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歌青歌]Vulgaria·3

*无差

*怎么对话这么多【。】


前文:1 2



03.

一个并不存在于真实世界角色到底死于自杀抑或失足,这个话题显然并不是佐餐的好选择,所幸饭菜的口味足够将这一点降级为不值一提的美中不足,而这个话题上,青江也还算是个相当不错的讨论对象。

倒是歌仙,虽说确实原本就抱有期待,但依然感到有些惊讶:“说实话,你看起来可不像是会对莎士比亚感兴趣的类型呢。”

“哈哈”青江眯了眯眼,“毕竟莎翁的情话还是很动人的嘛——虽说感情线本身有时候倒是不敢恭维。”

“我以为你会更喜欢《俄狄浦斯王》之类的呢。”

“如果非要说的话,印象最深刻的果然还是《唐吉坷德》吧,如果可以的话,还真是好奇塞万提斯其他失传的作品啊。”

“智者式的妙语和讥诮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大家也都是这样看待的吧。不过有时候反过来想想,愚者的勇气,不也是很令人羡慕的东西吗?”

……

 

“就这样?”宗三一手托着腮,一手拎着杯里的长柄杓懒懒地搅拌,扰得杯子里的冰块与透明的杯壁不时地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就这样。”歌仙舒了口气,捧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我说你啊,天气这么冷,不要喝冰饮比较好吧,况且大晚上的喝咖啡,是不打算睡了吗。”

“一直被管着,好久没有喝过了嘛。你还不是在喝茶。”宗三刻意学着青江的样子,畏寒似的将收回的手拢进袖子里,嘴上却满不在意吸了一大口咖啡,“明明话题的主角是你才对。该说什么,真不愧是雅士的搭讪方式吗?”

歌仙装作没看见他的小动作,对好友的回答有点无奈:“毕竟那还只是第二次交谈。你难道还在期待些什么奇怪的展开吗?”

宗三无辜地瞪着那双异色的眼睛:“只是以为让你一直惦记,而且还一反常态地躲了三年多的人,大概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过嘛——毕竟逃避这种事情,和之定少爷的作风一点都不像吧?更何况像今天这样,明明正在巡演途中,却为了剧社的聚会提前赶回来了,可明明已经赶回来了,又不敢露面,非得确认青江有参加了,才拖拖拉拉地决定参加明天的活动——听起来根本不像是你会做出来的事情嘛。”

“就说不要那样叫我啦!”虽说知道这就是宗三一贯的言语方式,但被老友不留情面地揭了老底,歌仙还是觉得脸上有点儿烫,低头盯着杯里红茶平静无波的水面,不想抬头,“毕竟很久没见了,想见见大家也很正常吧,可是赶回来的时候都已经这么晚了,要是再去聚餐的话也未免迟到太多,太失礼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是啦是啦,所以像我这样的老朋友呢,就不需要有这样的顾虑了。你的考虑很周全呢。”宗三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么后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就连我都不知道你们之间原来还有过那种剧情呢。”

“‘那种剧情’是什么形容方式啊……”歌仙挠了挠头,“后来就……其实也有什么特别的。你知道的,青江来找我合租。”

这时宗三一直摆在桌面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亮有新消息来了。宗三迫不及待地抓起手机来查看,歌仙也因此停下了话头。倒是宗三歉意地笑了笑,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自己有在听。

实际上歌仙此时也并不很在意对方是否在听了,于是也就缓缓说了下去。

 

“虽说十分冒昧,不过因为实在比较紧急,又没能打听到你的联系方式,所以就这么忽然直接登门了。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拒绝也完全没问题,请不必感到为难。”

与其说为难,倒不如说是惊讶更多一些——说实话,人都拎着包站在家门口了,要说拒绝的话,歌仙也确实说不出口。

他挠了挠头,将面前正合十双手,一脸恳切地望着他的青江迎进了屋里:“借住什么的我是没有问题,不过既然问题出在室友身上,难道不去交涉一下吗?”

“打扰了。”青江迈进屋里,在玄关处微微欠了欠身,这才换了鞋子慢慢走进去,“毕竟他也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偷偷把人带回来啦,一次两次还好,再多说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总之下个学期开始也已经打算在校外租房子了,姑且就对热恋期的情难自禁稍微担待一些吧。”

歌仙叹了口气,转过身去沏茶:“心还真是大啊……不过学校附近也确实没有什么旅馆之类的地方可去。所以以前碰到这样的状况,也一直像这样找别的朋友借住吗?”

“也不是。不能总是打扰别人嘛……今天晚上据说是因为有些意外,事出突然。平常的话只要事先有打好招呼,时间差不多了就到外面找找便利店之类通宵营业的地方就好了,看看书或者赶赶作业,再不济找几部电影或者什么,一个夜晚还是不难打发的。今天原本也是这样打算的,不过路上实在有点……”

正准备斥责对方动辄通宵的行径实在太过乱来,背后的声音却忽然渐渐弱了下去。歌仙疑惑地回过头去,却发现青江脸色苍白地倒在沙发上。

“青江?!怎么了?”

“啊……抱歉,大概……又要添麻烦了……”



TBC.

评论
热度(13)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