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隹

而我今天也依然是个高冷的雀宝宝<(`^´)>

[一人之下][也青]干笋小记

之前在群里嘴炮过一个九州pa,不会写了。鱼宝说想嗑,抠点边角料喂鱼。

大致背景是皇子青与世家子也,少年时在太学相识,引为知己。老青虽是嫡长,但星命不祥,事关国运。老王后来被挖角去当神棍,学了秘术,逆天改命。老青即位后,把受到反噬的老王圈到京郊一道观里养着去了。

xjb写,格式也没得编辑,半文不白狗屁不通,瞎看看吧。

旧历新历搅一块写了,正好农历十一月是冬至,古人有假放,可以随便浪【?】

老青生日快乐。【虽然是今天突发奇想,但我居然没有咕!】



也君鉴

宫中缛节颇多,你素不喜,纸上繁文便省了。

自去冬一别久矣。今岁四方清平,无甚新鲜事。秋闱方过,春闱将至,来年三月,天启城中想必热闹,不知又将谁家儿郎春风得意了。只是筹备诸事,多有繁琐,好在百官之中,能人亦多,便悉由他们操持去。唯命题一事,意欲亲为,颇伤脑筋;好在尚有时日,可徐徐为之。单科考一事,已是一笔开销;又有奏请承天节并亚岁大兴贺典,自是张楚岚那厮的损主意——人人贺寿,贺的皆是古稀耄耋,青不过而立,莫非面相老矣?若要贺要闹的,尽留待正月去吧!到时大小事宜皆命他去办,只看他如何奔忙。好歹是生辰日,又近冬至,青便留作躲懒偷闲用了。

如今白亦有长进,可分担些事务,半年来南行在越、宛二州,近日终于归京。此行之后,宛商、十佬之流,消停不少。初闻“天命可改”、“大势可抗”之言,但觉惊诧;而今信了,许多事上,倒更放得开手。此等俗务,本不应再搅扰你清静。权作说笑,闲闲听过便罢。诸般事务,青自当勉力。

近来天寒欲雪,想来山中风寒更甚,然窗前一枝红梅,亦别有风情。可惜卿多半无此雅兴,青特嘱咐备了些被褥、衣物(皆是新制的,已着人晒过,见过日光,上身方暖),连同药材及旁的吃穿用度,一并送去。一应花销,只管尽用,若有何缺短,开口便是,自亏不了你的。前日南方供来些茶,又命人抄录了些闲杂书籍、街谈巷语,也同捎上,不日即达。

冬日萧肃,衣着臃肿,灯烛火炭耗费亦多。命人将书房几案移至窗前,便可借得几分雪光;时近望日,夜间又有月光流转,亦是一番景致。且炭火融暖之中,时常昏昏欲睡,窗边寒风偶至,头脑还清明些。吃食也较春秋单调,毕竟囿于时节。唯近几日得了些活虾,御厨切了丁,和以笋干及肉沫,做成稍麦,味甚鲜美。可惜如此时节,水产一类贮存、送运皆颇不易,单要制这一味不合时宜的点心,已不知要费多少事,日后还是不要了好。笋干却可以吃些,烧肉煮汤皆有滋味,亦可开胃助食。然则想来此等山货,你久居山中,也不稀罕,青便独食了。不过若是一时馋了,等不及来年开春,分与些许,亦无不可。

世人皆道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青姑且一提,亚岁将至,转眼又是一轮寒暑了。

笔难尽意,不宣。盼复。祝

近安

 

另:难得将偷一日闲,青欲入山寻仙问道去也。可否?

又另:若仙人冬眠,青便不叨扰了。

再另:冬至日近,不知饺馅可选定备好了?笋既可做稍麦,想来入饺亦可口。

 

青 亲笔

冬月初七

 


青:

来函已悉。

你来便来,话恁多作甚。

 

另:山中不仅有笋,还有菌子。山货乃求野味,精烹细调则了无趣味矣。

又:山道崎岖,积雪路滑。

 

也 拜



后来他们干了个爽。

评论(5)
热度(23)
©🐦少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