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隹

而我今天也依然是个高冷的雀宝宝<(`^´)>

[一人之下][也青]惨绿青年·2

前文:1



天气渐渐冷了,夜也来得愈发早。一顿饭吃完,时间不算晚,可天早就黑透了。王亦取了车,见诸葛青要叫车,干脆送了他们一程,把诸葛白载回了他们乐团下榻的酒店。本想把王也和诸葛青也送回学校,但方向不太顺,于是他俩辞别了王亦,坐地铁慢悠悠晃回去了。

临别前王亦摇下车窗,欲言又止地喊他的三弟:“小也。”

王也回过头去,等了等,没等来下文。王亦有些为难地看了看立在一旁的诸葛青,王也顿时了然,笑了笑,“过阵子再说吧。”

王亦沉默片刻,无奈道:“成吧,我也再劝劝。”

“哥快回吧,也不早了。”王也摆摆手,不再回答,转过身去,和诸葛青一道在人群中左穿右插,钻进地铁站去了。

 

下车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一出地铁口,先是一阵寒风扑面,接踵而来的便是食物的味道。这一带的高校并不止他们音乐学院一家,因此即便入了夜,小街两旁小吃店和小贩们的灯火仍将街道照得通明,香味和热气在摊档间此起彼伏地蒸腾起来,反倒比白日里多了几分热闹的烟火气。

走了半道,诸葛青有些饿了。天寒地冻总是催人食欲,况且十八九岁尚算是青春的尾巴,男孩子们的胃口也总是好的。晚饭时王亦坚持自己年长有收入,又是本地人,该请客,王也没有开口拦。诸葛青不好拂了同学兄长的热情,但也没好意思敞开了吃,七分饱便停了筷,这会儿年轻的肠胃早已将大半的食物都化作能量抵御深秋夜里的寒意了。

他一路看着两旁的炸鸡烤串手抓饼,虽有点饿,但又觉得似乎不大对得上胃口。水果倒是也有一些,可天气冷了,这些生冷的甜蜜也就显得不那么可亲了。

王也见他边走边四处打量,问他:“晚上没吃饱?”

“没……就是闻着味道有点馋。”诸葛青笑笑,快步跟上了他的步伐,打算作罢。

毕竟住在一个寝室,王也不是没和诸葛青一块吃过饭,对他的食量总还是知道个大概的,明白他约莫是晚饭吃得太矜持,又不好叫他觉得自己的家人招待不周,便随口抛了句托词。

他看了看表,离宿舍门禁时间不算太多,但要稍微绕点路也还来得及,于是加快了脚步,“要吃也别吃这些,又不健康又不卫生。西门那边儿有便利店。”

“不用了,我真不饿,回去吧。”

“我请客呗,走了半天了,我也想吃点儿。”王也把脸往围巾里缩,声音含糊地在寒风里传来,“这么冷的天,吃点儿热乎的,饱了好睡觉。”

“王少爷还挺豪气啊?”

“嘿,这不我哥刚私下接济了点嘛。”王也倒也没否认“少爷”这称呼。他本就没有刻意隐瞒,今日诸葛青见了王亦的打扮和开的车,他的家境自然也多少能猜出几分来。

诸葛青见他坦然,也来了兴趣,就着王亦和他临别前那几句不知所云的对话瞎猜:“小少爷怎么还要兄长接济?别是个落跑少爷吧?”

“咳……”王也有点尴尬地揉了揉被风吹得冰凉的鼻尖,“这不王老爷他老人家觉着吹吹打打的都是些不顶用的玩意儿,上不得台面么。”

“哟,为艺术出走,还挺高尚啊。”诸葛青打趣道。

“得了吧,还笑话我。”王也斜了他一眼,“你那琴可不便宜吧?你弟看样子也是学琴的?”

诸葛青学着他的京腔,学得有些不伦不类:“您这是明察秋毫呐,还是铁口直断呐?”

“噗……刚我哥车上放音乐,我见你弟左手在动,有个动作有点像是在揉弦。”王也被他的口音逗乐了,见他避重就轻,也不再深究,顺了他的话头解释。

“王少爷学长号可浪费了,去学刑侦,保准拉高破案率。”

就这么东拉西扯着,路也走过了大半,拐过一个街角后,再走一小段就是西门。那是个小侧门,外头临着的马路也不宽,平日里人流量不大,眼看着路上也就不如方才热闹了。

拐弯后没几步就是王也说的便利店,他快步走到门前,感应门一开,店里的暖意便携着灯光透出来。诸葛青却在后面拽住了他:“我真不用,你饿的话就买你的份好了。”

“别啊,走都走到这儿了……我都给你说饿了,你倒不吃了?”王也回过半边身子,感应门的时间到了,缓缓地关上了一半,又再打开。一阵冷风吹过,两人都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店里头值班的店员躲在柜台里朝外头喊:“进不进呐!开着空调呢!”

这一嗓子喊得他们一起退开来,避开了自动门的感应范围。玻璃门终于咕噜噜地顺利关上了,诸葛青拽着王也就要往校门走,王也的脚步顿了顿,却拖着他往马路对面走去。

“这是去哪?”

“陪我买俩包子去。上回出来买号油路过吃了一次……唔,还好,没打烊。”

诸葛青被带着往前走,迈开了步子才跟上了王也的步伐。那铺子只留着一个人守着店面,仅剩的小半屉包子摆在那儿,底下还冒着蒸汽在热着。

北方的面食糕饼之类和南方相去甚远,江南人善烹糯米,北方的面点却有另一番风味。到底是饿了,蒸屉前的水汽与面香驱散了秋风里的干和冷,诸葛青也没再客气推拒,任由王也买了三个包子,掏出几个钢镚儿结了账,袋子敞着口递到他面前任他选,一人拿着一个,边走边吃,剩下的一个坠在袋子底下,被王也勾在指间,随着步伐晃荡。

他似乎对这家店的口味有着充分的信任,买的时候随便指了几个,也没说要什么馅儿。诸葛青头一回见这么买包子的,也不知自己手里挑到的是什么馅儿,吃个路边小店的包子,竟还吃出几分期待来——一口咬开,才发现是三鲜,倒也很合他一副南方的胃口。店家小本经营,生意却做得实在,包子皮薄馅足,块头也不小,刚离了蒸屉,有点儿烫手。他也顾不上手脏不脏,两手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托着,入口从舌尖温热到腹中,将浑身的血液都温暖起来。

统共三个包子,一人一个落肚之后,透明的塑料袋里还剩了一个。王也把整个袋子递给他,他摇了摇头,没有接,只有点好奇里头包的又会是什么馅,转过头来,认真地等待王也咬下第一口,揭晓答案。

冷风吹了半晌,又忽而吃下了热食,暖意蒸腾得诸葛青的脸颊和耳尖都泛上了薄薄的血色,整个人便显得鲜活起来。路灯的光不甚明亮,颜色却是暖的,落在他的身上,让一头靛青色的发也显得不再那么冷冽,王也这时才发觉,他的头发原来是细密柔软的。

他想了想,停在路边,小心翼翼地把那只包子掰开了两半,将其中一半递给诸葛青,“喏,这个是酸菜的。”

诸葛青怔了一瞬,接过来咬了一口,“嗯,挺好吃的。”咽下去,又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像你这样买包子的。”

王也吃着东西,闷闷地笑了,“不也挺有意思的?”

“要是挑到了不喜欢的馅怎么办?”

“诶?……啧,我不挑嘴。”

“噗……”这回轮到诸葛青笑了,“嗯,挺有意思的。”



TBC.


想了很久让他们吃点啥,写着写着还是遂了诗人的意,啃包子。

……但为什么吃个包子都吃得这么柔情蜜意缠绵悱恻【?】md死给【怪谁】

评论(13)
热度(28)
©🐦少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