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策锐策]Sunny Day·Fin

*差点忘了……Grey Dawn 的番外,来混个更【。

*喜欢TE的看到正文结尾就好了,想看HE的来张嘴吃糖。

*本子完售啦,谢谢大家,不再加印。

*无差,你们懂。



“老板车我帮你……呃,吴经理也在啊,抱歉打扰了,我先出去了。”

秘书关上办公室门出去的时候,方锐正十分霸道总裁地双手撑在办公桌桌面,把吴羽策困在自己和办公桌之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微妙的身高差让他的气势看起来似乎略微矮了一截。

吴羽策踹了他一脚,力道拿捏精准,足够他装模作样“哎呀”几声。

方锐虚张声势地朝他嚷嚷:“你都要升职加薪嫁给高富帅了你还有什么不满啊!”

吴羽策这时候已经挣脱出来走到了门边,闻言回过身去,指了指自己,“高,”又指了指他,“富,”再指了指自己,“帅。”最后还颇为满意地点点头,总结陈词曰:“我说得好有道理,你竟然无言以对。”

“吴羽策,”跟着他一道往外走的方锐痛心疾首,“你学坏了。”

“呵,你都一枚硬币一张破合同就把我绑了,你还有什么不满啊?”

“什么叫破合同,那玩意搁现在可值钱了你知不知道。”

 

三年多以前,也是像今天这样,夏末里普通的一天。

吴羽策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起来。就着落日的余晖,他看见自家门口有个人正靠在门边低头玩手机,身形看着有些熟悉。

那人听见电梯的声响,应声地抬起了头,见来人是他,便朝他扬了扬手里的一个大信封,咧嘴一笑:“你回来啦。”

他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这人这次回来又来找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正想下逐客令,却不料对方先开了口。

“别急别急别急,吴先生我是来跟你谈公事的。”说着方锐递过来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一个创意工作室,名字和Logo吴羽策都没见,“我现在是个艰苦创业的穷比大龄青年啦,要不要考虑看看跟我干一票啊?”

“方家终于受不了你这少爷脾气把你扫地出门了?”

“……我靠,这叫贴合人设好吗?”

“……”

方家老爷子的过世,无意中让家里两兄弟得到了一段久违的朝夕相对的日子。有时他们也会倒杯热茶,或是饭后或是睡前,两兄弟坐下来聊聊天,十分钟半个小时的,说说他们的父亲,说说他们各自的母亲,说说公司里学校里的事情……

直到后来毕业回国前,方锐终于下定了决心,向家里表明打算自立门户。他亲妈被他气个半死,方士谦倒没说什么,只问他是否真的想清楚了。

折腾到最后方锐的不少手续都是他哥指点着他搞定的,老司机带路,省事儿不少。

找上吴羽策的时候事情已经定下来七八成。吴羽策让他进屋说,到真说起来的时候他却又听得有点儿走神了。

方锐见他没什么反应,以为他是兴趣缺缺,该说的说得差不多了,三言两语讲完就准备起身告辞。

见他在沙发扶手上捞起外套的时候吴羽策才发现他今天穿的还是身西装,虽然款式偏休闲,但看着还挺人模狗样。

人走的时候吴羽策没送远,就送到门口目送着他上电梯。他看着那个西装革履的背影——还拎个公文包,活脱脱一个买保险的,觉得有点好笑,又似乎有点陌生。

鬼使神差地,他晚上洗过澡后,又把方锐留下的聘书跟资料翻出来仔细看了看。

“不着急,你可以留着慢慢考虑。”下午方锐临走前这么对他说。

好吧,那就慢慢考虑考虑吧。

没想到考虑着考虑着就把自己装人家套里了。

 

吴羽策本以为方锐是叫人帮他把车开出来,下楼了一看,发现竟然是让人给他叫了辆出租。

“干嘛不开车?”

“重温一下旧梦嘛。”方锐朝他挤挤眼睛。

“那也不用这么早出门吧?”

“先去看看装修。”

“要不要这么积极啊?天天看,啧啧,万恶的资本家。”

“我这不是迫不及待吗?”

“就你屁事儿最多。”

安静了一会儿方锐又找着了新的话题开始叨逼叨。

“吴羽策我们不带点东西给你爸妈真的行吗?”

“你又不开车怎么拎?”

“可是两手空空感觉好奇怪啊。要不到那边买点水果?还是买束花?还是等下在车站附近找找买两斤腊肠?”

“……你还来劲了。前天都寄两大箱子过去了,你那杂七杂八堆的都什么玩意啊?把我妈给吓的。”吴羽策揉了揉额角,“晕车。你闭嘴。”

方锐终于乖乖闭了嘴。

最后他们在正装修中的新居看了一圈,方锐一边嚷嚷着既然方士谦答应了掏装修和家具的钱不如再讹他一套音响,一边拖着人打车到了长途汽车站。

趁着吴羽策去买车票的当空,方锐坐在候车室里头戳着手机调戏他哥。

Rui.F:方士谦我紧张。

o.0FGod:叫哥。

Rui.F:Woc你不是在开会吗?!

o.0FGod:有杰希呢。

Rui.F:对助理好一点好吗?能不秀吗?

o.0FGod:有意见?

Rui.F:你就不能改改这昵称吗我老以为我找错人了。

o.0FGod:有意见?

Rui.F:你能换句词儿吗?

o.0FGod:我开会呢。

Rui.F:方士谦!见家长!我紧张!

o.0FGod:……出息?

Rui.F:方士谦!

o.0FGod:叫哥!

方士谦看了一眼正在发言的王杰希,起身出了会议室。王杰希趁着给PPT翻页的空档,透过会议室的落地玻璃朝外瞥了他一眼,看他笑得一脸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寻思着这两天是不是又可以敲他一顿晚饭了。

 

接到方士谦的电话的时候方锐和吴羽策刚上车。方锐一手举着手机讲电话,一手在两人的座位之间牵住他的手,和他十指紧扣,歪着脑袋望着窗外,迎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和万里晴空,笑得一脸灿烂。

吴羽策看了看他,紧了紧手指,往椅背上一靠,浅浅地睡了过去。夏日的阳光落在他的眼皮上,在瞳孔里染下一片红,温暖而明艳。

就像开在夏日里的玫瑰。



Fin.

评论(8)
热度(63)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