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也青]Amazing Grace·上

*软科幻pa

*生日快乐就让老青替我说吧



诸葛青想要豢养一名人类——天刚亮,这个消息就在B城里传开了。

实在不能怪这个消息传得太快,一切只因B城里的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诸葛青的一举一动。别说他接近了什么人或是什么人接近了他,恐怕就连昨夜的酒会上他嘴角是不是沾上了慕斯蛋糕的奶油,那些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其实对于像诸葛青这样的GNR来说,以他们的观念和能力,驯服并豢养一个人类,就像人类养一只小猫或小狗作为宠物一样,并不是什么困难或稀奇的事情。相较之下,倒不如说,他想要圈养的这名人类的身份,要比他的行为本身叫人震惊得多。

——那名人类,叫做王也。

说起这个名号,可能不少人都得想一想,才能记起这是鼎鼎大名中海集团王卫国家的三公子。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或是他背后的家族是什么软弱可欺的善类,恰恰相反,中海的财力和王卫国的背景,足以让很多不是事儿的事情变成事儿,也可以让很多事情在成事之前消弭无踪。

总之这位富可敌国的公子哥儿,之所以在世人眼中存在感如此微弱,说到底不是因为背景不够硬,只是因为他一贯为人低调,对于纨绔子弟们惯常喜好的烧钱、炫富、鬼混之类也毫无兴趣,闹不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花边新闻来。况且他几年前就已离开了B城,据说是求学去了,却也不知究竟是去了哪里、学了些什么——横竖他的身份远比他的学业来得受人重视就是了——直至近日才归来,而这一去一回之间,也没再传出过什么其他消息。

诸葛青在重要公务途中闹出这样的新闻来,固然叫人惊诧,但这件事之所以那么惹人注目,更多人所好奇的,反倒是王家会为此闹出什么样的动静来。

至于诸葛青为什么会看上了他,这就得从头一天晚上说起了。

 

那是NW03年10月5日的夜晚,地点在B城某高级酒店的顶层。那儿正在举行着一个酒会。

说来这个酒会还是因诸葛青而起,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因诸葛青这个到访B城的GNR而起。

上个世纪的中叶,在基因技术(G)、纳米技术(N)和以超级智能为核心的机器人技术(R)的长足发展之下,三者的综合应用造就了世上的第一位GNR。经过几十年的进步和发展,GNR在本世纪初出现了数量的爆发式增长,并形成了自己的族群和聚落。

所谓的GNR——就体魄而言,他们拥有比普通的生物人更为优秀的基因,生来就避免了许多曾经如噩梦般纠缠人类多年的不治之症,基因和纳米技术也确保了绝大多数的疾病可以被完美治愈,更帮助他们大幅度地提高了身体各项机能及延缓衰老;就头脑而言,他们更可谓是一台行走的超级计算机,高级智能系统让他们的记忆能力、反应速度、学习能力和信息处理的能力等都达到了生物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他们可以完美地继承人类文明的一切。与此同时,最尴尬的事情在于——他们可以需要人类文明中的任何东西,却完全可以不需要人类了。他们认为,他们本身即是人类最完美最重要的一次进化,而生物人在他们继续前进的道路上必将毫无建树,终究会为他们所淘汰。

正因如此,在关于生物人的问题上,GNR们也存在一些分歧。原本他们与人类之间仍可维持平衡。他们能帮助人类完成一些普通人无法完成的工作,而人类也可以为他们提供医疗等各方面的支持,继续将他们改进成更完美的造物。但随着技术的发展,他们对于人类的依赖程度越来越低,自我意识也越来越强。这让本就在身体和能力等方面具有压倒性优势的GNR,日渐成了人类眼中时刻悬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人们的排斥与恐惧也日渐明显。

就在三年前,GNR们建立了自己的政权。一些激进派认为人类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就如同代谢的废物一样,应当被彻底清理;也有一部分相当保守,认为既然是人类创造了他们,他们就理应为人类服务;但绝大多数的GNR依然保持中立的态度,只要人类不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他们也乐意与人们井水不犯河水。

这就是诸葛青来到B城这座属于人类的城市的原因。

至少从两个族群之间的立场来说,无论如何——哪怕只是考虑胜率和取胜的性价比,此时也并不是他们与人类开战的好时机。比起战争,他们更希望能够通过商谈,争取到与更多人类群体之间暂时的和平。

至于以后,无论GNR将发展成为统治地球的新族群,还是能与人类达成彻底的和解,又或者最终被人类乃至被自然甚至被外星生物消灭,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而这场酒会,正是人类方为了招待诸葛青这位GNR的来使而准备的。虽只是过过场面的礼节性安排,但能进得了场的也非富即贵,排场绝不会掉档次。在这样的场合下,酒是礼貌、是道具,食物却全凭兴趣,诸葛青一样一样尝下来,倒也不觉得太沉闷。

酒会过半之时,举着酒杯的他侧身倚在场边的高脚桌旁,笑意盈盈地环顾场内。虽说他本该是今夜的主角,但公事公办的寒暄和对话之后,夜色渐深,他这位孤身来客的四周,也渐渐清静下来。

他的酒量很好,即便是一晚上手里的酒杯来来去去换过了好几种形状,面色也依然如常,毫无醉意,不像其他的一些宾客,此时已经面红耳赤,交谈的声音不知不觉高起来,几乎盖过了场内弦乐重奏轻柔的乐声。

是舒伯特的《鳟鱼》。他在脑海中搜寻片刻,跟随着提琴的旋律低声哼唱起来:“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站在金色泉水之边……”

“你好。”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上前来,打断了他的歌声,“诸葛先生,赏光聊几句?”

诸葛青收回了视线,上下打量他。

比起在场的其他或大腹便便油光满面、或细瘦干瘪满脸褶子的男性来说,这个人二十多岁的模样实在显得太过年轻,一身剪裁妥帖的西装用料讲究,看起来价格不菲,马甲的纽扣好好地扣着,西装和衬衣的领口却毫不设防地敞开,配着脑后随意束起的马尾,嘴边温和的笑意便流露出几分潇洒。他站在诸葛青的对面,身体略微前倾,靠在桌沿上,开口时还朝他举了举手里的……橙汁。

诸葛青的嘴角抽了抽。

那人捕捉到了他脸部肌肉细微的活动,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实在抱歉。没有对你不敬的意思,只是我确实不会喝酒,没那本事。”

“不会喝酒还来参加酒会?”诸葛青挑眉。

“嘿,我原本也不爱来。这不被我爸扫地出门了么,还指望这回能见着他跟着回去,正好那么多人在,他也不能拿我怎么着。没成想他压根儿就没来。”那人说着耸了耸肩,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不过见着你了,也不算亏。”

“怎么说?”

“被赶出来了那也是家丑,这事儿我也总不好找那些叔叔伯伯去嘛。”那人露出一个看似无害的笑容来,“帅哥,你看我这还过着生日呢,无家可归的,怕是得风餐露宿了。您不如行个好,收留我一阵子呗?”

“那得说句生日快乐了。不过你可不像是会沦落到要风餐露宿的人。”诸葛青站直了身子,两人的距离因此被拉开了些许,“况且我可连你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不觉得太唐突了吗?”

“免贵姓王,单名也。”那人语气轻快地自我介绍道,“唐突可说不上。在这儿的生面孔不多,我可是关注了你一晚上了。”

王也。诸葛青一边在脑海里默默地搜寻与这个名字相关的信息,一边不动声色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眯眯地示意愿闻其详。

“你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而且几乎把所有种类的餐食和点心都吃了一遍。”王也面上神色泰然,语气平缓,实际上却在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在脑海中组织着合适的语言,“你对于人类的生活方式很感兴趣?”

“这就是你观察一晚上得到的结果?”诸葛青不置可否地抿了口酒,没有接他的话。

“也不全是。其实我可以跟你做个买卖。”王也伸出手摊开掌心,仿佛在向他发出邀请,“你给我张床睡,我带你去体验体验生活?这可是再划算没有了。毕竟像你这样的身份,在这里,除了我,恐怕也没有其他人肯带着你随便上街溜达了。”

诸葛青的喉底溢出一声笑。原本握在手里的香槟杯被使了些力道放到了桌上,杯里金黄色的酒液漾开了一圈一圈的波纹。他轻轻地鼓了鼓掌,从容地冷声道:“你说的的确很诱人。不过你从靠近我开始,虽然上半身的姿态看似放松,但身上——尤其是声带和腰部以下的肌肉处于紧绷状态,眨眼的频率偏低,眼神对我的关注也超出了正常对话该有的程度。结合你的面部表情,我是不是可以合理地推断,你其实在说谎?”

对面的人闻言,像是一下子泄光了气的气球似的,浑身上下绷着的劲儿都垮下去,一副全赖桌子撑着才没坐到地上去的模样,嘴里嘟囔:“唉……就说没那么容易。真是尴尬啊……”

“不过王公子的胆识,我很是敬佩啊。你们的领袖和代表虽然表面上和和气气的,但我看得出来,”诸葛青微微张开了平常眯作一道细缝的眼,露出了一双澄澈而深邃,却没有多少温度的眼瞳,“他们或是恐惧,或是嫌恶。那始终是看待异类的眼神。”

他凑上前去,打量着托腮撑在桌上的王也:“你不一样。你这个人,确实很有意思。”

王也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有趣?你们这些机器人都这么缺心眼儿的吗?”

“准确地说,GNR只是半机器化的人类,你我的身体构成差别并不大。”诸葛青不以为忤,面上依然笑意盈盈,“你刚才说得对,我的确对纯生物人的生活很感兴趣。只要有足够的物质条件,你们似乎可以把你们的生活过得像一连串的仪式,繁杂、讲究,且有艺术感。在这方面,中海的三少爷恐怕是位行家吧?”

“谈不上谈不上。”

“因此,我认为你刚才的提议可行。毕竟我不仅能洞察你的谎言,万一你想要对我不利,要制服你也不是什么难事。我能只身来到你们人类的地盘,自然对各种状况都会有所准备。所以只要你不介意,你们给我租的酒店套间还是有多余房间的。”

“……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没地方可住。”

“不知道王公子对于首先该体验什么,有没有想法?”

“没有!”

“我比较喜欢刺激点的。”

“……”

 

五个小时后,正是B城黎明前夜色最深的时分。城郊的一片别墅区里,一辆超跑划出一道流畅的弧线,精准地倒入了车库。

驾驶座上,青色头发的男性熟练地关上顶棚,神采奕奕地开门下车,将墨镜摘下来别到襟前。衬衣的纽扣一直开到胸口,领结早已被摘下,不知信手塞到了那个口袋,西装随意地挽在臂间,明明穿的仍是同一身衣服,人却已经全然看不出几个小时前酒会上一身正装熨得笔挺、举着高脚杯温雅却疏离地与人交谈的模样。

王也睡眼惺忪地将副驾驶座的椅背调回到正常的角度,揉着眼睛走下车来,伸着懒腰长长地打了个哈欠。

“喝一晚上酒还无证飙车,什么人啊……”

“的确不是普通人。就酒精来说,这还不是我们代谢速度的极限。”诸葛青笑笑,示意他带路,“飙到这个速度还能在敞篷车上睡得打鼾,您也真是个人才。”

听着他末尾那点儿京腔,王也撇了撇嘴,认命地走在前头领他进屋:“AI的学习能力真是名不虚传啊……”

“谢谢夸奖。”诸葛青心安理得地跟在后头,进门之后还十分贴心地替他把门关上,这才蹬掉了皮鞋,换上了他丢过来的拖鞋,“还得麻烦你明天八点半前把我送回酒店。会谈十点钟开始,九点钟会有人来接我,我得回去换身衣服。”

“你还真赖上了啊?”王也回头,毫无威慑力地瞪他。

诸葛青笑得纯良无害,答得真挚恳切:“误会了,王公子,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王也一时语塞,也懒得再管他,开了冰箱给他丢了瓶矿泉水,指明了客房的方向之后,就准备上楼回房了。

诸葛青并不介意他的怠慢,拧开水抿了两口,独自四处晃悠着打量室内的布局和装潢,嘴里还低低地哼着酒会上被打断的《鳟鱼》,德语硬邦邦的音节从他的唇间轻轻地流泻而出,便仿佛也变得温柔起来。

王也在楼梯上不由得回望了他一眼,依稀听见他唱道——

“那渔夫拿着钓竿,也站在河岸旁……”

 

第二天王也就确认,自己的确摊上了个麻烦。

昨日半夜才睡,已经打破了他平常规律的健康作息,第二天一早,又在深度睡眠中被诸葛青极富耐性的敲门声闹醒,直到吃早餐的时候他整个人仿佛还在梦游,甚至都忘记了去追究那一桌的早餐是哪儿来的。

他离开B市好几年,这才刚回来,此时也不好和家里联络太多。昨天那辆跑车还是偷偷给他爸的司机打电话帮忙开过来的,但人家的正职毕竟还是服务他爹,今天也不好再给人添麻烦,于是诸葛青要回酒店,把他揪起来当司机使唤,他也只好认命。车库里只有那辆骚包的跑车,好在诸葛青大概也不想一大清早吃一嘴的尾气,没有坚持要求敞开顶棚,将回头率大幅度降低。只可惜这祖宗也就消停了那么一会儿,下车的时候又要他傍晚来接,仿佛真的将他当私人司机使唤。最后王也生无可恋地把车甩给了酒店的门童,自己跟着诸葛青进了酒店,毫不客气地礼尚往来,蹭他套间的空床补了一天的觉,养精蓄锐成功地熬过了晚上的酒吧一夜游。

谁成想这居然还不是终极。半夜里诸葛青又跟他回了别墅,说他们家的床当真比酒店的舒服。

等两人好不容易收拾停当,诸葛青回到客房里没一会儿,又跑过来敲王也的房门。

王也拿他没辙,只好开了门,没骨头似的靠在门框上,眼皮子直打架:“这是咋了又?”

“床上昨天沾了酒味,睡不了了。”诸葛青站在一步之外,保持着标准的私人社交距离和职业级的微笑,目光却暗自越过王也,往他身后的屋里飘。

“您不是代谢速率超强么,昨儿车都飙半宿了哪来的酒味儿?”

“衣服头发上总还是有的嘛。”

“别的房间也没收拾,不然委屈您将就一晚上,咱明儿洗床单换枕头?”

“将就不了,睡不着。”

一天多的相处下来,王也深知他定下来的想法,无论所涉大小都很难再改变,只好问道:“那你想怎么着?回酒店去?还是我给你找床被子,沙发凑合?”

“不必这么麻烦。”诸葛青面上保持着笑意,向前迈的步子却毫不客气,“我看你的床挺大的,借我半边就行。”

王也下意识地随之后退一步,却正被他逮住了空子挤进了房门,无奈之下,只好走过去伸手捞自己的枕头,碎碎念着“你不走我走”,准备下楼去睡沙发。

诸葛青一把抓住他的手,十二分坦然道:“放心吧,我睡相很好的。”

王也的手腕被捏得隐隐有些痛。

他扭了扭腕子,没能成功挣脱,而诸葛青似乎也没有放手的意思。最终他只好妥协,找出了另一床被子,熄灯躺下了。

灯光一灭,诸葛青就动用起GNR优于人类的夜视能力,不动声色地打量屋内,环顾四周,却没能发现任何的可疑之处。

他静静地闭上了双眼,但大脑仍在黑暗之中飞快地运作着。

——刚才的一切已经近乎明示:他就是在试探,也是在给王也施压。一天多了。如果王也真的对他有所图谋的话,毕竟连最初的谎言都被拆穿,这样的情况下他必定会更加怀疑自己的身份与目的是否已经彻底暴露。在这样的焦虑之下,今夜诸葛青熟睡之后,身在他触手可及的枕边,而其他的随身物品则都在那个空无一人的客房,无论是要窃密还是谋财害命,这似乎都将是王也仅剩的、破釜沉舟的最佳机会了。

当然,如果王也并无恶意,那这最多也不过是诸葛青这两天来,又一次莫名的任性而已。

诸葛青实在对王也接近他的目的和这场试探的结果太过好奇,甚至好奇到了对预料中可能会来到的危机感到期待雀跃的地步。

两人并排躺在订做尺寸的加大双人床上,诸葛青翻了两回身,佯作进入了熟睡。

而王也背朝着他,躺在半尺之外,静静地听着他那平缓且规律得过分刻意的呼吸声,听了一夜,直到天明。

 

 

TBC.


设定基本上是建立在雷·库兹韦尔《奇点临近》的基础上的,GNR也是借用的概念,原本是他对于三种技术的合称。希望大嘎对一个没文化的文科生搞科幻不要太苛刻……【。】

试图写一个智斗,但写出了智障的效果……智商不够,我切腹。

欲知后事如何,我们十天后见!【大概【。】

一点剧透:《鳟鱼》。

评论(13)
热度(73)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