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隹

而我今天也依然是个高冷的雀宝宝<(`^´)>

[全职高手][春锋春]有朝·2

*为什么变成了互攻呢,因为遵循和鱼宝宝永远逆家的定律,我脑着脑着把自己给逆了【…

*写着干干的,让我复健一下

*今年最后一更啦,来年也请多指教呀❤


前文:1



台风季的G市,风和雨向来都是说来就来的。如今是,当年自然也是。

曾经也是这样仲夏里普通的某一天,夜里第一声响雷炸开的时候,梁易春正提着宵夜走到蓝雨的大门前。没带伞的他加紧脚步进了门,正想着赶紧回办公室去免得淋雨,就看见门卫那儿有个小孩——说是小孩,看着也起码有十五六了——提着行李被拦在了门外。

上前一问才知道,人是训练营的,按着集结时间来报道,结果飞机一晚就是几小时,这才折腾到了这个时间。训练生自然比不得梁易春他们这些公会部的人,隔三差五的夜班上得能刷脸进门,此时早过了门禁,门卫拦着不让进也算是情理之中。

眼看着雨就要下了,把人晾这里也不是个事儿,梁易春和门卫讲了几句,就把人领进了门。

正要开口让他赶紧到宿舍去,雨点子就一颗颗地砸了下来。

没办法,宿舍区离这儿还有好一段路,梁易春只好就近,领着人几步冲进了办公楼,回头看雨一时半会儿也不像要停的样子,再想想这么晚了宿舍也未必肯放人进去,干脆就带回了公会部。

 

既然人和宵夜都带回去了,总也没有让小孩儿一个人眼巴巴盯着他们吃的道理。梁易春从自己的储物柜里翻出了一条毛巾递给了那个人,见他擦得差不多了,又翻出一套一次性餐具,招呼他加入夜宵的队伍。

“谢谢。”少年接过餐具,终于头一次开了口。

“不谢。”梁易春从一群饿狼手里抢回了一盒干炒牛河,将一次性饭盒的盖子撕下来,将粉拨出一半来,“你叫什么名字啊?”

“于锋。”

“行,估计宿舍你也回不去了,今晚就在这将就一下吧。”抬眼看了看网吧似的办公室,梁易春头一回在心里嫌弃了一下自己的工作环境,放弃了“吃完睡一觉”的提议,“卡带在身上吗?想玩也可以。”

于锋嘴里正嚼着一口炒粉,乍然被问起,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听到有人喊:“大春!野图刷啦!”

梁易春闻言,也顾不上于锋了,一边简单地问了大致的情况,一边赶紧扒了几口粉,随手一抹嘴就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前。于锋在一旁,一时没找到合适插嘴的机会,只好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嘴里塞炒粉,旁观着其他人忙碌。

等他终于解决掉半份炒粉的时候,游戏里的厮杀已经进入白热化。在他不远处,梁易春戴着耳麦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偶尔发出几道指令,手上也忙碌地不停操作着。不知是不是因为夜宵吃到一半被打断,他大概是总觉得嘴上还沾着油,偶尔就要伸出舌头来舔一舔,舔得嘴唇有点发红,泛着水光。

食物下肚之后人总是容易犯困,于锋在一旁盯着他这副全神贯注的样子有点发愣。直到梁易春那头见似乎蓝溪阁的形势不太好,预计的合围没能围起来,于是略略提高了音量吼了一句,他这才回过神来,摸了摸揣在裤口袋里的账号卡,干脆起来开了梁易春旁边那台空着的电脑,刷卡也登陆了游戏。

 

那个野图Boss最终还是落入了蓝溪阁手里,中途有惊无险,于锋一个训练营二期生的加入虽然不至于产生什么力挽狂澜的决定性作用,但也算是帮了不小的忙。

打到的材料和装备都安全送回公会仓库整理好后,梁易春这才抽出空来往隔壁的显示器瞟了一眼。Boss抢完之后于锋没什么事可做,直接把号开进了竞技场。时间不早,游戏里还在线的,大都不是夜猫就是时差党,他的房间没设密码,但第一个进来的对手连输了两把后就走了,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下一个人来。

他扭过头想找杯水喝,这才看见梁易春号停在公会里,人却是歪着身子,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屏幕。

“呃……这电脑要用?”这才想起这是公会部的工作电脑,他有点不好意思。

“没,看你玩儿得不错。几期了?”

“二期。”

“看起来进三期也问题不大嘛。”梁易春玩味地打量他,“三期毕业就很有可能出道哦。”

从方才短短的接触中,梁易春本觉得于锋也算是同龄人里比较礼貌文中的那一类了,以为他哪怕出于客套至少也会谦逊一下,却没想到他大大方方地答道:“本来就是冲着这个来的。”

梁易春愕然了一刹,旋即又笑了:“信心挺足啊?来切一把?”

“好!”于锋一边把竞技场的房间号发给他,嘴上一边说了句,“请前辈指教!”

听到“前辈”二字的时候梁易春愣了愣,操纵着春易老往竞技场的方向跑出去好几步,才在心里暗笑自己敏感过度,这小孩儿大概只是最近在看什么武侠小说之类的吧。

说是“切一把”,最后这竞技场一打就打了一个小时。于锋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对战的邀请又发了过来。梁易春看了看,没点,双手离开鼠标键盘,摘了耳机靠在椅背上跟他聊起来。

“怎么玩儿的狂剑?蓝雨队里现在可没狂剑啊,还是想去百花?”

于锋见他没有再打下去的意思,也跟着摘了耳机,转椅转了小半圈面对着他:“现在没有,又不代表以后不会有。”

“哦?”梁易春又笑了,“看来不是孙哲平的粉?”

“不是。”

“也对,看起来就不太像。”

“狂剑也不一定非得玩得像他一样吧?”

“……”他想了想自己手上的春易老,片刻后才点了点头,“也对。”

 

之后的一整夜里,没再有什么Boss刷新。梁易春处理了些公会里的琐事之后,见公会频道里几个时差党闲得慌在闲聊,想起他们平常不怎么能凑上公会的副本团,干脆开了个小号开团带人打本去了。

于锋对副本兴趣缺缺,但竞技场里也没剩几个人,在一旁开着号闲晃了一会儿,干脆退了游戏打开了一部电影,结果看着看着就脑袋一点一点地犯起了困。梁易春在副本里跑Boss的空隙歪头看了他一眼,把他摇醒了让他到后边的沙发上去睡。他迷迷糊糊地应了,走过去往沙发上一躺,朦胧间只觉得原本一直响在耳边的那个指挥着副本的声音远了一些,轻了一些,最后和带着某种节奏敲打键盘的声音一道,渐渐消失在睡梦里。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于锋坐起来才发现身上不知什么时候被盖上了一件外套。他捏着衣领揉了揉眼睛,这才回想起来昨夜的事情。

这时旁边一张陌生的面孔转过来对他说:“诶你醒了。大春换班的时候还怕你睡过头叫我喊你呢。一会时间差不多了你自己去训练营那边报道吧。”

“好,谢谢。”他垂下目光看着手里的外套,点了点头。



TBC.

评论(12)
热度(26)
©🐦少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