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关于觉醒皮的脑洞。

脑子有坑慎入【。

来自于年前去理发的怨念。



春色正好,两妖对坐而食。面前都是些野菜、野味,清淡可人,一看就是大天狗的手笔;还有荒川带来的两尾鱼,熬了浓浓的汤,瓦罐里奶白色的汤汁散发着诱人的鲜香,是荒川的拿手好菜。

虽然进食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像人类那样必不可少的日常,但偶尔像这样闲下来,做些普通人家的寻常吃食,倒也叫这凡尘俗世显出几分独有的温馨可爱来。

不过从方才煮食时,荒川就想说了。

大天狗的头发,实在是太长了一些。原本不过长至颊边的头发,现在已经垂过了下颌,别到耳后,又稍嫌短了些许,总有些碎发滑落下来。方才生着火的时候,荒川就看得心惊胆战,总生怕一个不小心,他那些碎发就被火舌给燎着了。

眼下大天狗正低头一勺一勺地喝着汤,耳边的一绺碎发又滑脱下来,险些要扫到汤里头去了。

他微微皱了皱眉,放下了勺子,重新将那绺头发别到耳后去,喝了没两勺,它就又随着他低头的动作滑了下来。

荒川忍无可忍:“大天狗,你的头发是不是太长了。”

“嗯?是有点。”

“吃过饭,我替你铰了吧。”

“堂堂荒川之主,还会这门手艺?”大天狗以怀疑的眼神打量着荒川满脑袋刺猬似的头发。

“啧,你可不要小看我。”

“……好吧,那就有劳了。”


于是后来大天狗戴了很长时间的面具。

并不是什么故作神秘,只是因为不想把头发露出来而已。


再后来。

“大天狗,你的头发是不是……”

“不碍事,绑起来就好。”



∠(:△」∠)_没了。

热度: 38 评论: 7
评论(7)
热度(38)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