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唐方]焗饭与柠檬汁·Fin

*前面改了一丢丢,看看不长干脆删了前文全篇一起发。

*ABO,A×O。

*其实我只是想抖个梗【。有多少人被骗到了的让我看见你们的手!【ntm

*考试压境的时候人总是有病的,如今也是时候去吃药了【。

*今年买到的橘子都不甜,伐开森(╯^╰)



一开始被母上大人叫去相亲,唐昊是拒绝的。

虽说A大当婚O大当嫁,但唐昊也不过二十出头刚工作没几年,而且家境本身就不差,事业也是前途一片光明,自认长相没有10分也值个7分8分,怎么看都不会是要急着相亲的族群。无奈唐家夫妇中年得子,眼看着自己都退休了儿子还单身呢,出息归出息,成家这事儿,他们也是真的着急。

唐昊也不是个不明理的主儿,在唐妈妈百般游说下,心里也被说得有了几分让步的意思,只等着适合的机会找个台阶下——反正相了又不一定合适,见一面又如何,大不了见完告诉二老不喜欢,也就没有然后了。

知子莫若母,唐妈妈看出他心里那点儿小算盘,也就顺势祭出了杀手锏:“我看那孩子真挺好的,俗话也说啦,O大三抱金砖啊。而且他跟你一样,平常也喜欢打打你那什么游戏的,听说还玩儿得挺不错,有共同话题啊。”

“那叫荣耀……什么鬼金砖的,你不是说比我大两岁来着?”

“哎呀两岁好歹也有个银砖什么的了嘛,虚一虚就三岁了!”唐妈妈见儿子有了松口的迹象,赶紧乘胜追击,“你就去见见呗,啊?就当是交个朋友也好啊。”

“……”

唐昊终于是好奇与无奈掺半地点了头。

 

见面的时间约在周末下午,不早不晚,在咖啡厅喝点儿东西聊聊天,聊不来可以早早散了各自续摊,聊得来的话也还有足够的时间继续一块儿吃个饭看场电影。

方锐是踩着点推开咖啡厅的玻璃门的。他在一家中档的西餐厅做厨师,餐厅位于商业旺地,出品不错,价钱也合适,生意一直不错。唐昊一个小白领朝九晚五做五休二,换了他要在周末请个假却是千辛万难,匆匆忙完了午市,收工了就直接赶了过来,连回家收拾一下的空隙都没有。

如今依靠药物和各种技术,Omega们大多已经脱离了天性的桎梏,有了自己的独立生活。方锐也不例外。他本来并不太在意终身大事,虽然也算是到了差不多的年纪,但觉得一切随缘,相亲这种事倒也无可无不可,这回家人开口了,他也就来见见。

唐昊来得早,坐在卡座里等,直到踩点了才看见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性匆匆推开咖啡厅的玻璃门,侍应生上前问话之后便领着他朝他这桌来了。

“你好,我叫方锐。你就是唐昊吧?幸会。”那人一坐下就规规矩矩地自我介绍,配着一张娃娃脸,一点都看不出比他还大个虚两岁。

天性使然,不少Alpha都对气味很敏感,唐昊也是个中之一。几乎在方锐落座的同时,他就发觉了四周的空气中隐隐约约地弥漫起了一阵有点儿熟悉的气味。

方锐坐下之后点了杯摩卡,就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题和他聊了起来,看样子对于应对这种场合,比唐昊这个新手要游刃有余得多,倒是给他免去了不少尴尬。

然而唐昊的心思显然不在这里。他被那股熟悉却又一时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的气味勾起了好奇,然而咖啡店里的空气中常年弥漫着一股浓郁而腻人的甜味,要在其中辨认出那个味道,实在有点困难。他心不在焉地聊着,身子却不自觉地想往他认定的气味来源——方锐——那边凑。

耳边的一句话讲到中途忽然停下来的时候唐昊才跟着倏忽回了神,方锐的脸就停在他的不足二十公分之外,笑眯眯地托着腮问他:“唐先生,看来你对我印象不错?”

这个距离对于初次相见的两个人来说确实太近了些,唐昊闻言,脸刷的就烫了起来,赶紧端端正正坐好,认真跟人家聊起天来。

方锐盯着他微微发红的耳尖,嘴角的弧度不禁又勾起来几分。

两个人都打荣耀,说起平常各自的兴趣爱好,话题也就自然而然地带到这上头来了。

都是年轻人,又聊到了感兴趣的东西,很快两人也就熟络起来,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到了晚饭时间,他们又意犹未尽地点了两份简餐算是把晚餐一同解决了,这才准备分别打道回府。

临别前方锐约他回头组队刷本打竞技场,掏出了手机打开记事本递给他,让他留个ID。唐昊见他奕奕有神的双眼带着期待望向他,心里莫名地软得一塌糊涂,愣愣的接过手机输入了自己的ID,还回去之后赶紧喝了口水,想将自己那一点其实旁人并不能察觉的小慌乱掩盖过去。

玻璃杯里的水泡着一片柠檬,时间久了之后果肉脱出来浮在水里,顺着流进了唐昊口中。他嚼了嚼嘴里细碎带酸的果肉,觉得咖啡厅里甜腻的气味和心头的起伏都被压下去了不少,头脑也慢慢冷静下来。

就在这时候他终于想起下午闻到的那股熟悉的味道究竟是什么了。

是焗饭的味道。

肉类混杂着蔬菜,跟米饭和芝士一起进入烤箱烘烤,带着食材的香气和芝士的绵腻的,焗饭的味道。

唐昊再度陷入了内心复杂的自我世界。

——所以小爷我,一个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Alpha,为什么,得和一个焗饭味儿的Omega相亲?!

 

如果说能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的话,未来的唐昊很想穿越回那个下午抽自己两巴掌,再抽方锐……呃,不,他是无辜的。

当然事实上唐昊并不能。

不得不承认,对于手脑双残呆卡萌来说竞技场确实是死情缘圣地,但对于高手来说确实是培养感情的沃土。况且唐昊和方锐打的是22,冲段奖励不如多人团队的实用,打起来也就没什么压力,有一搭没一搭地权当茶余饭后娱情养性,虽然配合差强人意,但一路打下来磕磕绊绊的倒也没散伙,反而打出了几分惺惺相惜来。

有时候他们也打1V1,在竞技场里一泡能泡大半晚上。方锐打游戏猥琐成精,但有时候一边打着一边挂语音聊起来,人却是挺可靠的。唐昊平常无论在家里或是在职场上,总是板着张脸,给人一种严肃正经的印象,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二十多岁小青年一个。回到家往电脑前一坐,隔着屏幕在方锐面前,似乎就忽地卸下了担子,会在把方锐打趴的时候得意洋洋地特地截图发给他,会在方锐把败绩强行推锅给延迟的时候故作不屑地哼哼,也会在被方锐的小把戏阴到的时候不忿地拍桌。

……当然,当事人绝不承认那是掉智商。

就这么笑着闹着,时间过得不知不觉。

到了转季入秋的时候,方锐已经向他提起过三次邀约。两人的工作忙碌的时间恰巧错开,他去了一前一后的两次,中间那一回实在是抽不开身。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天气已经凉了,他挤着地铁,到得比约定的时间迟了些,便看见方锐裹着件厚厚的棒球外套,双手捧着一杯热奶茶,目不转睛地望着地铁出口,直直地盯着他走出来,在人潮中挤出一条道走过去,走到他面前。

那会儿还没有冷到张嘴说话能哈出白气来的地步,方锐就这么朝他咧开嘴笑了,双眼亮亮的,带着几分湿润柔软的笑意,清清楚楚地摆在他眼前。

“嗨,来啦。”方锐说。

唐昊把自己的棒球帽摘下来一把扣在他脑袋上,双手往口袋里一揣,“走吧。”

温热的奶茶透过小小的塑料杯口透出了些微的甜,和着路边糖炒栗子的香味和风里几分干燥的凉意,糅杂成了一种秋季的味道。帽檐挡住了方锐的表情,那个笑容成为了那短短的一小段路程里唐昊对他面容最后的印象。这让唐昊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那一路上走在他身边的人都在那样笑着,一直一直。

引得他的嘴角都不知不觉地跟着翘了起来。

 

于是后来的很多事情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他们表白,约会,牵手,拥抱,接吻,偶尔向友人们提起对方而后接受他们善意的调笑,在日复一日中踏在无数人曾走过的轨道上,渐渐稳固地占去了彼此生活中的一部分。

其实两人真正见面的时候也不多,更通常的是工作闲暇的时候聊聊天,或是晚上下班得空了,一块打打游戏。毕竟唐昊周末或节假日休息的时候,也正是方锐忙得最不可开交的时候,而方锐得空了,往往唐昊却又要上班。约会似乎总要有一方来去匆匆,方锐的工作时间弹性更大一些,于是便也只好常常带着一身的食物和油烟的味道与自己的恋人会面。

好在唐昊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日子,甚至开始对他身上那股子烟火味儿习以为常。

……什么,你说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没做是吗?憋捉急,俗话说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反正该来的总会来的。

春末的时候新上了一部电影,外国的小说改编的,说是商业大片,剧本倒也还算良心。

选了个周末请了假,方锐一身油烟气地跟着唐昊一块去看,买了杯芬达坐在他旁边咔嚓咔嚓地嚼爆米花,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揉着肚子揉出了一个带着橙子味香精味道的嗝,一脸淡定地跟唐昊说:“诶,这么晚了,干脆去我家吧。”

“啊?”唐昊满脑子还是电影里的画面和情节,下意识地答了,回过神来才发现方锐这句话的乍听之下顺理成章,仔细想想莫名其妙。

方锐见状,拍拍他的肩膀,故作神秘地凑到他耳边悄悄说:“我这两天,快到发情期啦。”

他老家不在这儿,自己在工作的餐厅附近租了个小套间一个人住。唐昊一脸吃了一百万个手雷的表情看着他,无言以对。

“害羞?不会?第一次?还是……”

“……你妹。”

 

毕竟这恋爱也谈了有一段时间了,情侣之间互相帮忙解决个发情期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只是到了要迈出这一步的时候,总还是需要一点心理准备的。

唐昊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回忆着中学时代的生理卫生课和平常看的小电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记得要戴套。要温柔一点。不要在明显的地方留印子。保险起见事后还是要喂避孕药。Omega放信息素的时候不能懵逼。做的时候要……

然后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十分……一言难尽的问题。

方锐是焗饭味儿的,万一一会他绷不住笑场了怎么办。

会被甩吗。

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万一做到一半的时候……

闻饿了怎么办。

现在才叫夜宵是不是太晚了?会不会让对方产生什么误会?

唐昊小朋友忽然觉得做一个好Alpha,真的好难。

然而命运并没有留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方锐热腾腾地洗了个澡,然后热腾腾地推门出来了。

带着一股子熟透的橘子的清甜味儿。里头还夹杂着橘皮些微的苦和涩。

简直清新得见了鬼了。

可唐昊是先他一步去洗澡的。虽然不是他自己家自己的日用品,洗澡的时候也没有仔细去留意浴室里沐浴乳洗发水洗面奶牙膏刮胡泡之类若干瓶瓶罐罐里的味道,但该用的他还是用过一回了。他敢很肯定地打包票——那里头绝对没有橘子味儿的东西。

方锐一出来就往他身边凑,也不知是洗澡的水太烫了些,还是发情期已经到来,整个人身上的皮肤都有点儿发红,体温也比平常高了一些,收起了平常那副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样子,坐在他旁边紧紧地挨着他,默不作声地擦头发。

除了手里的毛巾,方锐浑身上下就穿了条内裤。头发擦完了,他把毛巾随手一放,一翻身骑在唐昊身上,捧着他的脸低头跟他接吻。

橘子的味道愈发地浓郁,而亲吻缠绵不休,勾得唐昊自己那股酸近乎发苦的柠檬味也漫了出来。他不禁伸手揽住了身上的人的腰身,下面也悄悄抬了头。

然而关于气味的疑惑始终困扰着他,让他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方锐察觉他的反应有点不对劲,终止了这个吻,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怎么了?你还真是第一次啊?紧张?”

“紧张个屁!”

“那你是怎么了?”

“你的味道……呃……”唐昊支吾了半天没能组织好语言。

“嗯?你讨厌橘子的味道吗?”方锐皱了皱眉,“这玩意天生的,没办法。”

“不是,你不是那个……”

“要是实在不喜欢,我去吃药算了。”方锐说着就要下床去。

唐昊赶紧把人往回拽:“不是……靠!回来!你丫不是……不是焗饭味儿的吗!”

“哈?!”方锐震惊了。

这回轮到唐昊皱起了眉:“见面的时候你身上不是经常一股那个味道?”

“……”方锐重又回到他身上扶着他的脑袋,练铁头功似的往他脑门儿上一磕,撞得他“啊”地叫了一声,“你忘记我是干什么的了吗?”

唐昊愣了愣,记起他的职业,目瞪口呆地傻了两秒。

方锐看见他满脸三观尽碎的表情,一个没忍住,靠在他身上哈哈哈哈笑得浑身直抖。

唐昊憋得脸都红了,恼羞成怒似的抱着人一翻身,把人困在身下,想说什么却又似乎都不占理,只好气鼓鼓地瞪他。

一番天旋地转之后方锐又别过脸去笑了半天,终于是止住了笑声:“我要真的是焗饭味你就要分手了么?”

唐昊撇撇嘴,不理他。

于是他只好稍稍支起上身,讨好似的在他唇边亲了亲:“焗饭那么腻,来点柠檬汁解解,不也正好?”

“哼。”

唐昊把他压回去,伏下身来重新开始了亲吻。橘子的清甜和柠檬的酸在房间里弥漫开来,渐渐纠缠在一起,交织起伏,难分你我。


焗饭吃多了会发腻,橘子可不会╮(╯▽╰)╭。



Fin.

热度: 99 评论: 21
评论(21)
热度(99)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