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唐方]The First Moment I Fall in Love with You·2

*Macross Paro,不了解设定也无所谓,只用了一点背景,就当普通的太空机战看也不影响

*我是真的不会写打斗场景_(:з」∠)_

*毫无悬念地越写越长了……


前文:[全职][唐方]The First Moment I Fall in Love with You·1



02.

若要说被旁人发现自己的性取向是个意外的话,其实是有点勉强的,毕竟唐昊也并没有刻意地隐瞒,只不过这样的事情到底也并没有主动大肆宣扬的必要罢了。至于会和方锐滚上床,大概就该算是真正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毕竟是职业军人——或者非要严苛来说的话,至少也是接受官方正式雇佣的佣兵,这样的职业要求他们每日都保持着高涨的求生欲和求胜欲,后果自然就是肾上腺素与荷尔蒙齐飞。在一些平均年龄更高,换句话说老油条更多的佣兵队伍里,老家伙们自然有各自寻欢作乐的门路,但眼下的呼啸经历了一轮大换血之后,简直称得上青春洋溢,且如今又进入了非常事态,出门寻花问柳实在算不上是一个可行的好选择。

退而求其次的话,最常用的办法当然是自己解决,这也是大多数人平常的做法,但要论舒适程度的话,必然是和真枪实弹来一发不能比的了。因此当对方主动发出邀请的时候,唐昊也只是稍作犹豫,也就同意了。

“反正我本来也是弯的。只不过是互相解决一下生理需求而已。”方锐这样解释道。

道理上来说,倒也确实挑不出什么错。

 

第一次做完之后,方锐赖在他的床上躺了一会儿,连澡都没洗,就裹上衣服回自己的宿舍了。

唐昊心里其实有几分莫名的歉疚,毕竟两人都是临时起意,一群单身狗——而且是被军事化管理着的单身狗,日常当然是不会准备安全套和润滑剂这样的东西的。而且他们也都并不想声张这种肉体关系,临时溜出去买这个选项自然也被否决了。

方锐对这种事似乎毫不在意,甚至为了不弄脏床铺被单,仰躺着面对面做完了全程。虽然唐昊克制着没有射在里面,但最后方锐的身上全是两人乱七八糟的体液,却意外地显得难得的狼狈。

唐昊这才忽然觉察到,这个人平常似乎确实要么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要么就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即便任务或者训练中出了什么问题,也会笑嘻嘻地往自己身上揽。

然而没等他再继续往下想些什么,欲望发泄之后那份短暂的空茫过去,方锐就伸手拍了拍依然撑在自己身体上方,不知神游到哪个次元去了的唐昊的脸:“嘿,唐大队长,这是什么表情?小的没伺候好您?”

“……”唐昊皱着眉往一旁挪了挪,按下了心中那份莫名的不爽,翻身下床进了浴室。

“喂——拔那什么无情啊——”方锐躺在并不算宽敞的单人床上,“你好歹给我……”话没说完就被甩过来的一条毛巾盖在了脸上。

“哟呵,唐队好准头。”他于是也就干脆地取下了毛巾,自己随便把身上的东西擦了擦,套上衣服就回去了。

唐昊洗了把脸愣了会儿神,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空了,只剩下那条沾满了他俩子子孙孙的毛巾,被叠好放在了床边的地上。

 

03.

与其说是肉体关系增进了感情,倒不如说是这种私人而亲密的接触……像什么呢?大概就像是两个小孩子,偶然一同做了件坏事,又不希望被别人发现,于是就此结成了一个共同保守秘密的联盟。

非要形容的话,其实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结盟,只不过因为彼此共同保有的东西,是一个再没有、也并不应当有第三个人知晓的秘密,因此比别的什么盟约,要来得更加亲密和刺激几分。

至少对于唐昊来说是这样的,哪怕连他自己都并未察觉。

虽然实际上这也并没有让他们的关系突飞猛进,甚至其实都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对于他们作战时的默契之类几乎可以说得上生死攸关的事情,更是毫无助益,但至少到日常生活这一层面为止,两人似乎确实比以前相处得更和谐了一些。

不过在业余活动与自由都极度匮乏的日常生活之中,能体现这种进展的时候其实少得可怜,真要说什么最明显的改变,顶多也就是方锐更能拉下脸皮,偶尔让唐昊出门的时候顺便帮忙带点东西而已——都是食堂的外食或者指甲刀、口香糖之类琐碎又平常的东西罢了,钱也都会立即一一付清。有时唐昊都会觉得那一点点的零钱,不如就那样算了,但方锐还是会执着地清算。倒是在其他队员看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正副队长之间终于不至于剑拔弩张得好像多说几句就要吵起来了的样子——尽管其实这样的事情根本没有真正发生过。

嗯?为什么不是打起来?当然是因为军规禁止私斗。

 

这种奇异的平衡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以致于就连唐昊和方锐两位当事人,几乎都已经忘记了他们之间曾有过不和的传闻。

直到敌军第三次派遣侦察部队,来到船团周围进行骚扰和探查。

己方的情报,自然是敌方知道得越少越好。因此这样的侦察部队,自然也是必须全力拦截的,如果可以的话,全歼自然是再好不过。

这原本并不会是一场太艰难或惊险的战斗,毕竟面对的只是敌方的侦察兵,他们往往并不具备太强的攻击性,最多只是在侦察、反侦察和追击上会稍微麻烦一些罢了——但不幸的是,这样的事情,方锐实在是太有心得了。

然而坏就坏在那个“如果可以的话”。

唐昊年纪轻,资历浅,来到呼啸接任队长的时候,颇受外界的非议——尤其是在林敬言被调往霸图,仓促地接手了一架临时组装的机体的时候。眼下的他太需要一场漂亮利索的胜利、一份值得称道的战功,来证明这一场调动是正确的,来宣告自己有足够的资格,成为唐三打的驾驶员。加上他的性子本就要强,训练里那种刚猛强硬、穷追不舍的劲头,在实战里更加是一分都不会少。

敌机共有五架,看样子是常规小队的配置。方锐和阮永彬成功地解决了试图躲过警戒,偷偷摸摸接近船团收集数据、试图潜入的那三架,虽然稍微花了点时间,对方想要的东西,大约也被探到了些许皮毛,但想想觉得以唐昊和赵禹哲的能力,去拦截另外的两架应当完全不成问题,只要数据还没有回转到敌军的大本营,一切就不足以成为隐患。没有伤亡报告,队内的通讯频道一直没什么动静,他们摸不准唐昊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只好朝雷达中四机交战的地方飞去。

没想到敌军剩余的两机见队友任务已经失败,立即决定其中一人负责尽力掩护拖延,另一人携带所获得的少量情报返航。

显然负责拖延的这位是下定了必死的决心,即便是近乎自杀式的硬碰硬,也要将唐昊和赵禹哲拦下来,他们两人虽说实力不弱,一时倒还真没办法完全摆脱他的纠缠。

眼看另一架就要完成时空折跃,唐昊这边终于一炮轰中了对方的驾驶舱,扭头就要追进折跃的通道。

方锐和阮永彬匆匆赶来,都在他们的斜后方,两机纠缠追逐之中,他们难以进行狙击。阮永彬自知并非偷袭好手,只好远远地徘徊着,等待合适的支援时机。方锐却似乎仍不想放弃,鬼迷神疑不断快速地移动着,似乎在调整着角度,寻找最佳更好的射击点。

唐三打接近通道口的时候,折跃通道已经开始收拢,韶光换停在距离通道不远处,无措地待机。

就在唐三打的机身几乎要冲进收窄的通道口的时候,一发信号弹在他与敌机之间炸开。一时间,强烈的光线在唐昊眼前迸溅开来,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动作顿了一顿,等光线暗下去之后再睁开眼,折跃通道已经完全收拢,敌机渺无影踪。

“走了。”

来自副队长的收队命令,是今天通讯频道里唯一的声音。

 

返航的那段短短的路程被沉默填满。

但当回到机库的机体全部停稳,舱门打开之后,所有人都清楚地意识到,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队长唐昊摘下了防护头盔,从离地几米高的驾驶舱里直接将它狠狠地摔到了地面上,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爬出机舱,紧捏着双拳朝鬼迷神疑的方向走去。

方锐视若无睹,慢条斯理地将机体的情况检查了一遍,锁好了机器,这才慢悠悠地爬下来。甫一着地,就被唐昊双手揪住了领口。

唐昊只比他高出几公分,揪着领口也不至于能将他整个人拎起来,最多只是将两人之间平常谈话的习惯距离打破、缩短。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就在这简直像是要接吻一般的距离里,方锐听到唐昊一字一字,咬牙切齿地挤出了一句诘问,滚烫的呼吸拍打到他的脸上,如同那满腔被强压着的愤怒化作了实体。

阮永彬嘴上喊着“唐队你冷静一点”,一边试图在新任队长与昔日队友之间和稀泥,但上前去了却也没能将唐昊的手掰开。

方锐反倒似乎全然没有把唐昊的暴怒放在眼里,就着眼下的姿势闭眼仰起了头,将脆弱的咽喉都亮在他面前,只凉凉地说:

“要揍就揍。我不还手,省得跟你一起受罚。”



TBC.

评论
热度(18)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