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隹

而我今天也依然是个高冷的雀宝宝<(`^´)>

我焚香沐浴毕来拜领这篇Repo了【。】

妖儿的Repo每次都写得比我的文好【。】

封面这个解读很接近我刚做好的时候的想法了XD本来是想把封面做成一道开了条缝的门,做到一半发现好像就这样比较好看,阴差阳错最后成了这样23333

《不醉》是先写的,写《也哥》纯属机缘巧合,写得挺鸡零狗碎的,但是写的时候又觉得怪有意思。其实写原作向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理解和解剖角色的过程,这两篇里面几乎全是私设,差不多可以说是靠xjb猜去填补老王的人生历程了。

老王这人琢磨起来其实挺有趣的,看起来贴着个仙人的tag,其实里面还有很多复杂的弯弯绕绕,好像从不同的角度、在剧情的不同阶段去看他,结果总有点微妙的不同。这本就姑且当一个阶段性总结(?)吧XD。

“这世间的道,本就不止在山中”,先前翻来覆去看原作看的是热闹、是情节、是伏笔,回到原作里去看老王这个人,才发觉真是喜欢他说要出来做个行者这一段。不入世何谈出世,世俗的好与坏都要经历过才有资格去评判,真想看看他在红尘俗世里打个滚,滚一身泥,滚过这一遭了,才算是真正的鲜活和强大。

打牌妖客:

  @🐦少隹  给尾巴的无料REPO【X】八百年没写REPO了怕手生,陛下你打我的时候轻一点呜呜呜……



此道间——《山门外》REPO


  这次倒一倒,我要先夸个封面!垄哥和陛下一起调整了好久,我吃口糖【X】

  背景是夜半的海与天,昏昏沉沉的灰,月光明亮但模糊,也有点昏沉的味道了。景上是细密的木纹,景外是旧式的门环,山门外三个大字,登对,出了高山下凡尘,褪了仙风道骨,市井本就是蒙了灰的戏。

  故事分两个,一个是尘世里的《也哥》,一个是欲出世的《不醉》,分开的皮肉连着的骨,其实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我之前有和陛下说过,老青是太端,放不下架子;老王太随便,什么都不入他的眼,也无所谓架子和面子。但看了《山门外》,再看看原作里,老王自嘲自己在你们还碌碌营生的时候早就出世了,结果被一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家伙拉了下来,想想也不是,他不是不端的,他端的不是表,他端着里呢。


这或许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人的复杂,令他有些许困惑且困扰。他试图琢磨,但经验到底还是有限,没有相应的对比和认知作为支撑,也细究不出什么结果来。


依然有人喊他也哥,也有更多人连名带姓地叫他,有一阵子小天甚至学着父辈门之间的称呼喊他老王。而他不再去体会这些称呼之间到底有什么差别,通通一咧嘴,“诶——”,一并应下了。

——《也哥》


王也看着不远处闹腾起来的人群,只觉得在场的所有人,每一个都比他醉得更深。


王也随他们一起闹腾,最后却只剩下他一个人清醒着,盘算待会儿如何把这几个醉鬼弄回去。


王也垂眸看着自己杯里个啤酒颜色相去不远的粗茶,心里想,还是到山里去好了。那些僧侣道人不喝酒,也不会劝酒。那里每一个人都像他一样醒着,没有人会醉。

——《不醉》


  故事是层叠递进的,感情也是。

  称呼,书皮,游戏机,称呼。

  天真单纯的率直,若有似无的差异,不可言说的隔阂,最后都被一并包容,斟酌着那点人情往来,不管他人如何,取着微妙的平衡做他的普通人,这是也哥。

  酒局,学业,婚礼,前途,酒局。

  俗不可耐的金钱,强作欢颜的喜悦,一言难尽的距离,最后不沾滴酒,端着清明站在局外看着局里低头奔忙,不厌恶却也觉察不处趣来,这是王也的不醉。

  他一直是端着的,不是看不清,也不是刻意,只是在俗世里待了太久,那些距离感才分外清晰。他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最单纯的孩子也会在称呼里变得世俗,想做个普通人反倒成了需要故意维持的事;所有人都醉醺醺的却说着这才是现实,从不为现实愁苦的他清清明明,反倒成了异类。

  应付起来不难,累也比不上局里的人累,可无趣,还有那么点可悲。

  他的人生太过顺遂,衣穿不愁,前途不愁,天生的头脑和机灵让他也不愁学业和交际,幺子的身份压力总是最小的,家族的未来暂且落不到他的头上。什么也不愁的人自然不好真正理解,那些人为什么要为那些琐事犯愁。而他的胸怀和温和又让他能在清明之余,选择观望和融入,而非讥讽与不屑。

  可到底不是一路人。

  他还是要去山上的。

  《山门外》的王也很鲜活,那是个还没受过挫的小少爷,是个活得随心的局外人,他看着世人的眼中是悲悯,他和谁都能打成一片,却也没人能进他心里。他的心在山里,也在天上,仙自然是不在乎俗物的,山门之外,与他又有何干?来看这一遭,他就要回去了,去求他的道啦。

  最后那句“那里每一个人都像他一样醒着,没有人会醉”,真真把王也的傲气道了个淋漓尽致。也正是这点超脱物外的傲气,才让他在楚岚面前狠狠栽了一头。可那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他在局外,却在道里,而这世间的道,本就不止在山中。所以他推不开酒局,推不开家人,他不能真的无牵无挂,在一群醉醺醺的人里端着清明,但到底自己也在这人群之中。

  端得越高,也摔得越狠,还好他是那个聪明洒脱又善于适应的王也,拍拍裤子,那我到凡尘里从头来过。他一直清明,对自己也看得透彻,只是原先他的清明端在心里,而现在他把它拿了出来,重新放回到了山外。

  就是他的这点傲和他的这份清明,最最叫人喜欢,也最最令人神往。

  山门外,你我都是碌碌凡人,山中有仙若此,怎不生羡意?


评论(2)
热度(19)
  1. 🐦少隹打牌妖客 转载了此图片
    我焚香沐浴毕来拜领这篇Repo了【。】 妖儿的Repo每次都写得比我的文好【。】 封面这个解读很接近...
©🐦少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