛青顶着一对黑眼圈,嘴唇也有点苍白,让露出的笑容看起来多了几分叫人心疼的憔悴。

他维持着蜷在门边的姿势,指了指隔壁自己租下的那屋,仰头对王也轻声说道:“房东先生,昨天下班太晚了,没好意思打扰你。我忘带钥匙了,能麻烦你帮忙开开门吗?”

王也应了声,回屋找着了钥匙,替他开了门,却看见他还坐在地上。

“怎么了?”

“没事,就是坐久了,腿有点麻。”

王也无奈,伸手把他拽起来,目送着他进了屋准备关门,忽然才想起来开了口:“哦对了,老张和冯宝宝——就住对门那俩,打算这两天一块儿吃个火锅给你迎新,有空没?”

诸葛青愣了愣,思索了片刻答道:“行吧,那就今晚,我找同事换个班。谢谢你们了。”

“实在不行别勉强啊,改时间也成。我周末空的,我看他俩平常也挺闲。”王也看着一副倦容,又听说要换班,不由得操起心来。

“没事,”诸葛青笑了笑,“今天是周四吧,要是到周末恐怕就真没人肯跟我换了。”

“……那行吧。有啥忌口没?”

“没有。”

“成。那我上班去了。”王也两手空空揣在裤兜里,锁了门就往外走,刚迈出一步又回过头来,“对了,下回再半夜回来忘带钥匙,直接摁我门铃就行了。”

“好。”诸葛青又笑起来,在防盗门的格栅里朝他挥挥手。

 


04.

说是去上班,其实王也自己的那公司,有不少事务都由他的发小在打理,更像是几个不缺钱也不缺时间的富家子弟合伙玩票。

他是真不缺钱。

他住的那个楼盘就是他们王家的产业,他爹眼光好,看中了那地皮,附近的商厦写字楼盖起来、地铁通车以后,这新开发区真可谓是寸土寸金。楼盘里过半都是小户型,王也住的那个单元甚至是一梯四户的单身公寓,无论租售行情都相当不错。

去年他和他爹提出要另立门户的时候,他爹气得不行,可转脸就睁只眼闭只眼由着他娘悄悄往他账户上划钱。到了他生日的时候干脆绷着脸叫他滚出去住——就是他现在住的这儿,这单元顶楼两层八套单身公寓,拎包入住,一天睡一屋一星期还能不带重的。

王也想了想,自己挑了一屋住着,剩下的七套全放了租。

他是不缺钱,花钱也不算大手大脚,但也没人会嫌钱多不是?空在那儿积灰,多浪费。眼下七套里租出去了四套,权作每个月收点儿零花钱也好。

况且一个人住两层楼多空旷。他觉得他这几个租户就很有意思,尤其是对门的张楚岚和冯宝宝,一个人精似的,另一个看起来却有点木,关系倒是意外地好,似乎是在同一个公司上班,每天同进同出晚上还能搭伙吃个饭,让他曾经一度觉得不如叫他俩就住一屋算了。结果混熟了之后,他这房东也成了晚饭搭伙的一员,有时候张楚岚敞着门做饭,做好了朝楼道里一吆喝,让王也有种活生生把高档公寓住成了一层楼共用一套厨卫的筒子楼的错觉。

当然王少爷他也不知道筒子楼的生活到底如何,不过现在这样的邻里关系他倒是觉得不错,甚至有点儿新奇。

诸葛青一个人搬进来,听口音又不太像本地人。王也觉得要是他能融入这个小小的圈子里,多几个朋友,也挺好的。

 


05.

工作最是消磨时间,一个白天的时间,说过就过去了。

王也特意提早开溜,去了趟超市推了一车的肉菜,又对着五颜六色花多眼乱的饮料头疼了半天,最后看颜色随手选了几提往购物车里一丢,结账时顺手叫了送货上门——平常几个人一起开伙,分工一贯很明确:冯宝宝出刀功,张楚岚承包剩下的所有活儿,王也总不好顿顿白蹭人家的饭,因而也就自觉担负起了买菜的重任。

然而今天,他上了楼径直敲响了张楚岚的屋门,冯宝宝捧着一桶吃了一半的薯片给他开门,身后的却是已经摆了一桌子食材,以及正在合力捣鼓着锅和底料的张楚岚和诸葛青。

还没来得及开口,身后的电梯“叮”地一声响,超市送货的小哥探头探脑地拉着个小推车走出来,朝他们那儿看了一眼:“您好,请问是你们叫的送货吗?”

冯宝宝看着那小推车,嘴里还在咯嘣咯嘣地嚼着薯片,面无表情。背后张楚岚听到响动见半天没人进屋,不禁凑过来看了一眼,嘴上没忍住,蹦出了一句“卧槽”。

后来他们四个吃了三天张楚岚的爱心便当。

当然这是后话。

 


06.

张楚岚:“老王,王老板,王道长,房东大人。”

王也:“啊。”

张楚岚:“你是掐指一算,明儿要台风?”

诸葛青在旁边插嘴说:“老张,台风上一次吹到这里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张楚岚:“山洪?地震?世界末日?”

王也:“……这不是老青刚来,不知道他爱吃啥么,就各种都随便拣了点儿。”

诸葛青:“……”

 


07.

要说这顿饭吃得如何,那还是相当愉快的。王也自个儿吃饭不怎么讲究,但要和别人共一桌,食材和菜式的选择上向来荤素搭配得宜,加上今天的种类又格外丰富,四个……三个人都吃得十分尽兴。

至于王也吃得开不开心,就没有人知道了。因为除了剩下了大把菜之外,唯一的一点儿小意外是,他买回来的那几提饮料里,有一种是含酒精的。

外包装上的标识不太明显,几人都随便挑了没仔细看,冯宝宝一个人咬着吸管咕咚咕咚解决了三罐,抬头一眼就看见斜对面的王也,脖子和脸红得像锅里蜷得像月牙似的对虾。

张楚岚还在认真地搜寻着他浮浮沉沉消失不见的那片牛肉,诸葛青捞起两片莲藕,见冯宝宝停了筷,顺着她的视线一扭头,就看见旁边的王也一筷子猛地戳在桌面上,把张楚岚吓得手一抖,好不容易捞到的肉又掉回了汤里,发出了哀怨的咆哮。

诸葛青将藕片放到碗里,摁住了王也试图将桌布夹起来往锅里塞的手。王也发觉行动受阻,反应迟缓地转过头来,眼神呆滞地看着他。

“……王先生,那是桌布。”

“嗯。嗯?哦……”

冯宝宝适时地递过来一罐快乐肥宅水,被诸葛青推了回去,换了瓶无糖乌龙。王也接过来乖乖地喝了两口,开始发呆。

后半顿饭王也基本上是被旁边的诸葛青半哄着吃完的。张楚岚看着诸葛青数不清第几次按下了王也举起的筷子,熟练地从他的只言片语里准确地捕捉关键信息并把他要吃的东西送到他碗中,不由得对这位新邻居肃然起敬。

他真心实意地赞美道:“诸葛青先生,我想你以后会是一位优秀的父亲。”



TBC.

评论(17)
热度(261)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