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也青]一骑红尘

*趁着吃饭时间摸个沙雕段子【。】



王也回到酒店的时候被前台拦下了,还有点懵,直到看到细胳膊瘦腿的前台小姑娘颇有点艰难地从柜台里搬出一个纸箱子,这才想起来诸葛青前两天确实问他要过地址,说要急着给他寄点儿东西,今天在外头还收到了快递小哥的电话。

这会儿他还在浪迹天涯当他的行者,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大夏天的跑到南方享受亚热带阳光,每天都觉得自己被晒得只剩下脑子里还有点水,就这么听话地在这个本来已经打算离开的地方多待了两天,等来了诸葛青的快递。

行么,确实是急件了。

一骑红尘妃子笑,能不急么。

王也把箱子扛回房间里拆了,蹲在床边盯着买五送一统共六斤的荔枝发愁。

水果这玩意儿,不好久放,也不好远带。别看这刚拆封的岭南佳果皮是红的叶是绿的,叶片儿上还挂着水珠,要是在这天头放上个一星期,指不定就变成什么样子了。

虽说东坡居士有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但这也是艺术夸张不是?真要一气吃下去三百颗,那估计就是老天师那身板儿也得进急诊了。

别的不说,这玩意儿上火啊。

王也是北方人,打小喝着北方的水吃着北方的米面长大,虽说祖籍上是个西南人士,可身子骨却实打实习惯了北方的水土,跑到南方这来走一遭,没几天嘴里就要起燎泡,最终不得不真心实意地接受了凉茶这种曾经觉得反人类的存在。

要是真把六斤荔枝吃下去,王也觉得自己恐怕整张嘴都要烂掉。

他惆怅地拍了张照发给诸葛青,表示已经收到了。

诸葛青秒回:“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王也有气无力:“你明知道我就在这儿……”

诸葛青理直气壮:“所以请你品尝一下当地名产啊。”

……

您说得真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王也愁得不想理他,掏出一颗荔枝剥了塞嘴里。

皮薄汁多,核也小,确实是好东西。

虽然这好东西正当季,作为当地土产,他一出门满大街都是。

诸葛青皮了这一下,心满意足:“看来道长兴致不高,不知山人可否分忧?”

王也:“劳驾您把这一箱子收回去?”

“那不行,送出去的礼物哪有收回来的道理呢。”诸葛青迅速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建设性且切实可行的方案,“既然道长这么为难,山人我就不远万里不辞辛劳地赶过去和你同甘共苦吧。”

王也心想你要来找我就不能直说吗非得这么弯弯绕绕。

那头诸葛青心情颇好地确认了机票信息,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了行李,哼着曲儿顺手利索地叫了辆车。

 

一周后远在华北的张楚岚收到了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荔枝。顺○急件,送到手上时泡沫箱子里头还有两个冰袋,冰块都没化完。

寄件人一栏啥都没写。

依然滞留在亚热带地区的王也递给诸葛青一瓶黄振龙。诸葛青苦着脸接过那瓶黑色的液体,龇牙咧嘴地顶着满嘴的溃疡灌了两口,疼得脸都歪了。

王也头也不抬,给张楚岚发微信,说老青惦记着远方的朋友,特送点儿南方特产,以表牵挂。

另外特别嘱咐,路途遥远,放久了怕坏,赶紧趁新鲜吃。


评论(9)
热度(64)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