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策锐策]Grey Dawn·07-09

*改了个名儿

*无差互攻

*非原作向

*大波都市家庭伦理剧来袭,注意闪避【狗血得我都想坑了


01-02 03-04 05-06



[07.] 

似乎进食中的人精神往往都比较放松,总之头一回坐一桌吃饭的两个人也少见地,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了起来。

 “你这样天天昼夜颠倒,教授居然还没把你的出勤分扣光?”

“这不期末了吗,我们创作课随便翘的,很多人都自己找地方画作业去了。”

 “你这样你家里人和女朋友都不管你?”

“……”听见这句话的方锐噎了一下,“我家不管,我没女朋友。”

吴羽策从面前的叉烧里抬了抬眼瞧他,一个“哦”字千回百转意味深长。方锐无语,本想喊他常来搭个伴儿吃饭,这下子似乎也不太好说出口了。倒是吴羽策自己,在又见证了方锐两天依赖速冻食品过活的日子之后,自觉地开始了每天下课带外卖的生活。

——当然,饭钱报销,两人份。别人陪太子读书,他陪太子吃饭。 

不过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他性子独,说话又直,虽然成绩不错,但平常除了同寝室的几个之外,和班里的同学来往并不多,而同寝室的那几个哥们儿又是天天下课就窝在宿舍三连坐撸啊撸的战友,和他实在没什么共同话题,唯有到方锐这里,反倒还有个人说说话。 

于是日子也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了。

 

作业完成的那天,方锐也一如平常地奋斗到了清晨。本来总念叨着完工之后要好好睡一觉,到了真正画完最后一笔时,他反倒没什么睡意。

这些日子里他也摸清了吴羽策的课表,这天他该是一早就有课的。看了看时间,估摸着他也快该起床了,方锐盘算盘算,套了件外套便出了门。

冬日的天亮得晚,方锐到了吴羽策宿舍楼下时,天色还是灰蒙蒙的。清晨的温度比想象中的还要低,冷得他直搓手顿足。

吴羽策下楼的时候见他这副模样,登时就皱了眉,一言不发地领着人往前走,却也不说要去哪儿。

方锐平时宅习惯了,大学城虽大,但他从来教室公寓两点一线,顶多偶尔光顾生活区的超市和小馆子,连活动中心啊大礼堂大体育场啊之类的地方都没怎么去过,更别说其他学校的校区了。此时他就这么静静地跟在吴羽策后头,也不嫌无趣,一路上笑意止都止不住,还不时地四处张望。

吴羽策直把他领到了食堂,找了个座位让他坐下,转头到窗口排队打饭去了。等他端着餐盘回来,看见方锐还搓着手哈着气,没好气地往他面前推过去一碗热粥:“大少爷你多大的人了,出门不知道多穿件衣服。”

方锐拎起一次性的塑料勺往碗里搅了搅:“我不是大少爷啊。”

吴羽策又皱了皱眉头,一时没搭话,本以为要冷场,却听见对面的人又出了声:“你们食堂的粥熬得比我们好吃诶。”

话题一岔开,再要追问就显得刻意,于是他也就由着方锐从食堂的粥扯到了他刚画完的作业。

 

吃完早餐出了食堂,他们才发现外头竟然下起了雪,下得不大,却很密,几乎落到地上就化了。

两人都没带伞,正发愁,恰好吴羽策碰上了一个顺路的同学,可以把他捎到教学楼去。可方锐要回去,和他们不同路,吴羽策让他在这儿等等,待雪停了再走,他却摆摆手表示没事,接着便裹紧了外套冲进了雪里。

走出几步之后吴羽策还是禁不住回了回头,却看见方锐举着手机似乎在打电话,脚步也慢了下来,全然不顾肩头已经被雪水打湿了。

大约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方锐回头朝他招了招手,笑意却似乎有点勉强,裹着外套戴着兜帽略微缩着肩膀的身影,在扑簌扑簌落着的小雪里,竟显得有几分落魄。

 

 

[08.]

到了下午吴羽策下课的时候,雪早就停了,太阳却一整天都没露面,地上的雪水也还没干透,室外似乎比早晨还要冷上几分。

回到宿舍放下了东西,他习惯性地就收拾了两门打算晚上复习的课的书和笔记出了门,路上走到一半了,这才想起早上方锐说作业已经画完了,那他应该也不用去了。

发了两条微信过去方锐都没回,吴羽策想了想,觉得他早上那样子不大对劲,决定还是去看看。况且方锐那儿安静,环境比他宿舍和自习室都好,赖在那儿复习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要是方锐赶人那再说。

像平常一样,他找了个店打包了两份外卖,提着就往方锐的公寓去了。然而当他摁响了楼下大门外的对讲时,方锐的反应却不太平常。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方锐吼了一句“都说了我不回去”,接着就把对讲给挂了。

吴羽策被他给嚎得一头雾水,只好又摁了一边,这回终于赶在方锐前头开了口:“是我,开门。”

“……抱歉,我刚以为是电话。”

这是得睡得多迷糊了才能搞错,吴羽策腹诽着,走进了应声而开的大门上了楼。

方锐家的门虚掩着,吴羽策也就熟门熟路地进去换了鞋,见他躺在沙发上不说话,以为是刚起床还没醒过神来,便也不说话,径自进厨房去热饭菜。

然而直到他连碗筷都摆上了桌,方锐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他走过去,这才发现方锐躺着又合了眼,正要叫,却看见他眉头紧锁着,脸色也不太对,嘴唇发白,脸颊却泛红。

伸手摸了摸方锐的额头,他终于算是明白方锐怎么会搞错电话和对讲了——这迷糊不是睡的,分明是发烧给烧的。

饭是吃不成了,吴羽策翻出一个小锅,将米饭扒出小半碗,拿勺子碾碎了些,倒锅里加水,开了小火滚着,这才把人半扶半抱地弄进了卧室。

在客厅解决了自己的晚餐,吴羽策往那锅烂饭粥里头撒了一小撮盐,把方锐从被窝里挖出来看着他吃了,又将他身上汗湿的衣服换下来,探了探他的体温,想了想还是给宿舍的人去了条信息,说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忙前忙后地安顿方锐吃药睡下,吴羽策看着他睡得不甚安稳的模样,庆幸今天好歹还是决定过来看看。见方锐睡着了,他起身关了灯,打算出去看会儿书,正要掩上房间门,却听见被窝里的人喃喃地说了句梦话。

“不去……我不回去……”

 

 

[09.]

方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头有点儿疼,他挣扎着起了身,一出房门就注意到了正裹着他的外套蜷在沙发上的吴羽策。

他弄出的声响惊动了本就睡得不深的吴羽策,他揉着眼睛坐起来,嘴里还含糊不清地问他怎么起来了,声音听着有点哑。

“你怎么在这里?”

“什么?”吴羽策被他问得有点懵,但还是上前探了探他的额头,见他温度降下去不少,又把他推回了房间在床边坐下。

“你昨晚没回去?”

“你烧成这样我把你扔这儿等死?”

“……”

 “干嘛,难不成你还害羞啊?”

“不是……”方锐憋了半天才把话憋出来,“以前在家的时候,生病都是家里的私人医生定时来看看,看完就走了,从来没人会守着我过夜的。呃……谢谢。”

“……不用。”这回轮到吴羽策有点儿无言以对,“难怪你昨天睡着的时候都还嚷嚷着不想回家。”

“我居然还说梦话了?”方锐往床上一倒,也没管吴羽策是个什么反应,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也对,我是真的不想回去。

“我家是做生意的,我还有个哥哥……是异母的。我妈当年只是我爸的情妇,生了我之后带着我上方家去闹。也不知她怎么办到的,反正我五岁的时候,我爸离婚娶了她。

“我爸天天忙着做生意,我妈进了方家之后就不怎么理我了,我哥也不喜欢我,长大了一点就天天提防着我抢继承权,可偏偏等我跑出来了,他又老是要我回去。昨天他还打电话来,叫我……”

“所以你就淋着雪吵完了一架才回来?”吴羽策白了他一眼,也不管他正盯着天花板根本看不到,“你白痴吗?病着好玩?”

方锐也不理他,卷着被子一滚,脑袋也缩在里头,说话的声音都闷在被子里,听不真切,“总之我不想回去。”

“好,不回去。”吴羽策隔着厚厚的被子拍了拍他,“起来洗把脸,吃点东西吧。”



TBC.

热度: 32 评论: 5
评论(5)
热度(32)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