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唐方]The First Moment I Fall in Love with You·4

*老林出没注意,林方林友达以上成分少量有,请斟酌食用

*林方林/唐方唐/唐林方…总之这三个人怎么摆我都吃,除了唐林唐之外也都产过◑ω◐拒绝掐CP靴靴

*本来只是想码个短篇爽一把的为什么又搞了这么长(´A`。)

*请再看一次第一条确认OK再往下拉


前文:1 2 3



05.

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个人都是腰酸背痛的。方锐的是头一天加量不加价的体能训练留下的后遗症,唐昊则是因为小心翼翼地睡了一晚上给僵的——方锐大概是真的累得不行了,睡了一晚上动都没动一下,就保持着他的最后一个动作,隔着被子揽着唐昊抱了一晚上。

大约是更直接的肢体接触反而是常态,像这样连棉被都不盖一床的同床共枕就显得更加陌生。搭在身上的手臂传来的温度与重量,都被一层被子隔离出了一股陌生又莫名的温情。方锐在做爱的时候很安静,不爱叫,手上的劲儿却不小,指甲往往修得很短,留不下什么抓痕,圆润的指尖却喜欢在唐昊的后背上来回地挠,通常也留不下什么痕迹——即便有时候留下了几道红痕,第二天基本也就消了。在欲望里仅剩无多的注意力都被指尖夺取,拥抱的感触就被稀释,于是眼下这只由单手完成,却长达一整夜的半个拥抱,便轻而易举地困住了唐昊的肉身,但又将他的思绪推到了不着边际的远方。

方锐最终是被舰内统一的起床铃吵醒的。平常大家都会起得更早一些,这道铃之于他们倒是更像是最后通牒。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见了唐昊盯着天花板神游的侧脸。再接下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将从不一起过夜的炮友当抱枕抱了一夜,刚刚清醒过来的大脑运作起来还不甚利索,一阵茫然过后他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挪开了手臂,装出一副尚还半梦半醒的模样,揉了揉眼睛,嗫嗫喏喏地道了声早。

唐昊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起身下了床,朝浴室走去。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脚步顿了顿,回头盯着还楞在床上的方锐开口道:“你……”

第一个字挤出来之后顿了半天,却再没了下文。

方锐也迎着他的目光与他对视,最后却只等到了一句“没事”和浴室门关上的一声砰响。

一墙之隔的水龙头传来模糊的水声,方锐揉了揉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讪讪地抓起自己被放在桌面正中央的门卡,默默地回到自己与这房间的另一墙相隔的寝室去了。

 

早训集合的时候,唐昊和方锐一前一后,来得最晚。倒也没迟到,所以其他人也都没怎么在意。唯有阮永彬神色有些微妙,但最终也只是轻轻挑了挑眉。

所有的常规训练都被压缩在了早上,下午的时间则被安排了一个战略会议——他们甚至还不知道昨天那一架残存逃逸的敌机,带走了船团的多少数据资料,因此未来的局势走向和应对措施,都需要他们从头计议。

午餐的时候,阮永彬拽着方锐两个人坐到了餐厅的角落。方锐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训练一结束就懒得动弹,也就干脆由他拉着,一边腹诽着这两天怎么谁都爱折腾他可怜的胳膊,一边心安理得地享受了一回有人把午餐送到面前的待遇。

“所以你和唐队是怎么回事?你们……?”阮永彬放下餐盘就直奔主题,儿童不宜的部分被自觉地消音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隐晦的手势。

昨天夜里方锐缩在浴室里专心致志地洗澡,完全没留意外头唐昊和阮永彬说了些什么,被他这么一问,愣了愣:“他和你说什么了?”

“说你借他浴室洗澡。”

“哦,没错啊,确实就是这样。”

“你俩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阮永彬几乎一口没动眼前的食物,“一般这种情况你不是都爱来找我的吗?”

方锐被问得有点心虚,只好埋头塞了满嘴的东西,含糊不清地回答:“这不在门口碰见了就顺带借了么,那么晚怕你睡了。”

“你可从来没跟我这么客气过。”阮永彬依然不肯轻易放过他。

“……老阮,你什么时候学会玩儿幽怨了。”方锐嚼了嚼,好不容易把自己塞进去的一大口菜都咽下去,低头盯着盘里的几根青菜无意识地来回扒拉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就是互相解决一下而已。”

“昨晚……”

“昨晚真的就洗了个澡而已。”

“那你们今天早上……”

“洗完澡在他那儿睡着了——真的,睡着了而已,太累了,所以今天早上也起晚了,就来晚了。”方锐被追问得没法好好吃饭,只好干脆放下了筷子,说完之后又怕他不信似的,还特意追加了补充,“真的。”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阮永彬也没好在说什么,一顿饭上都没再开口,直到两人的餐盘都空了,这才好不容易憋出来最后一句,“你小心别玩脱了。”

“我知道我知道,放心吧。”

 

06.

办公室恋情这种东西确实是一种隐忧,尤其是在眼下这样人手稀缺的战备时期,对于他们这种高危职业而言。然而从朋友的立场上来说,阮永彬除了觉得无法理解他们两个能对“炮友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件事接受得如此坦然、毫不尴尬以外,更加觉得摸不着头脑的是方锐本身。

就如整个军界人尽皆知的那样,呼啸的副队长方锐,和前队长林敬言,是一对搭档。这个“搭档”并不是普通的、职衔上的正副手的意味,而是指在战场上的配合作战。唐三打和鬼迷神疑都被设计为偏重近距离作战的机体,所搭载的武器射程大都也不远。比起近战与远程狙击或辅助的常见搭配,这样的近战组合在整个联军中都并不多见,但他们两人的配合却都一直相当默契,作战模式也花样繁多、灵活而富于变化。

正因这份默契,他们两人除了工作关系之外,私交也相当不错——这在旁人眼里当然毫无问题,但阮永彬就很难这么看了。他和方锐同期入伍受训,早在他们认识林敬言之前,就已经是勾肩搭背哥俩好的关系了,自然早就知道方锐其实弯得跟蚊香盘似的,更何况方锐在他面前,又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这位提携他的前辈兼搭档的感激、崇敬和亲昵,再加上后来林敬言在知道这个整天爱往自己跟前凑的后辈是个gay的时候那副毫不意外而且波澜不惊的样子……

总而言之,方锐是弯的,阮永彬和林敬言都知道;林敬言对此有没有什么想法,方锐和阮永彬都不知道;阮永彬觉得自己知道方锐喜欢林敬言,而方锐和林敬言,都不知道。

不知道原来阮永彬是这样认为的,对于他的这个想法,也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甚至当年有些爱开玩笑的老前辈都拿他俩来打过趣,两位当事人也都只是刻意格外浮夸地模仿着流行的剧集,肉麻得假惺惺地念过几句蹩脚的台词之后,闹哄哄地玩笑过去。

是玩笑吗?是玩笑吧。阮永彬一直都这样告诉自己,却又总不得不疑心这是他们的自欺欺人。只不过碍于当事人的绝口不提,没有适合的契机,他便不好说什么。

正因前情如此,阮永彬才觉得,方锐即便在理性上能明白唐昊的来和林敬言的走,本身都不是唐昊能左右的事情,但在感情上来说,却也应该并不会对唐昊太有好感才是——结果这倒好,他一个没留神,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方锐已经和唐昊滚床上去了。

 

然而现在显然不是操心这种事情的好时机。

下午的会议一直开过了饭点,大家甚至都顾不上感到饿,直到散会了,会议上那阵剑拔弩张的氛围略微散去了一些,一屋子的人这才纷纷想起了晚饭这茬,终于三三两两地散去了。

资料数据的泄露程度无法准确估算,但近期零星的接触和交战之后,敌我双方应该都已经对彼此的大致情况有了数。以方锐为首的一派主张敌不动我不动,以唐昊为代表的新锐派却提出主动发起一场奇袭,讨论了一个下午之后就连舰长都无法一锤定音,表示要去联系军方和战队背后的金主。

直至夜里,除了值夜的人之外,船上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准备休息了的时候,舰长终于传回了消息,发出了全船通告。

这场到上一刻为止几乎都还没能算完全打起来了的战争,很快就要迎来一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战役了。



TBC.

评论(12)
热度(21)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