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沙雕段子。太短懒得想题目了。

*梗来自这里

*正事儿真是摸鱼的第一生产力



诸葛青这几天都极其自觉并富于热情地早起,并且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抓起手机。

世界杯开赛,他每天都热切地关注着每一场比赛……的结果。

“老王,凌晨那场1:1平了。”诸葛青朝还半梦半醒躺着神游的王也得意地晃了晃手机,“我又算对了。”

“……哦。”

“你押的是什么来着?”

“忘了。好像是赢吧。”

“那就承让了。去买早餐吧道长。”

“……”王也歪了歪脑袋,看见外面早晨就已活力十足的阳光,觉得脑仁儿疼,“你老祖宗如果知道你用他的奇门来算这个,可不得气活过来。”

诸葛青心满意足地伸个懒腰,作贵妃醉卧状撑着脑袋朝他笑:“我老祖宗心怀天下苍生,气度很大的。愿赌服输啊王道长,别耍赖。”

“有你这么赌的么,自个儿算完押个平局然后非逼我押胜或者负……到底是谁耍赖啊。”王也侧过来和他面对面,把他身上的被子都扯到自己怀里当抱枕,嘟嘟囔囔地抱怨。

“道长似乎怨念颇深啊~”

“哪儿敢诶祖宗。也就您了,人揭幕战都开踢了才知道世界杯原来是今年,还搁这儿装球迷赌得起兴。”

“这不是找点游戏,增添一点生活情趣嘛——”诸葛青朝被子堆里的人送了个浮夸的秋波,“这可是我们术士之间才能进行的秘密游戏啊。”

王也不为所动,把怀里的被子往他脑袋上一蒙,下床准备去洗漱。

身后诸葛青闷在被子里,拖长了嗓子继续发挥他精湛的演技:“救命啊——谋杀啦——”

王也打了个哈欠:“是是是,凶手等会儿还得去给尸体买早餐呢。”

“你说这算不算变态情杀案。”诸葛青把被子团起来一推,也跟着跳下来:“话说凶手您行行好,顺道把菜也买了呗~”

“情你……唉,成吧。”凶手叹了口气,又一次答应了被害人得寸进尺的要求。


一届世界杯才踢几天啊。

过日子那可长久多了。

评论(8)
热度(59)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