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唐方]The First Moment I Fall in Love with You·3

*好像又奔向了奇怪的方向【。


前文:1 2



04.

架最后当然没打起来。

方锐违规使用信号弹,虽然只放了一颗,没有构成任何有意义的信号,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但依然引起了一定的骚动,一点轻罚还是逃不了的。唐昊在机库里差点将他揍了一顿,众目睽睽之下做的事情也是瞒无可瞒的,挨几句口头的教训自然也跑不掉了。

终于做完了被加罚的体能训练之后,方锐浑身上下被汗湿得能拧出水来,手脚跟灌了铅似的,大量的体力流失加上出阵的疲劳,让他恨不能立马在训练场上就直接睡过去。

那会儿时间已经不早了,按照队里的规定作息,其他人十有八九都该窝在自己屋里准备睡下了。他脑子里一片空茫,拖着脚步慢悠悠地朝自己的寝室挪去,本想着这种大脑放空的状态应该可以惬意地持续到躺平入睡,却不料才走到寝室的走廊,就看见唐昊倚在他俩房门之间的门柱上,皱着眉头在翻看着出战记录。

虽然看这样子就知道是在等着他,但方锐一时半会儿也没力气搭理,干脆就视若无睹地走过去了。

然而唐昊显然并不打算体贴地放过他,伸手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就把人往回拉。

方锐没什么力气,也懒得挣扎,很轻易地就被他拽了回去,只好耍起了嘴皮子:“唐队今天这么热情主动,真是太难得了。可惜我今儿实在是累了,委屈您憋一晚上,咱明儿再说呗?”

唐昊楞了一下,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哪回事,一时间怒气更盛,原本拟好了的腹稿被他这么一打岔,忽然不知道该从哪一句说起了。

方锐见他不说话,也就干脆不再理会他,甩了甩手臂想着把这场对话就这么结束掉,却又发现根本挣不脱他,想想以唐昊的性子,话不说清楚今晚自己大概也是没法睡了,只好老老实实站定了,认真地朝他解释道:“今天的事情,假如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拦的。否则,假设一,你完全追上去了,那么恭喜你,你是打算要去单挑敌营来个擒贼先擒王吗?就算你在折跃通道中能把那架敌机解决掉,你要怎么回来?假设二,唐三打只挤进去了一半,那么请问你觉得扭曲的时空能把你拧成多少片?”

这些事情唐昊并非没有想过。等到头脑冷静下来之后,他自己已经认真地将当时追上去的后果各种考虑了一遍。不得不承认,方锐所说的这些,都没有错。因此他等在这里,原本是打算要为收队时发的那一通脾气道个歉的,却没想到方锐率先数落了起来,他这脸反倒是拉不下来了。

对话进入了死局,唐昊只好以沉默僵持。方锐实在累得不行,任由他拽着自己的手臂,往前去要开自己的房门。

然而人到倒霉的时候,可能真的连喝凉水都会塞牙,总之他掏了半天口袋也没掏着自己的门卡。

唐昊盯着他的动作看了半晌,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干脆一用力把他重新拽了回来,开了自己的房门把他塞了进去:“放哪儿了我帮你去拿,先在我这儿洗个澡。”

——歉是没法好好道了,但这样的话至少也还算是替他做了点什么吧,最起码自己心里能过得去了。

“嗯?”方锐倒是被他这动作搞得有点懵,但是一累起来也懒得和他客气,更别说去思考他这是哪根筋没搭对了,进了门就开始一边扒身上的衣服一边使唤他,“不是落在更衣室的柜子里了就是给你吓得漏在鬼迷上头了,你翻吧。”

这动作有点自然得过了头,两人却都没发觉有什么不妥。然而偏巧这时候住在他们对门的阮永彬推开门来,本是想去敲敲方锐的门,看他回来没有,打算给他送送温暖的,却没想到开门就看见了唐昊杵在门口,里头方锐背对着门外,脱得只剩下了裤衩。

信息量看起来有点大。

“……”虽然他是眼下队里除了唐昊之外唯一一个知道方锐是基佬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充分理解眼下的状况——尽管他也没有没有蠢到在这个时候去开口打探情况就是了,“啊,那什么,方锐回来了哈?回来了就行……那个,我先睡了啊,两位晚安,嗯,晚安。”

唐昊显然也很尴尬。阮永彬看起来似乎是误会了什么,却又偏偏什么都没问;唐昊很想解释点什么,但这种事情,要是对方不开口,否认起来反而显得此地无银。

他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说,阮永彬就已经磕磕巴巴地给他勉强铺了个台阶,说完立马准备关门缩回房间里去了。唐昊却没打算下这个台阶,情急之下,伸手就往他门上一抵,硬生生地将他拦了下来。

身体的行动快于大脑,和阮永彬大眼瞪小眼地瞪了三秒钟之后,唐昊身后,他自己的房间里,传来了浴室的淋浴喷头被打开的声音,水滴喷溅在淋浴间的玻璃上,发出了聒噪的响声。

阮永彬依然无法完全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也无法给这个展开找到合适的解释。唐昊听到了水声,反而回过了神来。

“方锐门卡找不着了,借我的浴室洗个澡。”

“……哦,正常的正常的。”正常个鬼。特意解释还不如不要解释。阮永彬心想论关系的亲疏,怎么想方锐也该来找他这个老友更合情合理一点。但想归想,嘴上自然是没敢说出来,也不想就这件事情再纠缠下去,只好随便应了声,再次试图结束这段对话,“那个,唐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睡了啊。”

唐昊见这话确实也没法说下去了,只好自欺欺人地想着反正都解释清楚了,就放过了阮永彬,给方锐找门卡去了。结果先跑了趟机库,费了一番口舌,好说歹说让维修组放他上鬼迷神疑上头翻了一圈却无果,这才又去了更衣室,终于在方锐储物柜的角落里找到了被遗忘的卡片。

被我吓到个屁,耍我呢吧,鬼扯。本来已经洗过了澡,结果又折腾出了一身的汗,还沾了一股机库里头机油和燃料混杂的臭味儿,唐昊瞬间把先前那几分薄薄的歉意丢到了九霄云外,愤愤地想。

然而等他回到自己寝室的时候,方锐已经等得倒在他床上睡着了。这里自然是没有他的衣物的——就住两隔壁,平常做完走两步就回屋了,当然完全没有在唐昊的房间里备什么东西的必要——因此他身上只在腰间围了条毛巾。

用的还是唐昊日常用着的那条。

唐昊见他这副模样,心里倒是又软了下去,没有再把他叫起来,只是将他拿被子一裹,往里推了推,另外找出一床被子来,打算挤挤就这么睡了。

能捣腾起一个像模像样、战斗力甚至比得上正规军的队伍,背后的老板自然不缺钱。因此宿舍虽说是单人床,但要睡两个人,也不至于睡不下。但两人虽说也算是有……含蓄地说,有过肌肤之亲,要这样同床共枕地睡一夜——而且其中一个还没穿衣服,倒真的是头一回。唐昊被挤着有点儿不习惯,加上心里还想着这一天里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翻来覆去滚了好几转儿都没睡着。最后方锐被他闹得睡不踏实,半梦半醒间从被窝里伸出手来,隔着一层被子将他一搂,他这才愣住了没敢再动,又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TBC.

评论
热度(17)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