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春锋春]有朝·1

*我记得很久以前我看一篇文吃下了这份安利

*后来那篇文坑了

*暂且算是忙完了一桩事,翻出半年前的坑复健一下【。



手机的闹钟响起来的时候梁易春睁眼睁得颇不情愿,把闹钟摁掉之后瞪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懒懒地爬起来,扫了两眼蓝溪阁管理层的群见没什么要紧事儿,这才挪下床进了卫生间。

昨晚他的班是前半夜的,但无奈眼看着到换班的点儿了神之领域却刷了个野图Boss,等他领着人赶到的时候百花谷和烟雨楼已经战成了一团,百花谷占着上风,烟雨楼已见败退之势。

他原本想着等这两拨打得差不多了再来个黄雀在后,却没想到百花谷那边看见了他们,竟然又硬生生分出一队人马杀了过来。

领头的还特么是个狂剑。

不是于锋还能是谁。

原本就还没调度好的队伍被这么忽然一冲,登时乱了阵脚,双方陷入一片混战。

春易老剩下半血的时候,刚放倒了一个,视角还没来得及转一转,旁边就一把重剑戳了过来,三两下子直接把他砍到几乎红血。

梁易春拉开了一点距离再重振旗鼓冲上前,一边开了麦:“于队不看着点那边,不怕烟雨楼反扑啊?”

对面的技能刀刀见血不见停歇,透过耳机传来的声音却气定神闲游刃有余:“对付烟雨锁楼,邹远一个也该够了。”

没等对面回话,于锋紧接着哗哗两剑,直接磨掉了蓝溪阁会长的最后一点血皮。

梁易春看着灰了的视角,想说以此类推是不是对付春易老于锋一个也就够了。

他没躺那儿干等自家治疗来捡尸体,直接点了复活起来跑尸。

复活点远离战场,他却觉得耳边还是武器相交碰撞的音效,咣当咣当地灌了满耳,脑仁儿被剑锋戳着似的疼。

——所以说了,夏休期对于职业选手们来说是假期,对于公会来说就是个修罗期。

 

第二天梁易春推开省医眼科大门的时候,玻璃门上反光的那一瞬他想起的都还是百花谷那些个弹药专家堆出来的大片乱糟糟的光效。

今儿他是请了假的。都三十的人了,前段时间体检居然查出来开始近视,虽然度数不深,但还是得配眼镜了。

散了瞳验过度数,医生给他配好一副插片镜叫他戴上出去走走试试,他就听话地去。

联盟的夏休也是学生的暑假,今天是工作日,来配眼镜的多数是在放假的学生,候诊厅里一片朝气蓬勃。

插片镜本身就沉,戴不稳,镜框又小,他自己一个人来,僵着脖子小心翼翼地扶着墙边一步步地挪,穿过候诊厅挪到门边的时候想起医生交代他要看看楼梯地面有没有变形,又觉着嘴里有点干,想想决定干脆到门外路边的报摊上买瓶水。

眼药水的药效还没完全过去,东川路边的树本来算是茂盛的,但推门出去的那一刻他还是觉得阳光刺眼,只好眯着眼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扶着眼镜往楼梯下慢慢走,才下了一半,余光里却看见面前路过了一个人,身影有些熟悉。

“于——”刚开口他就发觉不妥,毕竟这人好歹也算是个名人了——这不还鸭舌帽墨镜捂着呢,于是只喊了半截便紧急刹车,想想算了,叫住了也就是打个招呼,不喊也没差。

没想到对方还是听见了,朝声音的来源抬头一看,看见他这副滑稽模样,噗嗤一声笑出来。

 

最后他俩是一块走出省医大门的。

于锋家就住在这附近。他妈妈是医生,还没退休,图省事儿就住省医宿舍里头一直没搬。今天于家二老都上班,家里剩于锋一个,一觉睡到自然醒,起来懒得折腾,随便喝了罐牛奶翻了翻电竞新闻,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下楼吃碗粉,没想到半路遇见了梁易春。

他还得回去还插片镜,调整度数,再选镜片确定取眼镜的时间。于锋就坐在候诊厅的一角里默默地看,看他一件白色的T恤普通的牛仔裤,看着像是个大学刚毕业小青年似的,心想他取个ID叫春易老怎么人就不会老呢。

终于走完了一系列程序,梁易春一到室外就狠狠皱了皱眉眯起了眼。于锋见状把自己的墨镜递给他,压了压自己的帽檐,两人就这样并肩顺着东川路走下去觅食去了。

途经东川路小学,大约是恰好碰上社团暑期集训的午间休息,两人在马路对面远远看见几个小孩背着提着乐器盒出来。

“那个是黑管,大一点的那个是萨克斯,还有个大管……”于锋停下脚步跟身边的人说,“我以前就是这里毕业的,还学萨克斯,梦想做中国的Kenny G,没想到过了几年就跑去打游戏去了。”

梁易春想说他知道,哪怕职业选手一般都极少被提及学历但他知道;也想说他不认识Kenny G是谁,但他觉得“联盟第一狂剑”也很好。

但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于锋的肩膀,“走吧,我饿了。”

路快走到头了,再往前也没什么可吃的,他们最后放弃了寻找于锋印象中的那家粥粉面店,钻进了路边的茶楼决定趁着难得的假期优哉游哉地喝个茶。

眼睛还是有点不舒服,梁易春顺理成章地将点单的任务交给了于锋,可干坐着等他又有些无聊,只好没话找点话说,“于队不怕Boss趁着这会儿刷了?”

于锋正拿着铅笔对着一连串久违的家乡小吃进行着艰难的抉择,回答的时候头也没抬:“就算百花谷抢不到,也未必就是蓝溪阁的啊。”

答案有点出乎意料,梁易春语塞了那么一塞,一时也没察觉出这话答得其实没什么逻辑。看着他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他忽然想起挺久之前曾经想要问的那句“你在百花是不是挺好的”。

然而这时候于锋却抬起头来望向他,问:“要不要点份干炒牛河?”

“……”他愣了愣,拿起杯子喝了口茶,这才回答他,“随你。”

于是于锋在菜单上,又轻轻地划了个勾。



TBC.

评论(13)
热度(23)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