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20151115妖都Only Repo

回到宿舍比想象的早。趁着还记得来记个流水账。

生命在于折腾,周五晚上下课拔腿狂奔赶回妖都,睡了一觉起来去布展,又睡了一觉起来提着行李就去会场了。下午也是,收拾好东西寄完余本拔腿狂奔去车站赶车,回来打开宿舍门对着脚上俩泡和周五忘在桌上的充电宝无语凝噎。

……因为忘带充电宝所以今天为了省电有一半时间都在发呆我会说?那谁你的六个核桃呢我觉得我还是需要的我先记帐上了。(…)

习惯了晚睡晚起的伪时差党表示每次八点钟以前起床感觉都像shi过一次似的,早上和唐队还因为不认识路指挥着出租车多绕了一圈……直到开场前十分钟,光荣地成为了最后一个进场的摊主。(此处应有掌声)


第一次坐摊经历了各种新奇的体验。(土鳖脸)


大概是现场的和谐气氛作祟,感觉今天我的兽性(?)被充分地激发了出来。(……)

特别是发烟总的无料的时候。超级开心的。

“这本无料能拿吗?”

“可以呀,卖个萌。”

“这本无料能拿吗?”

(指唐队)“作者说看她心情,你们快点讨好她。”

系统:你得到了物品[妹子们的娇羞]。(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鱼鱼竟然说我猥琐。好的我就当你是在夸我粉随正主爱得深沉了。(脸呢)

还有个妹子,在《GD》前徘徊了N次,纠结了N久。我说别纠结了我跟你猜拳决定吧。然而她无情地拒绝了我。嘤。(吃药好吗)

其实不用这么纠结的啦。我的文都会在Lo上放全文,掏腰包贴点邮费做小料就是图个爽而已。吃土,任性(自豪个屁。)

学生党嘛。买本儿买周边量力而行啊。


然后森森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南极体质T.T。

当别人的摊前都排着长长长长的队伍的时候,我和唐队,十分清闲地,在看文唠嗑。

有个妹子经过摊前:“啊,策锐,好少见的CP啊。”然后她走了。

有个妹子经过摊前:“啊?王方?不我吃方王。”然后她走了。

有两个妹子经过摊前:“策?锐?谁?”“吴羽策,方锐吧。”然后她们走了。

有个包子经过摊前:“连包罗都没有!”……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还有来问喻黄的叶蓝的………………………………………………对不起这些真的没有。下次我要做个徽章,上书“南极”二字,全场挂在胸前。

旁友们!真的不来吃一发安利吗!

……说起来好像今天场里辣么多COS,好像都,没有看到一个出锐爷的。TAT是我看漏了吗有谁出了或者拍到了求场照嗷……

场里还有个穿着灰色的,队服。我第一反应是,是呼啸吗。后来想了想,并不是。人家是同人版的轮回。

后来唐队说全世界的呼啸粉都坐在我们摊上了。

抱头痛哭。


还收到了投喂❤~虽然很多应该都是沾了唐队的光(。)不论如何还是十分感谢大家!


那位夹带小纸条喊我写锐策的!你!出来!……好歹告诉我你是谁,给我一点这个世界不只有我一个人在战斗的温暖。(…)好的,我知道是谁了, @烛龙栖 是你对不对。

来,我们来猜拳吧。

意外地还收到了签绘!这个画风猴喜欢的!已经夹钱包里和护身符放一块了!么么哒!妹子你酷爱粗来告诉我你是哪个TAT我记得我之前在Lo上看过你的图的但是我一下想不起来是在哪里翻到的了……


……被问到“是雀毛枕太太吗”的时候有种莫名的羞耻感(。)喊雀就好了毕竟说不定过两天心情好我就变成雀火锅了。(?)

哦对还有来我们摊上要签绘的Σ( ° △ °|||)︴。

努力还原了一下自己的头像。

最终以失败告终。

画不出鱼巨巨笔下的灵魂。

……虽然我以前确实学过几年画画不过妹子们答应我以后对文手好一点好吗!一张老脸都用来糊那两张签绘的纸了(。)


收摊的时候两个没经验的人大眼瞪小眼发现之前完全没有考虑到结束之后余本打包的问题……丢三落四的几个箱子包了拆拆了包好几次orz。

一直在找隔壁摊借剪刀借封箱胶借泡泡纸甚至还借了个箱子(…)

诚挚感谢前后左右仗义相助(。)


说来,虽然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写Repo,但这次其实已经是第三次去妖都Only了。对跑展一向没什么热情,基本都是挑自家门口的有空去去。入坑好像刚好是在去年二月的妖都O之后,当时错过了还觉得挺可惜的,就去了802,再来就是今年的两场了。

想想再过几个月居然就要步入入坑的第三个年头了啊……

不太确定有没有记错,广播的小哥好像也是第三次见了呢。……今天偶然回头还看见他在转圈圈玩裙摆(。(其他Staff不太记得脸了不知道往届是不是他们?orz毕竟一群妹子里的唯一一个汉子会分外突出。)

有种谜之感动。(…)

Staff们也辛苦了!感谢!


……好的然后我去肝文赶死线了。_(:з」∠)_

热度: 7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7)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