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唐方林]趁着七月来嘴炮个鬼故事

*无聊来嘴炮个之前的脑洞,趁着七月还没过【。

*唐方林顺序随意。第一次大三角想想还有点小兴奋呢!

*你们猜猜恐不恐怖?



大家好我是林&方的前半截。

方锐大大是个各种意义上的普通青年。家世普通,读书的时候成绩普通,毕业之后工作和收入也很普通。

除了有一点点通灵体质以外。

不过他很幸运,从小到大也没遇见过什么特别穷凶恶极的恶鬼,也没碰上过什么特别凶险的事儿——毕竟坏人是少数,坏鬼也是。

也不知是真的运气好,还是他妈给他挂的一个,说是他们方家家传的护身玉佩,真的那么灵验。

作为一个普通公司小职员,他当然租不起太贵的房子。原来的房子合约到期,房东表示要涨房租,他想了想觉得太贵,就重新找了套。

那屋子位置相当不错,交通方便,朝向啊格局啊装修啊也都挺好,家具也齐,价钱更是便宜,就是楼龄高了点,听说这一片提过几次要拆了重建,不知为什么都没拆成。

方锐就问房东啦,这房子不错啊为啥这么便宜啊?

房东缩:前面几个房客住了没几天就缩闹鬼啊,都怕怕的,就搬走了,都租不满一年的。传着传着这房子慢慢就租不粗去了呀。

方锐就问他:那你不找人来驱驱鬼什么的?

房东说找了呀也没驱出什么来呀。

方锐心想这房东也是心蛮大的。不过没驱出来照理说是不是就说明至少这鬼没什么恶意来着?这么好又这么便宜的房子毕竟不好找哇。

于是他就心很大地住进去了。

没过几天他半夜醒了起来找水喝,一打开房间门发现这屋子还真闹鬼。客厅沙发上大咧咧坐了个人,穿得正儿八经,还架副眼镜儿,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午夜电视台没什么好播的,选了不知哪版的聊斋,屏幕上披着画皮的女鬼沾着一身的血袅袅娜娜地走了,镜头一转就是一具惨烈的尸体,发现尸体的人吓得屁滚尿流地大叫。

于是这人还好心地调了静音。

方锐站在房间门口眨了眨眼平复了一下心情,走上去问:Hi,你是鬼吗?

那人愣了一下,推了推眼镜抬头看他:是啊。

方锐说:那你会跟电视演的那样剖了我吗?

那鬼摇摇头说不会。

于是方锐就安心喝了杯水回房间接着睡了,关门前还不忘交代一声看完电视记得关电费很贵的。

第二天起来发现那鬼还真关了电视,遥控器都摆回了原位。

开电视看看发现还静音着停留在昨晚放电视剧那个频道。不是做梦。

结果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方锐一打开卧室的门发现那鬼就坐在他床上,见他进来跟他招招手:诶既然你看得见我我们聊聊天呗。

方锐无语,坐下跟他聊天。

那鬼就说,他叫林敬言,已经死好久啦,久到都忘记自己是因为什么事儿死的啦,等他发觉自己死了的时候人——哦不是,魂,就在这啦。这大概是生前一个什么很重要的人的家吧反正他不记得了。刚到这儿的时候他都没发觉自己这是死了,直到后来有人来了把他当空气,他这才发觉原来自己就剩个魂儿了。

方锐记着以前在哪里听说过遇见鬼了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事情,于是干脆就一言不发地听他说。林敬言大概是好久没遇上一个能说说话的了,也不在意,就自个儿在那边讲,把自己还记得的生前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最后他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总觉着你眼熟,是不是我活着的时候就见过你。

结果回头一看方锐已经抱着个枕头睡着了。

林敬言摇摇头觉得自己也是脑抽了,这小伙子也就二十来岁,自己死的时候他都还没出生呢。


一觉睡醒方锐也觉得挺郁闷。合着这还是个地缚灵呢。赶不走他就只能自己走了,自己又不是专业人士没受过正规培训肯定打不过他。

再想想他虽然能看见鬼,但是以前也没有哪个鬼还能跑过来跟他聊天的呀。

所以那护身符果然是假货吧!方锐大大摔枕头。

林敬言见他愁眉苦脸的,心里也猜到他想什么,就跟他说,别怕我不害你,不用搬。

方锐说你这会儿说得好听,回头反悔了怎么办。

林敬言说跑出来那是太久没人给我烧烧纸钱,没钱花了只好出来提醒你们一下。我又跑不出这屋子,没办法呀。

方锐一拍大腿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于是回头下班就去买了堆元宝蜡烛回家,一人一鬼面对面地蹲着烧。

然而烧完了他发现林敬言还在这里。

方锐怒:说好的有钱了就回去呢!

林敬言说:太少啦这点还完债就没了,我平常还要日用呢。

方锐没办法,第二天又给他烧。

结果烧完他还是不走。

方锐没脾气了:林大大说吧你要怎么地,劫财劫色要杀要剐给个准话。

林敬言忽然表情特别严肃地问他:你叫什么?是不是叫方锐?

方锐大惊,回想了一下自己没告诉过他呀!就跟他太极:你猜呀。

林敬言嘀咕:唔那就是了。

方锐一哆嗦,问他:按一般剧情是不是今晚我就要死了。

林敬言摘了眼镜盯着他正儿八经地说:不是,看你这样估计也不怎么好吃。我就是看你眼熟。你让我多看看说不定我就想起以前的事儿了呢?

方锐说:得你别这么盯着我我瘆得慌。想起了怎么地?想不起又怎样?你这忘光了不也还好好的?

林敬言:想起来了我可能就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啦,要是执念了却了我应该就能去投胎啦。

方锐问那我这算不算功德圆满。

林敬言笑眯眯地点点头。

方锐投降。被看两眼又不掉肉,爱看看吧。


于是他们就这样过起了日子。

林敬言只能碰屋里原本有的东西,后来房东添置的、方锐带进来的以及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他统统是碰不着的。好在他翻出来这屋里原本的磨刀石(放在厨房角落里房东接手后没发现没清理掉的),平常要开开灯开开电视啥的可以拿磨刀石戳(……),白天没事做睡睡觉看看电视啥的打发打发时间,晚上就找个地方飘着盯着方锐看,或者跟他聊聊天。

方锐连名字都被喊出来了干脆也就破罐子破摔,干脆拿林敬言当个死宅室友,反正平常生活互不干涉,也无所谓。就是每个月发工资了得记得去卖点纸钱,不然穷了林大大会跑出来闹腾——当然他顶多也就托个梦啦鬼压床啦打翻水杯啦之类的,血书会弄坏墙壁还得赔钱,不干。有时候方锐加工资了发奖金了发加班费过节费了,心情好了心情不好了天气好了天气不好了,反正哪天心血来潮,还会带点什么水果烧腊之类的给他供上,一人一鬼一起改善生活。

简直堪称和睦友爱。

到夏末的时候有天附近整片住宅区都停电了,方锐那会儿刚吃完饭躺在沙发上戳手机,愣了一下,躺下接着戳,戳戳戳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把一天下来已经剩余不多的电量都戳完了。

于是他瞪着天花板喊,林敬言我好无聊啊。

林敬言飘在半空中倒吊着回答他:哦那我给你讲个鬼故事吧。

方锐:……

反正后来他们就聊起了天,聊着聊着方锐就打起了瞌睡。

大半夜供电终于恢复了。方锐本身就睡得不沉,被灯光一刺就醒了,结果一睁眼就看见林敬言坐在沙发旁边的地上,两臂搭着沙发的边缘,脑袋枕在上面,怔怔地看着他。

林敬言说:方锐,我以前是不是真的见过你,曾经也像现在这样在你旁边看着你睡觉,等着你醒。

方锐有点怂,讪讪地笑了笑:这什么,新式诈骗手段吗?

林敬言没动,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眼底还有点茫然:鬼说谎要被拉去拔舌头的。我说真的。可能我活着的时候就认识你……上辈子的你,说不定还……

放眼望去窗外是万家灯火。距离太近气氛太好,话没说完,他直接凑上去吻方锐,蜻蜓点水。

方锐直接当机了十秒,回过神来低声嘟囔了句:靠,还人鬼情未了上了。然后就揪着人的领子亲了回去。

直到鬼都被他扒光了才反应过来:咦我怎么碰得到你?

林敬言:今天七月半。

总之他们愉快地度过了一个惊悚又浪漫的夜晚(……)。

完事儿之后林敬言瞅着他脖子上那玉佩,觉得有点眼熟,问他哪来的。方锐说不知道哇小时候爹妈给的。林敬言听了没说话,神色却是就差没在额头上写个“愿闻其详”。

方锐有点儿纳闷,不过林敬言难得那么八卦,想想管他是人是鬼都到这地步了,要还把自己那没什么爆点的人生守口如瓶好像也没啥意思,就搜肠刮肚回忆了半天,说是好多年前叔公还是谁留下来的,自己没孩子就给了侄子也就是方锐他爹,就这么传下来了。那叔公好像还很年轻就出国了再也没回来过,一辈子再没怎么和家里联系过,听说也一直没结婚孤独终老。

这是一个很老梗的故事你们懂的,说到这里你们大概也都能脑补出这叔公咋回事了我就不缩了因为我也没有仔细脑什么细节。【ntm

老林听完整个鬼都有点懵,生前的事情想起了七七八八,虽说信息量不算很大然而冲击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方锐晃晃他问他怎么了,他这才回过神,往人身上一揽被子一裹说睡觉睡觉,就真的合了眼。

方锐见状也没法再问下去,但是一肚子的疑惑加之先前睡了一觉这会儿又早过了平常睡觉的时间,于是想睡也睡不着了,就躺在那儿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多少猜到了一点,想问又不知道怎么问,也不太敢问。

万一不小心一问个什么有的没的林敬言就真投胎去了呢是吧。

于是你不说我不问的日子就这么过了下去。

反正一点点未知也无伤大雅不是?



大家好我是在某个不愿透露物种的鱼的强烈要求下让昊昊出场了的后半截。

昊昊是个道士世家的传人(……)。

道士也要讲计划生育的,所以他这一支这代就他单传,培养过程中集中了庞大的人力物力balabal……一言蔽之他很屌。

有天他路过一片老居民区闻到里面有鬼气!就跑过去一栋栋楼缩小范围,走到某栋楼下的时候刚好看见方锐在开楼下铁门。

于是他走上去缩:先生我看你印堂发黑鬼气缠身,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方锐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现在江湖骗子都要用颜值来刷信任度了吗,小兄弟不容易啊。

唐昊:……

方锐见他愣了也有点于心不忍,就跟他说:我挺好的我家也挺好的以后有需要再联系你啊。说完就进门了。

唐昊一个箭步拉住门跟了进去,一言不发地跟着人上楼。

唐昊小盆友此时心里是正义感爆棚的,他觉得路见不平就得一声吼哇不然这人被鬼搞死了都不知道,瞧他这毫无防备的样子一定是因为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方锐被尾随了浑身不自在,快走到家门前的时候终于受不了了回头跟唐昊吵了起来。

结果屋里林敬言听到外面有争执的声音。这屋子木门换过铁门没换,林敬言就拎着他的磨刀石艰难地弄开了木门,正准备开铁门看看究竟怎么回事顺便吓唬吓唬敢和他家方锐大大吵架的登徒子(?)。

于是唐昊就看见一个拎着块砖的鬼站在方锐家门口探头探脑。

你看你家果然有鬼!还拎着块砖!是想害人了吧!

方锐&林敬言:……

林敬言:这谁?

方锐:……你俩都进屋都进屋。说来话长。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三个人终于解释清楚怎么回事了。唐昊还是执意要驱了这个鬼。

林敬言把方锐赶回房间,跟唐昊谈了下鬼生。

他缩他生前就是想和这人白头到老结果惨烈地BE了,所以这才被困在这里。等这个未了的心愿完成了,他也就跟着解脱了。

唐昊觉得虽然有点重口但又被感动了一下,觉得妈妈我这和说好的正义使者不一样啊,心里很是纠结。

老林见有戏,跟他缩:你看我等了那么久就为了那么些日子,肯定不会害他的是不是。不信你一直看着,我要对他有什么不利你就灭了我。

唐昊想想觉得也是蛮可怜的,就同意了。

然后他一回头就跑来跟方锐平摊房租水电住进来了。

有人分摊方锐当然很嗨森然而这叫个什么事儿呢?所以一开始对唐昊这个不解风情的愣头青还是挺烦的。

然而唐昊小盆友真的是十分尽职尽责,认准了就一定要等到他俩善终,还说以后要给林敬言超度啥啥啥,冲是冲了点心还是好的。

于是他们慢慢也就这么安定下来,日子该咋过咋过。

纯柏拉图还是挺虐的,加上牵扯到以前那么些沟沟坎坎,两个又都是容易想多的,少不了有那么些磕磕绊绊。于是唐昊也少不得这个摸摸头那个顺顺毛调解一下刷刷好感度,看着这俩折腾心里也越来越觉得又捉急又心疼。

林敬言发现了,有次装作无意间提起,就跟他缩,唉果然人跟鬼不是正途啊。我看你对他挺上心的他其实也不讨厌你,干脆我就在这随便混混日子你带他搬走了呗。

唐昊不同意,他早就认定要刷到HE的绝对不肯半途而废呀!于是就又和他谈起了人生鬼生。

方锐刚好下班回来,在门外听到一半没听一半的,气急了冲进去把包一摔,吼:林敬言你这几个意思!唐昊你丫一直就想着捉鬼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啊好狗血。

反正后来把人哄好了把话说开了就大三角HE了。【靠

想吃纯甜食的话可以在这里打住了。


再后来方锐唐昊老啦,林敬言本来以为自己会一直保持着死的时候的样子,结果没想到居然有天也开始脸上长褶子鬓角冒白发了。

想了想,也对,最初想要的是,白头到老呀。

又过了些年头。这片房子太老了终于还是要拆了,唐昊想了个办法把林敬言也带走,三个人就搬了。

后来方锐去世,唐昊依约把林敬言也给超度了,然后一个人在他们后来的房子里又住了几年,最后也去了。

就完啦。


终于完啦!

累死我啦!!

……妈的算了下字数居然快5k了。为什么嘴炮个脑洞都这么长!!!

大家下期再见(?)!!!!!


热度: 36 评论: 7
评论(7)
热度(36)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