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策锐策]Grey Dawn·05-06

*Hi我回来了

*无差互攻

*非原作向

*这更真是意外地甜


01-02 03-04



[05.]

吴羽策原本是个对视线特别敏感的人。不好说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但若旁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确实很容易察觉,无论包含着什么意味,这总归不是什么特别舒服的事情。

所以刚开始在方锐这儿他还挺不习惯的。在这屋子里无论做什么,都随时有可能有一道视线指向他,就算方锐说明了没什么要求也不会干涉他,并且也确实这么做了,但那种拘束感还是挥之不去。

不过既然决定了接下这份工作,就算是再怎么不舒服,他也会努力去适应。

去了好几回以后他倒也确实渐渐习惯了一些——或许也和方锐看他的目光有关:不带探询,不带褒贬,甚至不带任何情绪,只是静静地在一旁无声地观察。

或许旁人大都觉得这难以理解,但对于吴羽策来说,这样的目光远比其他人平常各色的打量要容易接受得多。

一个多星期后,方锐见吴羽策已经基本熟悉了公寓的环境也接受了他的存在,行动自在了一些,这才开始提笔画他。一开头只是十分钟左右粗略的速写,唰唰地划拉出基本的线条,七分似是三分而非,后来渐渐会上些简单的调子,再到开始勾画大致的场景,偶尔手感来了,才会画得稍微细致一些。

吴羽策并不大在意方锐在画些什么,一忙起自己的事情来的时候,他甚至很少会去留意他在做什么——他自认没什么艺术细胞,对这个方面也没什么了解,既然这和他的工作内容无关,他自然也就省得去操这份闲心。

直到又一个多星期过去,天气不知不觉地又冷了一些。

那天他照例来到方锐家里,方锐也照例拿了笔盯着他画,人却似乎不大在状态,笔尖无规律地在纸面上摩挲,走走停停,纸张偶尔被掀动,窸窸窣窣的的声响一直没有停止,听得旁人也跟着心浮气躁。

几个小时过去,地上的纸团多了四五个。吴羽策看了看钟点,也该是时候告辞,便收拾好东西朝方锐招呼了一声。

若按平常的习惯,方锐会起来将他送到门前,看着他上了电梯才会回屋——别的不说,大户人家的孩子,至少这点礼节还是学得挺周全的——可今天方锐只是把脸闷在画板后头“嗯”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吴羽策当然不至于不会开防盗门出不去,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出门前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便让他皱了眉,忍不住又折了回去。

方锐的模样明显不大对劲,双眼盯着纸面,却不知看进去了些什么,眼底空空荡荡的,没有一点神采,捏着笔杆的手明显比往常用力,指尖都有点儿泛白,笔尖落在纸面上划出了一道道深色的线条,画面已经被反复涂抹得几乎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吴羽策拍了拍他肩膀,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只好直接握住了他抓笔的手,强迫他停了下来:“你还好?”

方锐这才回了魂,怔怔的抬头看他。

“你没事吧?”吴羽策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我准备回去了。”

“啊……哦。”方锐闻言站起来,笔和速写本被随手一丢,从沙发的边缘滑到了地上,却无人拾起拾起。

一直到吴羽策出了门,方锐都没有再吱声。走到电梯前的时候吴羽策又回头看了看,防盗门却恰巧在此时,被“砰”的一声关上了。

 

次日吴羽策登门的时候,在公寓楼下大门外的门铃前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应。他又想了起昨天离开时方锐那副模样,心里难免有几分担忧。

门铃又响了两声,单调又尖锐的电子音反反复复,飞快地消磨着人的耐性。就在吴羽策已经从口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解了锁,几乎就要拨号了的时候,那头终于有了回答。

“喂?”

“是我,开门。”

“啊?哦,好。”

门锁“啪嗒”地打开,皱着眉上了楼的吴羽策先生,成功地get了一只睡眼惺忪,黑眼圈与胡茬并存的,方少爷。

 

 

[06.]

“你这是什么情况?”

“呃……”被吴羽策皱着眉打量的方锐竟然觉得有几分心虚,“刚醒,昨晚……没睡。”

作为一个作息一直规律的人,吴羽策闻言,眉头的结又打得深了几分。本想开口说上几句,但他想想又自觉没有那个立场,于是作罢,只像平常一样换了鞋脱了外套,进屋该干嘛干嘛去了。

方锐倒是没想那么多。从前在家可从来没人管他这些,被这么乍一问起,一时只当是坏习惯被抓包了,悻悻地揉了揉鼻子,心底又隐约地有几分不知打哪来的高兴,关好门跟在吴羽策身后回了屋,赶紧溜到于是洗漱刮胡子去了。

昨天方锐确实一夜没睡。原本打算将期末作业的几个腹案勾出个大概找找感觉,以便筛选定案,却没料到前半晚上一直怎么画都觉得不对劲,要不是吴羽策打断了他一下让他缓了口气,估计再过一会儿他得直接把本子给撕了。

吴羽策离开之后他摊在沙发上望着一片空白的天花板发了十分钟的呆,洗了个冷水脸再抓起笔翻开了另一页纸,却竟然意外地顺利起来,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直到天擦亮了,这才依依不舍地在倦意中停了下来,直接倒在沙发上,一觉睡到了吴羽策摁门铃。

——那会儿已经时近傍晚,吴羽策都上完当天的课了,也无怪乎他要皱眉。

 

不过吴羽策倒是没想到,方锐这没日没夜的日子越往后越是变本加厉——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残忍的词,叫做赶死线,不论吴羽策懂不懂,反正你们应该都懂。

临近期末,那近半个月里,他的门铃几乎成了这个人的闹钟。每天给他开门的人几乎都是黑着眼圈肿着眼泡的,下巴一片青黑的胡茬,有时眼里还带着血丝,头发也一天天见长,偶尔会因为睡姿而支楞成奇怪的形状。

——因为没有方锐家钥匙,所以他不知道的是,每天给他开门前的方锐,都未必和上一觉睡在同一个地方。

后来吴羽策终于在某天看见垃圾桶里的两个泡面碗时忍无可忍,第二天登门的时候直接提了外卖去的。

两份。

这天方锐倒是起得意外地早,已经在画室里——他自己在屋里辟了一个闲置的房间,尽管画画也未必全在里头——开工了。

手上罩衫上被颜料沾得花花绿绿的方锐,吴羽策是见得不少了,今天不知怎么的,脸上竟然也沾了一道,他见了便没忍住笑了出来。

不过方锐自起床开始就没吃过东西,这会儿闻到食物的香味,终于记起来自己还饿着肚子,压根顾不上吴羽策笑什么,赶紧把人迎进门,跟着就溜进房间脱了罩衫洗手去了。

吴羽策进门熟稔地进了厨房,倒是研究了一会儿才琢磨明白那台上头全是英文的微波炉怎么用,又开开合合好几扇橱柜门才找到了碗碟,把饭菜从一次性饭盒里全部换了出来,这才依次放进了微波炉。

方锐出来时正好见他将盘子往外端,笑嘻嘻地凑过来要帮忙。

他瞥了方锐一眼:“你怎么就知道有你的份?”

“诶……?”方锐明显愣了愣,“哦,你吃这么多啊。”

“……”吴羽策语塞,只好朝厨房扬了扬下巴,“我没找着你筷子放在哪,自己去拿。”

方锐耷下去的嘴角于是又重新笑开来。

“得令!”



TBC.

热度: 35 评论: 4
评论(4)
热度(35)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