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策锐策]Grey Dawn·14-16

*无差互攻

*非原作向

*终于接回了开头的时间线【…

*说完日更就断,flag【。心情不美丽写东西也柴柴的=^=

*这三节真是峰回路转跌宕起伏。为什么要放在一起更,我有病【。


01-02 03-04 05-06 07-09 10-11 12-13



[14.]

当方锐用印象中的一副眉眼填满了本子最后一页仅余的角落时,日子已经走到了六月。毕业季的离别暂时还与他们无关,眼下这个骄阳似火的时节里,他们面前暂时还只有即将到来的期末和每天嗡嗡运转的空调。

几十页的本子说厚不厚说薄不薄,画满竟费了这么些时日,却也竟只费了这么些时日。有些东西埋得久了,就会静静地生根发芽,破土而出。

吴羽策第三次察觉到方锐在干瞪着他发呆的时候,终于按捺不住发出了疑问。

彼时他正侧坐在沙发上,难得悠闲地从身后方锐的书堆里拎起最上面的外文杂志正翻着,而方锐盘腿坐在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视线指向了他,焦点却不知道落在了哪个次元。

他倒是不知道,方锐此刻心里的念头确实与他有关。

他正出神地想着,那个藏满了秘密的本子就掩藏在那堆书里,正被秘密的主角倚靠在背后,隔着夏日单薄的衣物和那人温热的皮肤,紧紧地挨在那人搏动的血脉旁边。

“怎么?我脸上沾了东西吗?”吴羽策问。

方锐被从自己的白日妄想里惊醒,揉了揉额角定了定神,“没什么。”

吴羽策自然不信,皱了眉望向他。

“你……”方锐被他盯得受不了,却又无从开口。

“我怎么了?”

方锐听见了,却不回答他,习惯性地虚握着拳头咬着自己的指节,沉默了半晌也不知是放空还是沉吟,最后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枚硬币,轻轻向上一抛,然后任由它落向地面。只瞥了一眼落地的硬币,他便深深地吸了口气,起身爬上吴羽策坐着的那张沙发,一手撑在他身侧,一手越过他,在一道道书脊上点过,最后抽出了那本本子,递给了他。

吴羽策看见它,心下便已了然,却不动声色——倒也不好说这不动声色的表象下,究竟有没有那么几分不知所措。见方锐捏着本子的手指用力得指甲都泛白,他一言不发地接过来,很快地找到了上次翻到的地方,然后一页一页往后仔细地翻看起来。

方锐见他熟悉地翻找,心头咯噔了一下,可吴羽策不开口,只安安静静地低头看画,他便不敢动也不敢出声,只觉得一分一秒都漫长难挨。

直到吴羽策不紧不慢地看完了最后一页,然后合上了本子抬眼看他,他才颤巍巍地开了口。

 “吴羽策。”

 “嗯。”

应答的人语气平缓,神色如常,看不出任何端倪。方锐咬了咬嘴唇,橫下了心,闭着眼凑上去,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吻了吻,便退开来等候审判,低下了头,却连眼睛都没敢睁开。

然而等了许久,想象中的任何一种回应却都没有到来。

方锐终于还是不禁睁开眼,抬头望向身前近在咫尺的人,却见他几不可闻地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略略地仰起了头,双唇也微微地张开。

是邀吻的姿态。

他怔住了好一会儿,才一手捧上他的脸颊,小心翼翼地重又吻了上去,心跳的频率却是再也遏制不住,在胸膛里欣喜地雀跃起来。

 

 

[15.]

三年后,方锐保研,吴羽策结束实习,就在方锐开始了悠长暑假的时候,他也正式开始了每日朝九晚五的生活。公司与大学城之间的直线穿过了城市版图的大半,那头有了宿舍,他也就不再两边跑了。

一开始方锐还会兴致勃勃地约他周末一起出门,然而有一回他在地铁上和方锐聊着聊着,竟然挨在他身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自那以后,方锐依然时常给他微信轰炸,却不再怎么提起要一起出去的事情了。

每天忙碌着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待到吴羽策久违地接到方锐电话的时候,他才猛然发觉,虽然活在同一座城市里,他们却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过面了。

本来他刚洗完澡擦干了头发,正懒懒地摊在宿舍窄窄的床上犯困。看见来电人的名字,他心念一动,起来翻出了耳机插上,这才接了电话,一边应着话,一边点开了浏览器打算查查周末电影院的排期。

可这头网页还没刷出来,他就听见那头的方锐郑重其事地说:“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他听见这方锐身上少见的语气,不由得放下了手机抬起了头,然而人不在他面前,视线也就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我今天收到Offer了。”

“什么?”

“Offer,意大利。之前老师推荐我去试试,我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就没跟你说。”

“……”吴羽策听着这一鼓作气的流利解释,暗想不知他是在心里打过多少遍腹稿才开的口,顿了好一会儿才答上了话,“去吧,挺好的。”

“我……这个月底就走了。”

“好。”

“你来送我吗?”

“不去了,还要上班。”

“哦,你……没事,你忙。早点睡吧,晚安。”

“嗯,晚安。”

方锐似乎欲言又止,而吴羽策却不想去猜他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什么。挂了电话之后,他怔怔地盯着手机的屏幕,直到它暗了下去,才又解了锁,关机塞到了枕头底下。

然后他起身关了灯,隔着一个枕头枕在手机之上,就像平常那样睡了过去。

 

 

[16.]

“老头子没了,今天早上的事。”

方锐就只说了那么一句话,然后一直靠在吴羽策身上不肯抬头。吴羽策拿他没办法,抬手环住,在他背后一下一下轻轻地拍,直到方锐忽然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冬天的衣物厚,隔着那么几层衣物,方锐使再大的力气也疼不到哪去,但吴羽策还是被他吓了一跳,没忍住爆了句粗:“艹,你干嘛呢?”

方锐抬起头来,二话不说就转移了阵地往他嘴上啃,手也不老实地往他裤腰上扒,是个什么意味再明显不过。

这倒好,真跟炮友似的了,见面就搞。吴羽策心里头犯嘀咕,嘴上却也跟着啃了回去。谁知这会儿那头的动作却又忽然温柔了起来,邀请似的一下一下轻轻勾他的舌尖,吻得他自暴自弃地顺着他的意思就倒在沙发上,任他磨磨蹭蹭地把两人的衣服都剥了个光,往他身上这里摸摸那里啃啃。

然而他的耐性终于在方锐的吮吻从膝盖内侧一路蔓延到大腿根时消磨殆尽。

“要做能不能干脆点儿,都硬那么久了你不难受啊?”

方锐这下倒是干脆得很,坐起来牵着他的手就去摸自己后边,另一只手还撑在他肩上,压着他不让动。吴羽策看着他那副想笑又笑不出来的表情,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最后方锐累得趴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不想动,下面却还一下一下地吸他。两人以前都不怎么用这个体位,方锐不得要领地折腾了半天,这会儿两人都还没出来,吴羽策拍拍他后背让他松手,换了正常位,转眼又被方锐伸手搂了个结实。

这下吴羽策也没什么心思和他磨蹭了,每回进去都朝他敏感点上顶,手也伸到两人之间替他撸,没一会儿就帮他弄了出来,就着他高潮又插了几下,然后退身自己打了出来。

撑起身子时他才看见方锐呆呆地躺在那里,肚子上积着粘粘的一滩,先前只是眼里有血丝,这时候眼角也泛了红,眼神空茫茫的,像是什么都看不见一样没有焦点。

吴羽策见他这副模样,叹了口气,把他折腾去洗了个澡又挪到卧室,眼看着他闭了眼,呼吸也平稳了起来,这才进了浴室。没想到等他从里头出来,方锐竟然又醒了,不知什么时候从他的衣服口袋里翻出了烟和火机,坐在床头闷声地猛抽。

见他进来,方锐掐掉了那支抽了大半的烟,吴羽策摸索着坐到了他床尾,花了好一会儿才适应卧室里的黑暗,然后便看见他定定地望着他,眼里空空荡荡,声音低沉嘶哑。

“策啊,你说人为什么会死呢?”



TBC.

热度: 37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37)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