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方锐/鬼迷神疑]有光·Fin

*参妖都O企划的文(*/ω╲*)走过路过的球过去帮窝点个赞呀

*无CP

*方锐中心

*有私设

*……顺手补个硬广【。

 [全职高手][林方林]《一而再》二宣+预售



鬼迷神疑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映入眼底的理所当然的是新手村的景致。

彼时恰逢春天,荣耀在做活动,新手村里头也被装点得春花烂漫生机勃勃。新手导引在他前方不远处喊了他的名字然后念起了长长的一段台词,还插了一段过场动画,等到动画播完,NPC的头顶上终于亮起了任务的卷轴标志。

可没有操作指令,他就只好乖乖地站在原地,本以为身后的操作者会迫不及待地上前接任务开始游戏,却没想到那人的第一个动作竟然是转了视角,端详起他的那张虚拟数据构造的面庞。

于是他便也就只好被迫的转移了视线,隔着屏幕望向了操作者的脸。

那是一张还很年轻的脸,看着不过十五六岁,头发修得短短的,露出一截额头,显得很精神,下面的眉眼笑得弯弯的,眼底有光,闪烁着满满的憧憬与雀跃,嘴角翘起的弧度带着那么点小张狂,最是少年意气风发的模样。

鬼迷神疑随着系统的待机动作,将视线偷偷朝旁边的浅溪偏了偏,不出所料地在水面的倒影上看到了一张相似的脸庞——这人也太没创意……嗯,还是自己比他更帅一点。他打量了片刻,在心里比较了一番,带了点儿算不上嫌弃的嫌弃却又不无几分小得意地下了结论。

不知是不是见这边好一会儿没什么动静,屏幕外头有人凑过来朝这边看了一眼,又转头望向那个短发少年:“怎么了方锐?出了什么问题吗?”

哦,原来这个没创意的名字叫方锐……名字也挺没创意的。鬼迷神疑的眼珠子提溜地转了转。

“没什么没什么,”方锐答道,“队长你看我帅吗?”说着动了动鼠标键盘,操纵着他摆了几个动作。

那个人无奈地笑了笑:“行了,弄好了就赶紧送到公会部去吧。”

“他们练级也不急这一会儿,我先玩玩。”方锐咧嘴一笑,又操纵着他转了个身,终于朝NPC跑去,接下了第一个新手任务。

 

沉浸在游戏里的半个多小时过得飞快,鬼迷神疑的等级往上跳了好几级,身上初始的新手装也被任务奖励的装备替换掉了好几件,一身混搭得乱七八糟惨不忍睹。倒是他发觉他的操作者技术不错,虽然新手任务没有什么难度可言,怪杀起来也就是切瓜砍菜的事儿,但他杀怪做任务的速度居然也还是比其他同时开始练级的账号快上那么一小截。

原本咬咬牙再去刷两趟格林之森,这个不尴不尬的等级也就飞快地过去了,再捡两件副本装,好歹也比一身捡破烂似的强。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在一旁响起过的声音又朝方锐催促了几句,于是他便动作麻利地登出拔卡,不知从哪儿翻出来一支笔,在卡的背面工工整整认认真真地写上了“鬼迷神疑”四个字,把笔往桌上一拍,就揣着卡往公会部去了。

鬼迷神疑缩在卡里头嘟囔了几句,只觉得周身随着他的步伐一晃一晃的,有点儿犯晕。

再张开眼的时候身后的操作者就换了个人。他想起方锐盯着他的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拿后脑勺对着屏幕外头的世界,悄悄地撇了撇嘴。

——切,居然找人代练,没创意就算了,还兼没诚意。

 

这一练就是好一段时间的连轴转,游戏外头的操作者每天轮着换,鬼迷神疑可是实打实地不眠不休了这么些天——虽然吧,他也确实不需要就是了。

满级那天他被带到技能师面前把技能全部洗掉了,又换上了一身新装备——一色的橙装,甚至还掺了两件银字的首饰,惹来周围不少艳羡的目光——然后终于在这么多天里,头一回下了线。

又是一段颠簸,他终于回到了那个创造他的少年的手里。

这回方锐换了身衣服,最外头是件运动外套,不久以后鬼迷神疑才听他的前辈唐三打说,那就是呼啸战队的的队服。那身衣服,后来的他一看就是好多年。

方锐接回了卡,利索地刷卡,上线,重新点好了技能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开了训练软件里做起了各色的尝试,然后又被抓进了竞技场。

随着指令满地打滚的时候鬼迷神疑终于撕掉了原本在心里给方锐打上的没创意的标签。

……太特么有创意了,练级途中他也算是阅人不少,从来没见过谁能把任何一个职业玩得猥琐成这样的,阴人还阴出了境界。

头一回磨合,一身新装备就在地上滚了一身灰,可居然倒也真的成功给前辈下了好几个套,鬼迷神疑心情复杂,略有胜利的喜悦,掺杂着形象尽失的崩溃。

好几个小时过去才终于又被登出,他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巴灰尘,默默地缩回到了卡里平复心情。方锐把他揣进外套的口袋,又把手伸到口袋里紧紧地攥住,掌心里冒了一层薄薄的汗,紧紧地贴着那张塑料卡片,温热而潮湿。

这就手心冒汗了,出息呢?鬼迷神疑腹诽着,又回顾了方才的PK砸吧砸吧嘴。好吧,反正形象又不能吃,猥琐就猥琐,打滚就打滚吧。

反正能赢就好呗。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方锐才舍得把他从外套的口袋里取出来,摆在床头柜上,躺下刷了会儿手机,想了想,又把他拿过来放在了枕边,这才卷着被子睡了过去。

他看着方锐呼吸渐渐平稳,嘴边还带着隐隐的笑意,不知不觉也渐渐也跟着睡着了。

梦里他听见方锐对他说了许多。

“我以前还打过挑战赛,玩的是个气功师。那时候我也没想到我们队居然没打几轮就别淘汰了——我还以为好歹能差不多打到线下赛呢!

“后来我就被签进了蓝雨的训练营,然后又转到了呼啸。

“队长本来是要我玩儿流氓的。其实流氓也挺好,但我还是觉得……

“总之,再过几个月就要拿着你去打比赛啦!你说我们能赢吗?”

他望向方锐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伸出了拳头。方锐见状,也伸出了自己的拳头和他碰了碰,笑得眉眼弯弯。

“要赢啊,拿冠军!”

 

鬼迷神疑从梦里醒来的时候,旁边的方锐还在熟睡。他轻轻地握了握拳,抬头看见窗帘的缝隙里,正透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说好的要赢啊方锐。”他在他听不见的地方无声地说。

——以后看你的啦。



Fin.


干我终于发出来了【。

热度: 78 评论: 5
评论(5)
热度(78)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