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唐方]The First Moment I Fall in Love with You·1

*Macross Paro,不了解设定也无所谓,只用了一点背景,就当普通的太空机战看也不影响

*应该不会很长……吧

*我就想知道评论会不会有人说“有生之年”总之前排带我鱼 @一夜八荒🐟 【???

*原来LFT的标题还有字数上限【。



00.

机体在最接近移民船穹顶最高处的那一刻,开始笔直地坠落。

方锐下意识地一手抓紧了扶手,另一只手用力地捶打着前面驾驶座的靠背。然而唐昊却简直像昏死过去一样毫无反应,似乎完全没有要试图改变现状的打算。

那短短的片刻之中,方锐甚至以为或许他们真的碰上了机体故障,就要这样不明不白地一命呜呼了。

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心情。又或者那一刹那间根本没有什么心情可言。

强烈的失重感让心跳得飞快,下坠的趋势与惯性相互撕扯着身体,胸口被挤压得近乎窒息。脑海里几乎一片空白,只剩下了这个勉强能容下两个人的狭小机舱,还有舱中的两人之间沉默的空气。就连时间留下的触感都变得抽象,就像天边的云霞一样被拉成了模棱两可的形状。

这听起来简直像是某种隽永时刻的拙劣仿品,下一刻本该出现的海枯石烂地老天荒的诺言,也都将被改替成俗气的过期笑话,将剧情扭向荒诞无稽的戏码。

然而现实却始终只有沉默。

直到方锐几乎可以透过舷窗看清地面建筑物的天台上居民晾晒的衣物时,唐昊这才终于有了动作。于是机体以夸张的幅度扭转了去向,堪堪擦着建筑的顶层侧身掠过,低空飞行了片刻之后,稳稳的落在了母舰的甲板上。

机舱上盖打开之后,两人都坐着没动。方锐脱下头盔的一瞬间,带着咸腥味的海风就迎面扑来,他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哑得厉害,用力地咽了口唾沫,这才好不容易挤出了声音:“唐昊,我沙子迷眼了……”

唐昊不为所动,只冷冷地甩给他两个字:“下去。”

方锐见这招没能起到过去曾起过的作用,只好悄悄地撇了撇嘴,起身跳出了机体之外。虽然进入了战争事态,真正残酷的战斗却仍未打响。这次比第一回VR模拟训练更为真切的死亡体验,让他的双腿不自觉地有点发软。落地的一瞬间他差点就跌倒了,最后十分狼狈地单膝跪在了地上,双手也放开了头盔撑在地面,这才稳住了身体。头盔哐地一声落到地上,咕噜噜地向前滚出几步远,他站起来故作无谓地拍了拍膝盖,走过去将它捡起来,努力维持着正常的步伐向前走去。

走出几米之外,他从一连串的声响中猜出唐昊已经锁好了机器,正跟在他身后十步左右的距离,大约也是要去更衣室。于是他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去,朝他喊道:“唐昊!”

“我知道了。”唐昊烦躁地皱着眉打断了他,意图为自己这段开始与结束都同样不明不白的感情,留下一个尽可能稍显温柔的句号——尽管毫无预警地带着男友——或者该说是前男友了——搞蹦极这件事,看起来并不温柔可爱。

然而方锐却执意要将话继续说下去。

“不!你不知道!”

他喊道。

“唐昊,我喜欢你,想请你成为我的男朋友。”

 

仿佛劫后余生的了悟。

 


01.

若要解释清楚事情何以至此,恐怕得将时间拨回到唐昊刚被调到呼啸小队不久的某一天。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战争里总要有歌姬的。总之,在人类向太空中漂泊、寻找新家园的这段不长不短的历史中,似乎每一次到了某个船团几乎要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都会有那么一两个甚至一群或可爱或性感的女孩子——当然也有个别的男孩子,用歌声来扭转战局,原因各异,但总归有用。他们不仅是某个时期的超级偶像,更成为了那个时代的英雄。

唐昊对此是十分不屑的。且不说别的原因,他始终觉得流血卖命这种糙活应该由军人而不是偶像来做。遇到敌人就打败、击杀,“和平”听起来再美好,用歌声这种软绵绵的东西来决定胜负,也无法让他全然信服。

因此,当他得知自己将被调往呼啸小队担任队长,直接担负护卫歌姬的职责时,心里是颇有微词的。好在前任队长林敬言留下的,是一台全军闻名的机体,性能远比他在百花时所驾驶的要优越得多。这让他终于为自己留在这里找到了足够的理由。

说是要护卫歌姬,其实此时战争方才打响,甚至连女孩子们的歌声到底是如何克制了敌人,官方都还未曾研究清楚,而敌军似乎也尚处于试探阶段,骚扰并不十分频繁。因此那几位女孩子似乎总是忙碌地练习着蹦蹦跳跳的歌舞,队里的队员们除了日常的训练之外,却没有太多事情可做。

有时他们会在训练结束之后约好一同去旁观女孩子们练习,为气氛紧张却还未来得及波澜壮阔起来的生活寻找一些调剂。

平凡得与昨日毫无二致的这一天,他们也依然打算如此度过。在例行邀请过唐昊并遭到了同样例行的拒绝之后,一干人与他们的队长就此别过,勾肩搭背地一边讨论着男生之间关于女孩子的话题,一边往歌姬们的训练场地去了,独留下唐昊一人朝着反方向走去,打算回到宿舍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

这种活动唐昊是从来不会参与的,原因其一当然是因为无法认可,至于其二……

副队长方锐在今日的训练之后就不见了踪影,此时却施施然地拎着一听碳酸饮料朝他迎面走来,看样子,大约是要去追赶已经先行的大部队。

旁人都传闻呼啸小队的这一正一副两位队长之间颇有不和,但实际上他俩的关系倒也还不至于水火不容,最多也就是算不得投机,因此往来寥寥罢了——至少此时,在唐昊的认知中是如此。

最起码诸如心情还算不赖的眼下,他尚能暼一眼方锐手里的饮料,开个不咸不淡的玩笑:“杀精水。”

“唐队又不去啊?”方锐显然对这种程度的玩笑话不痛不痒,直接绕开了这句并不十分可爱的开场白,借着年长了那么三两岁,倚老卖老地揶揄起他来,“随便看两眼呗,年轻人别这么不合群。”

唐昊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没兴趣。浪费时间。”

“一水儿的大长腿啊,唐队这么禁欲?”方锐笑嘻嘻地看着他。

显然对于唐昊来说,方锐还并未被定位到能够发出这种调侃的关系。因此他只是敷衍地回答了一句,意图尽快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闲谈:“长腿的多了去了,何必凑这个热闹。”

没想到方锐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一转,伸出右手朝他比出了四根手指头,又将指头弯了弯,歪着脑袋看着他。

他有些不明所以,等了好一会儿,见对方没有要开口解释的意思,只好如实地回应:“什么?”

“……”方锐颇感无趣地撇了撇嘴,“弯的否?”

唐昊觉得,这大概是他活了二十年,经历过的最为尴尬的时刻。



TBC.


所以说这个tag下明明有人更新,为什么这么久了我这边却从来没有显示过。

点进去一翻真是无限唏嘘。

热度: 40 评论: 16
评论(16)
热度(40)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