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歌青歌]Vulgaria·2

*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拖了这么长的02

*无差,无差


前文:[刀剑乱舞][歌青歌]Vulgaria·1



02.

后续的排练进度还算顺利,奥菲利亚的戏份本就不多,那位缺席的前辈也很快就病愈归来,青江安心地回到了道具组,再也没有被莫名地征调过。

他们再次见面,是在剧社平常排练的活动室。那会儿整部剧已经排到了第四幕的后半段,道具组的工作也已经完成了大半,只剩下一些小部件的细节,等待着最后的确认。

道具的制作需要一定的空间和良好的通风,制作的场地往往也需要兼备暂时存放的功能,因此道具组被分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大教室,距离排练的活动室有一段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的距离。青江作为新人,主动请缨去跑腿请人,带着一身颜料和乳胶的气味,踏上了长长的走廊。

临近的几间教室都暂时无人使用,因此排练室的门也只别随意地掩上,没有关牢。他听见屋里似乎是一场戏正演到半途,因此没有敲门打扰,轻手轻脚地推开拉门走进去,静静地候在门边。

屋里的另一头,陷入疯癫的奥菲利亚神色恍惚,澄澈的眼神里却流露出隐约的哀戚与绝望。她挽着空空如也的花篮,将想象中各色的花朵依次献给场上的其他人,台词流畅,脚步轻盈而优雅,宛如舞步。

然而歌仙却感到莫名的焦躁。

没有人说得清奥菲利亚这位被仇恨的火焰无辜波及的少女,到底是死于失足还是自杀。恋慕的心上人不知为何忽然开始丧失理智,行为怪异,满口胡言,甚至莫名对自己出言羞辱,甚至扣以莫须有的污名,神思恍惚的奥菲利亚心怀悲哀,自然也并不奇怪。可这一幕已经是第二次被提上排练的日程了,歌仙总觉得这样的演绎依然并不尽如人意,却也找不到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他总觉得舞台上依稀有那么一个身形影影绰绰,踏着更为流畅而有力的脚步,走过了相似的路线,然后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场,将他人的目光与谢幕、告别之类的繁文缛节都抛诸脑后,只留下了一截摇摆的发尾……

于是他一回头,就看见了那截青绿色的发梢。

和上一次不一样。那次大约是为了方便走动,青江身上穿的是略微修身的T恤和牛仔裤,但这次却为了防止道具制作的过程中沾到颜料之类的东西,换上了一件宽大的旧衣服,反倒显得身量更加瘦削了些。衣服洗得发白的灰色上已经沾染了好几抹不同的色彩,张牙舞爪,杂乱而斑驳。唯独那一头青绿色的长发温顺地垂下来,随着主人的动作来回摆动。

那是他等得无聊,正好将方才搬道具的时候碰乱了的马尾重新束了一遍,叼着皮筋一抬头,就看见了歌仙怔怔的目光,于是原本没有什么表情的脸,熟练地勾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来。

剧情正告一段落,歌仙压下心头的烦躁,回过身示意大家暂时休息,然后朝青江走去。

“嗨大导演。”青江笑眯眯地朝他招手。

歌仙摆摆手:“怎么了,道具出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没有,大件的基本都做好了,前辈们找你去验收来着。还有几件小的,有些细节需要确认一下。”

“唔好的。”歌仙看了看时间,思索了片刻,转过去欠了欠身,“那么前辈们,今天的排练就提前到此结束吧,辛苦各位了。”

 

等所有事项全部确认完毕,青江已经到更衣室将身上被颜料染得五彩斑斓的旧T恤换下来,再折返到道具室拿包的时候,已经走空了的教室里,只剩下歌仙守在他随意放在地上的背包旁,一手捧着剧本,另一手捏着笔杆一点一点,不知在想些什么。

青江并没有刻意放轻脚步,但歌仙看起来似乎十分专注,全然没有觉察到他的存在,只是自顾自地写写画画,涂涂改改,苦恼地将垂到额前的刘海向后捋,将原本整齐的短发都拨得乱了形。

——这样看起来倒是比平常一丝不苟的模样要潇洒呢。青江在门外远远地打量了他这副模样好一会儿,见他似乎一直毫无知觉,这才稍稍加重了脚步走进去。

“青江君。”歌仙闻声,终于从苦思中惊醒,站起身来理了理一副和头发,似乎又恢复了平常从容优雅的样子,“实在抱歉,方才想着剧本的事情太入神了,被看到了狼狈的模样呢。”

“这么在意这一点,是因为导演先生开始对我产生兴趣了吗?”看着他这副模样,青江实在觉得有趣,“既然如此,试试看也不是不可以哦。”

“……”歌仙听着他嘴上模仿着女孩子们被告白时那故作大方,又带着些微雀跃与羞涩的语气,只觉得想给他一拳头,看见他那平常总是笑得眉眼弯弯,此时却为了配合语气而微微睁大了眼睛的模样,又在心里感慨,这样的家伙待在道具组而不上舞台,实在是太浪费了。

青江倒是对他无奈的神色十分满意:“怎么了?成为朋友不是很好的事情吗?那么,就从更亲密的称呼开始吧,歌——仙——?”

歌仙开始怀疑招惹这么个家伙,会不会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了。他没有回答,只是慢慢地将手中的剧本和笔收拾好,思索着这段谈话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青江觉察到再这样下去恐怕是要玩儿脱了,凑过去喊他:“歌仙?歌仙君?”

歌仙收拾好了东西,拎起自己的包,一抬起头来,就收到了一副诚恳而带着歉意的微笑:“因为歌仙君刚才看起来很苦恼的样子,所以想开个玩笑,实在抱歉。方才歌仙君是在等我吧?是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吗?”

金色的眼睛轻轻地眨了眨,看起来仿佛温良无害。歌仙轻轻地叹了口气,心里的烦躁被青江这么一闹,倒确实消散了些许:“原本确实是有些疑惑,想要拜托你解答的。”

“那么,我会努力派上用场的。”

“别用这么可怜巴巴的说法啊,”歌仙发现自己真是拿他毫无办法,“不是说要成为朋友吗?嗯……青江?”

青江闻言,表情夸张地张开了双臂:“是是,那么请尽情依靠我的肩膀吧!”

然而这回歌仙却没有再顺着他的剧本走,而是抬手撩起了他挡在脸侧的刘海,指尖轻轻地点了点他的脸颊:“这里,沾到颜料了哦?”

看到青江一瞬间的愣怔,歌仙仿佛有种扳回一城的成就感。先前心头焦躁不安的情绪终于像雨后的层云一般渐渐散去,他先一步走出了教室,仿佛被青江的笑容感染了似的,微不可查地勾起了唇角。

“走吧,作为答谢,今天的晚餐就由我来招待。”



TBC.

评论
热度(9)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