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也青]檀道·Fin

*时间是两人在碧游村同房【……】的第一夜

*意识流滑板车【?】……………………应该不会被屏吧【。】

*OOC属于我

*憋问我为什么正文是繁体,鸡血上头干活中途摸鱼懒得换回来了【。】



眼前的最後一點亮光熄滅了。

那大概是一炷香上最後的一點火光,香燃盡了,一星猩紅的光點便逐漸暗淡下去,最終歸於虛無。

然而黑暗之中,屬於焚香的幽幽氣味並未隨著香火的燃盡而散去,仍若有若無的縈繞在鼻端。

諸葛青試圖辨別自己到底身處何方,但最終還是徒勞無功。視線中的是一片濃稠而無垠的黑,重力仿佛蕩然無存,身體輕若無物,四肢百骸宛如陷入沉眠一般舒展,就連大腦都變得混沌不清,思考變得緩慢而漫無目的。

他嘗試著活動自己的肢體,卻甚至無法確定自己大腦所下達的指令是否真的被神經確切地傳遞出去。

不過他猜他大約是成功了——雖然不知道身體將指令執行到了什麼樣的程度,但至少應該確實是作出了一定的動作。

因為他聽到了水聲。

無法準確地捕捉聲音的來源,但約摸就在他的身邊。

實際上他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置身於水中,但自從水聲響起之後,皮膚便清楚地感覺到了一陣濕潤的氣息。原本檀香若隱若現的乾燥氣味之中,不知何時摻入了一絲清甜,他努力地在腦海中搜尋那股熟悉的氣味,那答案卻影影綽綽,不肯現身。

腦海之中總有一個模糊而遙遠的身影,試圖撥開重重迷霧而來,他卻依然只能徒勞地遙望著,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諸葛青驀地覺得有些熱了。

那氣味漸漸地濃郁起來。

 

鬼壓床?

不,這種愜意而疲乏的感覺太過舒適了。

或者,是圈兒里的什麼人,對他用了什麼聞所未聞的詭譎手段?

這一點,他無法確定。

不過又或者——

他想。

又或者,他只是墜入了比夢境,甚至比內景、比心魔更深的地方。

他在清醒時絕不會觸碰,甚至根本無法意識到的地方。

 

水聲比先前更響了一些。

諸葛青無法判斷,到底是自己在無意識地進行什麼動作,還是有別的什麼東西在攪動著他的神經。

他只覺得更熱了,皮膚幾乎要開始沁出薄汗,但這溫度並不令人難耐。隨之蒸騰而起的氣味之中夾雜了些許夾帶著某種植物氣息的清苦,仿佛深山老林之中,一株參天古樹投下的陰影,卻又令他不自覺地想起另一種熟悉的、粗糙的觸感。

那模糊的人影,不知何時已經離得近了。他仿佛可以感覺到對方身上的溫度和衣料的觸感。

是了,混編的棉麻,如同眼前一般濃稠深重的顏色……

溫熱包覆著他綿軟無力的身體,水流被攪動的聲音支離破碎,毫無規律,直至自己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他才後知後覺地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知何時變得緊繃起來,周遭的熱度從皮膚鑽入,順著經絡擴散到四肢百骸,最終又在身體里聚攏於某處。

龍涎與麝香的氣味裹挾著些微的辛辣湧來,將腦海全然擾成了一片混沌。他用力地呼吸著,試圖以吸入更多的氧氣來喚回一絲的清明。然而仿佛水面被拍打的聲響刺激著他的鼓膜,最終攪碎了他全部的神思。

五感仿佛在此刻終於緩緩地陸續歸位,先前浮現在腦海中的那種粗糙觸感仿佛貼上了肌膚,唇邊卻有某種溫潤柔軟的感覺在徘徊不定。觸覺的刺激讓他不由得一陣顫慄,而後耳邊響起了一聲纏綿的長歎,溫熱的鼻息落在他耳後的皮膚上,讓他不禁繃緊了肩頸,揚起了頭顱。

視線中的濃黑忽而淡去了一些,不遠處,另一柱香不知何時燃起,那一星火光閃爍著炙熱的顏色,悠悠地為他照亮了方寸的視野。

一片將枯未枯的玫瑰落在他的膻中穴上,柔軟的花瓣邊緣已經開始捲曲褶皺,開到爛熟的花色深沉,宛如一點乾涸的血。

 

諸葛青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山野里空氣好,窗外的月色洋洋灑灑地瀉入屋中,仿佛比別處都要通透幾分。

相隔不足一米之外,另一張床上,王也裹著被子面朝著他,睡得很沉,一頭長髮蜿蜒鋪散在枕上,呼吸綿長而平穩。

蟬鳴與蛙聲不知疲倦地起伏著,諸葛青深深地吸了口氣,又緩緩地呼盡了,坐起身來怔了怔神,最後還是被身上的汗悶得難受,起身離開了那個房間。

屋外的夜風帶著涼意,可這個夜卻太熱了。

他沒由來地想。



Fin.


我说我只是想卖个香水安利你们信吗。

想了想稍微解释一下,其实就是老青做梦梦见自己被上下其手(……)了,至于到底是被谁呢,最后才明确意识到是被老王。

在此之前,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老王原来还有这样的心思,所以(爽完之后)意识到这件事,他就被自己惊醒了。

所谓“比梦更深的地方”其实就是潜意识。和老王睡一屋(虽然是分床的)受刺激了,潜意识就开始作祟了。于是就做了这么个梦。醒了之后本来想等那啥自己下去的,深呼吸发现没啥用就只好出门手动解决了。

大概就这么个事儿。

至于到底具体是怎么被上下其手就自由脑补吧【。】


下面是闲唠嗑……

棉麻混织的是老王的道袍……这个应该很好猜。

关于檀香,东方人的文化背景将其指向宗教,但对于西方人来说不是。东方的名贵香料对于西方文化来说是贵重的商品,谁抢到谁发达那种。看到过一个香评说西方文化里檀香有代表x欲的意思,这个说法我没考证过出处,不过和欲望有关这种说法个人觉得很有意思。一面是出世、禁欲的宗教,一面是世俗的欲望,放在这一对身上忽然觉得莫名合适……

至于龙涎香,《岭外代答》中记载龙涎香加在别的香料里一起点可以聚烟,“翠烟浮空,结而不散”……蜃气楼台,梦幻泡影,梦过无痕吧……

水和麝香就……麝香我就不讲了大家意会一下吧……水就……大家回忆一下小师叔的阴五雷……

中间青仔没有辨认出来的那个甜味儿是花香,玫瑰。玫瑰的含义也不用讲了吧……另外荒木经惟说过花本身就是植物的那啥器官,将败未败的时候是最灿烂最美好最……的时候。…………就还是,意会一下吧…………

这其实是一篇充满x暗示的文。

睡醒刷tag的时候忽然想起之前入了点分装的檀道,忽然觉得这个香味儿特别适合他俩,起来喷了点儿干活忽然就鸡血上头摸出了这么个玩意儿……xjb复健一下自个儿写着乐【。】

这香配得很东方主义【?】,就,还怪好闻的。

评论(7)
热度(43)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