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隹

而我今天也依然是个高冷的雀宝宝<(`^´)>

[全职高手][唐方]春天里·下

*一个,真情实感,的,TE【ntm

*不谈人生【。


 



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方锐摊在床上无所事事地打了两个滚,下床来慢悠悠地把行李都收拾好,再爬到床上又打了两个滚,枕头往脸上一蒙,直到喘不过气了才掀开,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抓起手机戳戳戳,把第二天的机票改签到了两天后,然后松了口气似的摊回到床上。

两天后就真的该走了,回去也得休整一下,好去报到。他想。

最后他打开微信,盯着昨天才加入通讯录的唐昊看了三秒,然后翻出一个群,发了一串省略号。

那头周光义刚结束应酬回到家正在等电梯,而吴羽策则是正好在家洗完澡点开更新的美剧正在等缓冲,一前一后地给他回了个问号。

那个群还是他们大学那会儿建的了,里头还有个周泽楷,他们宿舍哥儿几个关系好,群也就一直没散,如今隔三岔五也还会聊上几句。

方锐盯着两个问号憋了半天,最后敲出一句“刚改签了机票”,想想又补充,“晚两天再回去”。

两人又是两个问号。

过了两分钟,方锐还没组织好语言,周泽楷也冒了出来,发了第三个问号。

方锐挠挠头,泄气了似的翻了个身卷着被子蜷起身来:“……一言难尽。”

下面三个人整齐地回了他三个省略号。

三人都知道方锐这恋爱自打读书的时候起,满打满算也称得上是六年长跑了,若非真的积重难返,换了谁也不会想分。旅游也好跳槽也罢,换换心情也没什么不好。嘴上没说什么,几个人倒是天天都盯着方锐发的朋友圈,见他前些天似乎都玩得挺开心的,感慨归感慨,终于也放心了不少。可这会儿这人忽然跳出来欲言又止地宣告延迟了归期,三人便又都开始拿不准,这究竟是那坎还没迈过去,还是又发生了什么。

最后还是周光义最先跳出来,回了个邓摇.gif,吴羽策附议,周泽楷跟在最后,小心翼翼地回了句“玩好”。

方锐盯着聊天记录看了老半天,心想这帮人十有八九又脑补错了方向,把手机往枕边一扔,关了灯盯着天花板发呆,呆着呆着就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然而这一觉他睡得并不太好,一整夜里都沉浮在一个又一个跳脱的梦境之中,第二天早晨却醒得意外地早,天刚擦亮就睁了眼。

翻了个身却再也睡不着,他干脆爬起来换了身衣服洗漱收拾好,拎着相机跑到古城区里头闲逛。

古老的小城此时尚未苏醒,只有些老人或勤劳的小贩偶尔来往,比起平常时段更有那么几分苍老而宁静的味道。他拿着相机咔嚓咔嚓拍了一通,又掏出手机拍了几张,选了选发到朋友圈,文艺兮兮地配了俩字,“桃源”。

大概是信号不太好,几张图片发了好一会儿才发出去。方锐看着那个Loading的圈圈转啊转,忽然又觉得太矫情,等到那小圆圈终于消失,直接顺手就把那条给删了,又选了一遍图,换了个“╰( ̄▽ ̄)╭”,再次点了发送。

 

走的前一天方锐才告诉唐昊他的机票是第二天中午。并不是抱有什么期待,只是出于礼貌。

唐昊看着他笑嘻嘻的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方锐站起身来,隔着桌子凑到他面前:“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要说什么?”唐昊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于是他干脆绕到桌子这一边来,朝他扬了两下拳头,说:“这几天听了我这么多秘密,你不宣个誓我要灭口了。”

唐昊看白痴似的给他掀了个白眼。

见他不说话,方锐又说:“诶你唱首歌吧,让我检验一下这几天的教学成果。”

唐昊看着他托着腮朝自己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拨了两下弦,开口唱。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抹去雨水双眼无故地仰望……”

听着熟悉的旋律,方锐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其实这也没什么,方锐最开始笑话唐昊的口音就是因为这首歌,如今再唱起,大约也只是念及当时,想证明一下这几日是确有长进的罢了——倒也是,好歹“喜欢你”唱出来不再是“黑凤雷”了。

然而副歌开始的时候方锐还是觉得,那天晚上唐昊背后的满天星辰像是一颗一颗地砸到了他的脑门上,砸得他晕头转向找不着北,脑海里有烟花在噼里啪啦地炸。

最后他浑身石化了似的撑在桌面上,顶着一张僵硬的笑脸听完了整首歌,只剩下一颗脆弱的小心脏,孤零零地在胸腔里扑通扑通地跳。

 

第二天方锐一早就检查好行李退了房,朝远在省城的机场去了,到得早了些,就在候机楼里头的商店闲逛,走两步掏出手机看一眼,走两步再掏出手机看一眼……出门的时候还是满格的电量就这么活生生被他耗掉了9%。

一直到登机了,扣好安全带了,连广播都播完了,他这才终于认命似的关了机,看着屏幕彻底黑了下来,却又松了口气。

出息呢。他听着耳边将要把他送往H市的机械轰鸣声,在心里狠狠地嘲笑自己。

 

后来方锐再看到唐昊,已经是一两年之后的事情了。

嗯,看到。不是见到。

那会儿唐昊剃了个寸头,跑去上选秀节目,抱着个吉他在台上唱《春天里》。方锐摊在自家沙发上哈哈哈哈地笑,直到听见他唱到“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的时候,看见镜头恰巧捕捉到他抬头瞥了一眼,那视线一瞬间仿佛穿透了屏幕。

方锐愣了一样愣。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这时候方锐已经很久没有和唐昊聊过了,只有在朋友圈偶尔能刷到对方的动态——唐昊看着就不像是什么社交软件达人,说是偶尔,大概也就平均每一两个月会发上那么三言两语。头一年方锐还会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借着什么群发祝福什么的捎上一句“最近怎么样”,顺势聊上那么一句两句,到后来他自己都觉得这行径有够无聊兼无意义的,于是也就渐渐放弃了。

歌唱完了,主持人问唐昊,为什么要选这首歌,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啊?

唐昊想了想,说:“我以前认识一个朋友,好像挺喜欢这首歌,不过那时候我唱得不太好。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觉得可以再尝试一下了。”

“哦?”主持人摆出一副很好奇的样子,“那你的这位朋友今天有来到现场吗?还是会坐在电视机前收看我们的节目呢?”

唐昊摇摇头:“没有。他应该不知道吧。”

方锐又愣了愣,不禁掏出手机来看,然而微信的聊天记录却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他和唐昊的上一次对话,已经是大半年前的事情了。他又点开唐昊的头像去看朋友圈,看见最新的一条是两个月前,内容是抱怨N市——他从前工作的地方,也是这档选秀节目的录制地——的天气。

等他再抬头的时候,评委的点评已经结束了。看样子唐昊似乎是成功晋级了,主持人在后台作后续采访,深沉又文艺地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唐昊板着个脸背书似的干巴巴地憋了几句,十有八九就是在按台本背。

方锐觉得好笑,扯了扯嘴角,却发觉实在笑不出来,最后悻悻地关了电视。

窗外是城市的夏夜里,不见繁星的天空。



Fin.

评论(11)
热度(33)
©🐦少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