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隹

而我今天也依然是个高冷的雀宝宝<(`^´)>

[一人之下][也青]惨绿青年·1

*不惨,不绿

*佛了,不囤了,写哪是哪,随写随改,缘更吧【。】



问:在一个几千平方米的校园里,在没有约定的前提下,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碰到同寝室的同学,做同一件事的概率有多大?

答: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对于正好碰上了的人来说,可能也就百分之百吧。

时节迈入十一月,首都的供暖还没有到来,风却早已先一步萧瑟起来,近几日更是忽然一股冷空气,温度又骤降了一截。在校园里那叫叶子已经掉秃了的林荫道上碰到诸葛青的时候,王也裹紧了外套,把对供暖时间的第二次年度吐槽咽回了肚子里。

“嘿,出去呢?”

“啊……老王。我弟来了,在校门等我呢。”

“巧了,我哥也今儿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一道出了校门。王也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孩子朝他们招手,模样和诸葛青依稀有几分相似。于是他拍了拍诸葛青,朝那边指了指,摆摆手,自己往路边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走过去。

诸葛青眯着眼看了看,认出了车头立着三叉星车标。王也走过去,车窗便降下来。他不知和车里的人说了些什么,咧嘴笑笑,挠了挠头,走到后头开了尾箱,搬出一个大袋子和一个行李箱来。车上的人走下来,和他一人一件,一前一后往校园里慢慢地挪。

诸葛白在一旁拽拽他的袖子,喊他:“哥!那是你同学?”

于是他终于收回了注意力,点了点头,牵着诸葛白,往校外去了。

 

音乐学院附近自然少不了琴行,刚上初中的诸葛白随着乐团跑到离家一千多公里的地方来参加演出,独自请了假跑出来探望兄长,兜里揣着几百块的零花钱,车都没舍得打,挤着地铁晃悠过来,在琴行的柜台前却摆出了一掷千金的架势要给他买松香。诸葛白打小和他亲近,诸葛青知道自己不愿花家里的钱,总归叫家人担心,也就没有拂了弟弟的心意,最后只拿了一盒,看着幼弟认真地从钱包里数出钞票,再收好了找回来的零钱,像是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紧绷着的小脸终于舒开了笑容,拽着他要去吃饭了。

高校周围的饭馆食肆向来不缺生意做,到了饭点自是人满为患。诸葛青特意走得远了些,找了个安静些的小馆子落座了。

这儿还是宿舍里哥儿几个无意中发现的。

照理说,念得上音乐学院的学生,本不该有几个穷的,毕竟不仅学费比别的学校要高上一截,无论是上专业课、买乐谱还是乐器的保养,样样也都是不小的花销。可他们寝室也不知是什么风水,除了王也个个都是师出名门,却一个赛一个的穷,张灵玉是他们退了休的老院长张之维的关门弟子,张楚岚也算得上是他的徒孙,往上数几代指不定还沾点亲带点故,可一个靠着老师的资助,一个拿着助学金用着爷爷传下来的老琴,虽然不至于把日子过得紧巴巴,可平日里也都是自觉地能省则省。诸葛青手里倒不是没钱,却攥着存着,就是倔着不肯拿出来花。至于王也么,这位入学时还踩着一双限量版耐克的小爷,居然是四人里头最穷的,但好像也最耐得住穷,咸菜馒头连吃好几顿也不见腻味……

总之哥们儿几个都不宽裕,吃饭口味也不怎么挑,绝大部分的饭钱都贡献给了唯一优点在于实惠的食堂。只是有一回张楚岚实在受不了食堂师傅连着几日手抖,饭菜不是太咸就是太淡,拽着其他几个出来想置办一套锅碗瓢盆,一起在宿舍开伙,没想到附近菜市场没找着,东西也没凑齐,一路上买菜做饭洗碗刷锅的分工也没谈拢,磨磨蹭蹭地到了饭点,进了这家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店,发觉味道意外地不错,总算是也没白跑出来那一趟,这小店成了他们偶尔改善伙食的首选,而搭伙开饭的事情也没有人再提起过。

店面不大,挨挨挤挤地摆着几张折叠桌,贴着木纹的桌面上积着一层油污。诸葛白并不经常光顾这样的小店,学着哥哥的样子把毛衣的袖子卷起来些许,才把裸露出来的腕子往桌沿上靠,以防弄脏了衣服;捏着过塑的塑膜都卷了边儿的菜单看了看,拿不准主意,又递还给诸葛青。

诸葛青侧头去接过来,余光却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掀开店门口那厚重的塑料帘子,领着方才在校门前车上那人走进来。

到了饭点,拥挤的小店每一桌上都坐了人。他朝那个停在门前四处张望着寻找空座的人招了招手:“老王!”

“哟今儿个还真巧了。这我二哥王亦,这我同学诸葛青,这是……”

“亦哥好,这是我弟弟,诸葛白。不介意的话,我们拼桌吧?”



TBC.


其实决定开坑的契机是前阵子憋着一口气,想写个腰杆儿笔直的青。

这个题材也一直蛮想试试看的,设定和资料什么的也攒了一两个月了……

嘛……写一点更一点慢慢搞吧,这样短短一点点更可能还写得勤快点【。】也不保证什么更新频率了,实在不想当成任务逼着自己写。尽可能不坑。

评论(12)
热度(30)
©🐦少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