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隹

而我今天也依然是个高冷的雀宝宝<(`^´)>

[全职高手][唐方]春天里·上

*是个paro

*除个草证明我还活着没爬墙【。

*越忙越作死系列

*为了表明我不是汪□黑给大家都打个码【…



方锐被甩的时候正值春末夏初,江南地区被笼罩在一片朦胧烟雨中,潮湿得好像眼眶里都能积出水来。

在湿润得仿佛只剩下水的空气里深呼吸而后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又在犯鼻炎的鼻子,终于敲下了辞职报告的最后一个字。

这场跳槽其实蓄谋已久,情场失意大概只能算是最后一根稻草。老板不知是不是早已看出他的去意,放人爽快得仁至义尽。离职手续稀里哗啦地走完,距离到新岗位上任还有些日子,方锐干脆顺势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飞机上黄粱一梦,一睁眼就跨越了半个祖国。

我国的大西南向来有“文青”们“寻找爱情”的圣地之称。方锐虽然既非“文青”,对“寻(拔)找(屌)爱(无)情(情)”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但作为一个有点小宅的普通城市小青年,一时想找个山清水秀又还有点人间烟火——至于这个烟火是不是有点过剩了另说——的地方发发呆,选择倒也确实不多。

抵达预定好的民宿安顿下来之后,方锐还是称了一把游客的职,趁着新鲜劲儿四处逛了逛。

也不知是不是美景和新鲜空气真的有那么些作用,反正瞎晃了两天方锐倒是真的心情好了不少。晚饭之后他跑到所谓的古城里头散步消食,看着一排排了无新意的旅游纪念品商店和攒动的人头居然也没觉得太烦闷,逛着逛着发觉这食消过了头,看见路边一家酒吧人不算太多音乐也不太闹,就一头钻进去了。

结果刚刚在服务员小妹复杂的眼神里点了一扎西瓜汁他就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

个屁的音乐不太闹,分明只是因为乐队还没开工罢了……

他郁闷地一拍桌子,小妹眼里的复杂还没褪去,给他这一拍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先生你要点什么?”

他慢悠悠地给自己倒着西瓜汁:“给我根吸管。”

“……”

笑嘻嘻地收下小妹的白眼之后,方锐把吸管往杯子里一戳,咬到吸管口的牙关还没来得及合上就被小舞台上乐队的响动惊了那么一惊。

“一——二——三——四——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

吓得他吸管差点没戳进喉咙里。

去尼玛的步枪和小米。

然而自己点的西瓜汁,跪着也要喝完。

经历了一晚上崔〇的洗礼之后方锐嘴里的吸管已经扭成了难以言喻的形状。都市男青年在酒吧灌了一扎西瓜汁之后捂着胃走出酒吧的场景虽然不及捂膀胱精彩,但也实在是很画美不看。

方锐临走前咬牙切齿地敲着桌面问那个附赠了他一个白眼的小妹:“你们这乐队是常驻的吗?”

万万没想到,一提到乐队小妹的态度居然一下子180°大转弯,朝着他的那笑脸简直堪称和蔼:“是啊,除了周一每晚都唱哒。”

“听着挺厉害的啊,平常都唱些什么?全是崔〇?”

“不是啊,”小妹脑残粉mode开启,满脸自豪,“昊哥可厉害,除了那谁……头条那谁来着?汪□?其他的就没见谁点的歌他不会的。”

方锐故作惊讶状:“不唱汪□?为什么?”

小妹切换出一脸义愤填膺:“昊哥说他太矫情,不喜欢。”

目的达成,随便又扯了两句方锐就赶紧撤了——再不走真的要变成捂膀胱了。

 

第二天晚上摊开第一张点歌条唐昊就觉得今天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

《北京北京》。多经典的歌。迷失于繁华都市跑到旅游景点来寻找生命大和谐的青年们最爱的单曲,堪称每个旅游景区里的酒吧乐队必备金曲之一。

简直坑爸爸。

随手把那张纸揉巴揉巴丢到谱架下头,他全作没看到似的翻了翻谱子,闭眼拨了两下弦,自说自话地唱起了《从头再来》。

方锐坐在下头晃着手里小瓶装的啤酒,把他的动作悉数收到眼底——虽然没看见纸条上写的什么,人精如他看看唐昊的表情也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心想你确实是挺唯我独在的。

他想了想,从桌边撕了张便条纸,唰唰写了个歌名,夹了张十块钱的钞票,趁着一曲终了,叫小妹开瓶啤酒一块送上台。

于是唐昊更加肯定了出门没看黄历的想法。

然而夹了银子连着酒水一道送上来的歌确实不好不唱,他也就只好不情不愿地拨拉两下琴弦开口不情不愿地唱,越唱越觉得不爽,唱到后头干脆打开了嗓子干干瘪瘪地瞎吼:“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某年某月两位辛勤的农民工伯伯莫名把这首歌唱红唱上了春晚,自此它就成为了无数屌丝心目中的精神家园。

这也确实无怪乎唐昊这种自诩有理想有追求的小愤青不喜欢。

原本挺沧桑挺感慨的一首歌,被他这么一嚎,硬生生嚎出了几分十八廿二初生牛犊的气派来,不知天高地厚地轻狂着,倒像是一种少年人独有的意气风发。

……这混搭起来居然还挺可爱的。

方锐不无得意地在心中如是评价。

如果他的一干损友在场,想来必定会开足火力吐槽他这奇葩审美,然而可惜此番他们都抽不出空闲同行,只好留方锐一人孤芳自赏,把心底里的掌声送给自己,再把手心里的掌声送给可爱的歌手先生。

唱完之后唐昊瞪大了他的火眼金睛扫描仪似的把店里的客人都扫视了一遍,看见角落里有个人独自占着一桌,笑嘻嘻地看着他,鼓掌鼓得格外欢实,心里断定这歌十有八九就是这人点的,瞧他这模样,看来还觉得那十块钱加一瓶啤酒挺物有所值。

这就满意上了,想来多半是双耳俱盲,人傻钱多。

简言之好听点叫附庸风雅,直白点叫暴发户装逼。

唐昊撇撇嘴瞪了他一眼,咕咚咕咚灌了两口啤酒,示威似的朝他扬了扬瓶子,又翻了两页谱子,换了首歌唱了起来。

后来听方锐口述了此事来龙去脉的友人吴先生和周先生,异口同声地对这两个人的行径给出了相当一致的评价:幼稚。



TBC.


……周先生是,周光义【。

所以为什么我总是在脑补昊昊唱歌,而且一直以来把他的声音脑得特别好听……【沉思

评论(8)
热度(47)
©🐦少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