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

导演系也♂×表演系青♀

 @砂津🐟 。 

小段子

想哪写哪,写哪是哪



诸葛青理直气壮地把手机丢给王也。

女装裤的口袋总是太浅,装饰价值远高于实用价值。牛仔裤恰到好处地包裹着女孩儿的腰腹与臀部,在往下勾勒出双腿流畅的线条,最后在一截白皙的脚腕上戛然而止。

王也心甘情愿地接过她的手机往自己的兜里揣。

若要在这样一段起伏上生硬地硌出一块手机的轮廓,也确实太煞风景了。


诸葛青的身材其实算不上顶好。学表演的姑娘大多都过分地瘦,诸葛青的身量本也并不丰满,事业线尚且要靠挤。

但她的妙处并不在此。

艺术类的院系总归是美人如云,一群青春漂亮的女孩子凑在一块难免像一朵朵争奇斗艳的花儿。

诸葛青的五官和身材都算不上最出挑,却自有一种坦然舒畅,像是一支竹,自毋须同那些一季开一季败的花较高下。

竹自有竹的可爱。

她那副身板放在群芳之间,本应是乏善可陈的无趣。可气质这东西并不全赖三围造就,上围似是不尽如人意,腰肢却纤细柔软,臀部并不丰腴但胜在圆润,便兼有了飒爽利落与老天独赋予与女性的柔韧性感。狭长的眼尾吊起一点勾人的角度,笑时有笑的甜美温柔,不笑时就成了纤薄的刃,轻轻巧巧地掠过人的心头,留下一道细细的伤口,任由血慢慢地渗出来。

王也时常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真正地了解诸葛青,就好比人类只能看见云和雨,却永远捉不住拨弄云雨的风。这一如他始终不能明白,这个刚演过了名导大片、星途一片光明的姑娘,何以忽而要来撩拨他这个玩票的纨绔子弟。

初见时诸葛青对他说,你看你活得一点都不像个活人。活人总有爱憎,你的简直像珠峰顶上的空气,稀薄又均匀。

他笑。瞧这小姑娘说的,仿佛她真登上过世界之巅。彼时诸葛青十九岁,其实不过比他小了一年,他却在心里称她作小姑娘。在他眼里那些个莺莺燕燕都是小姑娘。

那会儿他的短片刚拿个了分量不轻不重的小奖,他的伯乐说他拥有一双冷眼,看人看事通透理智得可怕。他想了想,觉得兴许这小姑娘说得更恰切些,他便是连厌世都觉得费劲。伯乐固然值得感激,但钟子期到底更熨帖肺腑。

从此独独这个姑娘便不“小”了。这个姑娘成了他的爱憎。

兴许没有人能抓住这缕风,但他依然愿意徒劳地试上一试,就像每天清晨走到阳台去体会不同的风里不同的温度与力度一样,体会她笑的模样,哭的模样,醒的模样,睡的模样,吃饭的模样,抽烟的模样,做爱的模样……

他想,诸葛青这样的人,怎么能不叫人好奇她的十六岁与六十岁呢。

他又想,或许他可以用三十年去耗,耗出一台只关于她的戏来——如果那时候她还愿意出演的话。然后他们在他们的家里做爱,就在沙发上,电视的屏幕上是匆匆跑过的画面,而他在摇晃的光影里亲吻她并不丰满的乳房,最后在欢爱结束的刹那间一同苍老。


兴许确实没有人能够彻底了解诸葛青。他也不能。

但他一定是最适合去了解她的人。


诸葛青的手机在他的口袋里抖了抖。

他掏出来,不经意间瞥过,亮起的屏保上面横着一个名字。

他知道,她身边总还是有那么几个异性乃至同性的爱慕者的,这便是其中之一。这些事,诸葛青从不避讳于他。

他的姑娘走在他半个身位之前,笑意盈盈地回眸。于是他便明白,他的姑娘是要提醒他,叫他拈点儿酸吃点儿醋了。

他从善如流地将那台透了点儿体温的机器揣回兜里,去牵女孩儿细软的手。

诸葛青轻轻地把他拍开,又伸手去勾他的手指,将一双薄薄的唇送给他亲吻。

这样才好。她想。

这个男人是懂得她的美的。

夜风吹过,搅乱了繁华都市里凝滞着灰尘的空气,卷起了透明的漩涡。在闪烁的车灯和霓虹里,她似畏寒般靠近了那具温热的躯体,于是听见了一声炙热的叹息。

他很快就要爱上她的丑陋了。

评论(28)
热度(147)
  1. 槐底老雀🐦槐底老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蜜渍桃衣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