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策锐策]Grey Dawn·03-04

*摸个鱼居然日更了我是要干嘛

*大脑一团浆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无差互攻

*真的要去赶稿子了不然只能窗了后边的等我有空再来继续神经【

*后边是一大波狗血来袭


01-02



[03.]

那天吴羽策是被电话吵醒的,来电显示是方锐——倒也难为他这几年在国外跑来跑去,居然一直没换号码。

冬日傍晚的阳光在窗帘的阻隔之后,能透入屋内的已经寥寥无几,显得房间里晦暗不明。手机在吴羽策手上仍然响着震动着,屏幕的亮光有些刺眼,他盯着上面的名字,想起早上回到家时被收拾得整整齐齐,几乎像昨夜里全然没有人睡过的房间,手指往屏幕上一划,挂掉了电话。

照方锐从前的习惯,这电话被挂了之后大概就要开始微信短信双重轰炸了。被电话一闹腾,睡意已经跑了个七七八八,再这么一想,吴羽策干脆把电话塞到了枕头底下,爬起来换好衣服下楼慰劳饿了一天的肚子去了。

吃完饭回来开了电脑,邮箱里又堆了几封工作邮件,处理完那些零碎的手尾之后他这才想起了还在枕头底的手机,挖出来解锁一看,却意料之外地什么都没有。他想了想回了个电话,那头却提示对方关机,再看看时间已经将近晚上十点,干脆早早地洗了澡躺下,弥补近日来被工作压榨的睡眠时间。

然而到了第二天他终于还是没沉得住气。

方锐这几年在外头东飘西荡自由自在,偶尔在微博上不声不响地发几张照片,除此之外像是几乎全然脱离了先前的社交圈。如今忽然不声不响地回了国已经不寻常,见面滚床虽说是意外,但此刻仍摆在吴羽策床头那几张便签纸上明明白白画的是他,短短几小时里寥寥的几句话也足够让他相信,他这趟回来决计不至于是要来逗他玩猜谜游戏寻开心的。若按这么说来,除了一通没接通的电话之外杳无音讯,也实在太不像他以往的作风。

电话网络都联系不上,吴羽策思来想去,想得自己都觉得这两天的犹豫快要超出自己的容忍,最后不耐烦地关了办公室的电脑,打了声招呼就理直气壮地早退了。

方家老宅在哪儿他不知道,但方二少爷方锐他自己有套公寓,那地方吴羽策就熟得不能再熟了。

 

吴羽策的车停到公寓楼下的时候正好是小学放学的时间。这屋子是方锐大学的时候买的,就买在大学城里,当年他们念书的时候还没几户人入住,如今到了这个点楼下的小花园里已经聚了一群玩闹的小孩。

尽管不大拿得准人是不是真的就在这里,但来了总归得去看看。当年方锐要给他钥匙他没收下,眼下幸好要进门时恰巧有人出来,不然连进楼下的大门都得费上一番功夫。

上楼摁了门铃,里头应得倒挺快,开门的果然是方锐,拉开木门之后隔着一层防盗门望着门外的吴羽策目瞪口呆。

吴羽策也盯着他看,看见他眼里爬着通红的血丝,下巴青青的冒了一片胡茬,不禁皱了皱眉:“开门。”

方锐这才如梦初醒地开了门把他放进屋里:“你挂了我电话,我以为你不想见我来着。”

“难道你已经无聊到大老远跑回来一趟,就为了看我还肯不肯见你的地步了?”

“当然不是……”方锐脑袋向前一靠,额头枕在他肩上,“我哥喊的。”

“你以前就住这儿你哥喊你回家你都不肯回去的。”吴羽策的眉头又紧了紧。

方锐埋着头不肯起来,声音被挤在两人身体之间,传到耳里闷闷的:“老头子没了,今天早上的事。”

 

 

[04.]

他们第一次见面,差不多也是在这样的时节里。

那前后几年里似乎全国各地都流行建大学城,在郊区圈一块地把所有的高校都往里塞,环境不算差,只是尤其头那几年里,什么都不方便。

吴羽策有点头疼。他不是本地人,小城市里的普通家庭,给的生活费在这个一线大城市里有点捉襟见肘,他也没想再管家里要,就自己找兼职。可这破地方要去一趟市区山长水远,交通费不便宜不说,耗时也不少,只大半个学期的工打下来他就觉得这也不是个办法,只好打起了这大学城里的主意。

可惜这偌大的校区刚落成不久,配套也不过才起步,来来去去也就学校里那么些人,能提供的工作自然也就这么点。

后来他偶然看见一则启示说是招模特,要求没写几条,倒是要面试。他没干过这个,看了看时薪有点动心,掂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去试试看——反正人家也未必真的请他。

本以为雇主大概是美院教授之类的人物,没想到按照约定地址登门,给他开门的不过是个看起来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家伙。

“我叫方锐,美院大一。”那人踩着一双毛绒拖鞋倚在门框里头笑嘻嘻地打量了他几眼,“你长得还挺好看的。”

不论调笑还是调戏,吴羽策反正是生来对此没什么好感,闻言沉默地垂了眼。

他的五官其实并不见得长得有多好,说来也不过是端正而已。若非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大概就是一双瞳孔颜色比常人格外深些,摆在两道细而黑的眉下,总显出那么几分凛冽的意味。

方锐见他不说话,只好一边将人迎进门,一边自说自的:“唔……我期末作业卡壳了,想请个模特找点灵感。说起来你还是第一个联系我……”

“我没有经验。”吴羽策跟着他进门坐下,直接打断了他,“具体要做些什,有什么要求?”

“呃?嗯……不怕一直被我盯着看就好了。”

“……”

“最好是……能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地方,我会尽可能不打扰你的一切行为,你可以……”

“等等,你……”

“报酬会按照你在这里待的时间来算的!”

 “……你这人是钱多烧得慌吗?”吴羽策揉揉额角。

本也就是随口吐个槽,没想到方锐被他这么一说,居然怔了一怔,胡乱地扯出个笑脸,身子歪了歪,躺倒在单人沙发上看天花板。

“是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慢悠悠地开口,说着还偏过脑袋去朝吴羽策笑,“来陪我烧呗?”



TBC.


【你们一定猜到了锐爷他哥是谁【。

热度: 39 评论: 17
评论(17)
热度(39)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