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唐方]好奇害死猫·3

*猫化梗

*都是用零零碎碎的时间在写,结果写出来也零零碎碎的。

*不定期更

*怎么越写越长了!要快点写完!!!【。



方锐就这样在唐昊家住了下来。

常年流浪在外的方锐自然没什么机会长赘肉,缩小了几号之后直接表现为细胳膊瘦腿儿,加上作为一只混血挪威,一身标准的长毛一盖,视觉效果直逼营养不良。

唐昊为此很是劳心费神了一番,光是猫粮就换了好几种,然而方锐对此不太买账——毕竟几百年前哪来的猫粮啊,当然吃不惯了,更何况这玩意方便归方便营养归营养,但哪有新鲜的食物来得好吃? 于是后来唐昊迫于无奈,只好放弃猫粮,每天做饭喂他,还得变着花样来,以求营养均衡。

——也好在他原本就每天在家自己做饭。

方锐倒是乐得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即便是一天两顿,中间都得饿着,他也宁可吃饭不肯碰猫粮。

唐昊见了提着他后颈把他拎起来,皱褶眉头瞪他:“这么挑食小心我把你扔出去。”

方锐也瞪着他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回去,抖了抖耳朵,奶声奶气地朝着他叫:“嗷呜——”

唐昊看着他双眼湿漉漉的,跟要哭了似的,叫的那一声尾音还打了个拐,委屈得不行,当即心头一软,把他放了下来,想想又觉得这么轻易放过他有点拉不下脸,蹲下来轻轻弹了弹他的脑门,绷着个脸,语气却显得有点色厉内荏:“好好吃饭知道吗!”

“喵~”小猫眯着眼睛凑过去在他脚边打转,尾巴圈在他脚踝上一扫一扫,挠得他痒痒,又扒上他的膝盖朝他叫。

他没辙,只好摸摸小猫的脑袋,起身该干嘛干嘛去了。

方锐见他走了,在他身后挠了挠耳朵,又叫了一声,心里嘚瑟:看小爷我魅力无边,卖个萌一切摆平。年轻人,图样图森破呀。


唐昊对这个被他捡回来的小家伙还是挺满意的。看样子是两个来三个月的大小,瘦瘦小小的,一身灰色的长毛已经初见规模,额前到脸颊、前胸到肚皮和四爪都是白色的,不知混挪威的血统里混了什么种的血,脸要扁一点,毛也更柔软一些。除了长得挺讨喜,性子也不算太顽皮,不会乱抓乱挠,砂盆一教就会用,逗起来还挺爱玩的,但平常不怎么会叫闹,有时想起来了就跟着他满屋子进进出出,或是要凑到他身边挨着他睡,但更多时候只是在他早晚进出门和在家经过它身边的时候朝他叫几声,蹭蹭他的脚。

除了挑食之外,一切都好。唐昊看着眼前睡成一滩毛的小家伙。

——挑就挑吧,反正自己也是每天要开伙做饭的。这么小就没了亲娘照顾,也是可怜。



不过半个月后唐昊的心情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嗯,一点。

随着天气一天天热起来,唐昊开始每天洗冷水澡。

每次洗完澡小猫都特别亲他,蹭着叫着要抱。头一两天他觉得有点莫名,但仔细想了想,也就猜到大概是自己洗完冷水之后身上凉——猫也怕热嘛,比人还要怕。

又过了几天,也不知是不是哪号台风在酝酿,温度高不说,还成天都闷闷的,唐昊终于受不了了,洗完澡在家打了个赤膊。

于是这天晚上小猫好像格外激动,进进出出,做什么都要跟着,一路嗷嗷地叫。


这一刻唐昊同志还是比较茫然的,没有在“赤膊”和“兴奋的猫”之间产生什么直接的联想。让我们切换一下视角,看看我们的老妖怪方锐大大。

作为一个弯了几百年的基“老”,方锐大大表示他整只猫都有点不太好。

唐昊这个跆拳道教练不是白做的,天天晨跑也不是白跑的,手长腿长,胸肌腹肌肱二头肌……总之该有的都有,轮廓不算太深,线条流畅看起来反倒更赏心悦目。

虽然用“秀色可餐”这个词不太对,不过方锐大大表示就着多吃一盆猫饭不在话下。……No猫粮!No!

当晚成功钻进了唐昊被窝的方锐计由心生,并且再次决定说干就干,将传说中猫的各种习(怪)性(癖)贯彻到底。

比方说,钻进浴室蹲主人洗澡。

——就算吃不到,充分发挥一下身份优势,多看几眼多蹭几下吃点豆腐也是可以的嘛。



唐昊的工作决定了他一般不会有周末可过,最近学生们陆续开始放暑假,来上课的人也多了起来,于是他更是逐渐开始忙碌起来。这周他好不容易排到一天休息,便如平常一样早起晨跑,吃过早餐之后开始收拾打扫。

其实这几天他都过得有点莫名,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戳到了家里猫崽的隐藏开关,开启了什么奇怪的模式,让那小家伙越发地粘他,下午蹲在门口等他回家,晚上跟着他进进出出,从回家做饭一直跟到关灯睡觉。虽然之前它也有过那么一两天特别粘人,但现在不仅天天都这样,而且厨房被窝不说,连厕所都不放过,洗澡刷牙照跟不误,还不时蹭蹭他的腿,在他脚边打转,尾巴圈在他小腿上,亲昵得很。

就连这天打扫的时候,小猫都不惧来回游走的拖把扫把,似乎还好奇得很,追着扑来扑去。


方锐尽职尽责地装了半天过动症儿童之后唐昊终于打扫完毕,冲了个澡洗掉了一身的汗,往沙发上一躺,盯着天花板不知想什么想得出神。

哦,赤膊again。热嘛。

方锐蹲在地上嗷嗷叫了几声,见他没有搭理自己的打算,就看准了角度,一蹦蹦上沙发,爬到人身上又叫了几声。

唐昊依旧不理他。

方锐蹲在他肚皮上偷偷瞟他,见他神游到了不知哪个星系,就在他腹肌上踩奶似的揉了几下,见他还是没反应,干脆窝到人胸口,趴在那儿装模作样地埋头理自己胸前的一圈长毛,舔着舔着就舔到人身上去了。

唐昊被带刺的舌头舔得一个激灵,差点下意识地翻身把猫甩出去。

方锐见他身子抖了抖,没停下,反倒更来劲了,一直从颈边舔到下巴,舔完又心满意足地在人身上蹭。

这回唐昊终于忍无可忍,提着他的后颈把他拎起来:“卧槽你干嘛?”

骤然四脚腾空,方锐不自在扭了扭。离了皮肤的温度,他这才无语地发觉自己浑身都有点发烫。

“喵——”连叫声都有点哑,因为身体的重量都依靠着后颈那一小块皮肤支撑而带了点颤抖,尾音不自觉地朝上拐。

“我靠。”唐昊坐起来,把他放在身前的茶几上,皱着眉头盯着他,“有空得带去做绝育了。”



TBC.


【看见我的头像了吗!是猫屁股!【。

热度: 46 评论: 21
评论(21)
热度(46)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