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唐方]The First Moment I Fall in Love with You·6

*再来三更怕是也搞不完了……可是标题已经挤不下两位数字了,怎么办【。】

*妈耶终于把打架写完了……写得一点都不激烈,大家去看恋离飞翼最后的半小时脑补一下,或者刚大木什么的最后一集也行【x】

*有点神志不清,回头估计要捉个虫


前文:1 2 3 4 5

 

09.

方锐绝不会承认,他是因为被唐昊那句“别怕”吓了一跳,所以闪避对方炮击的时候才手抖了一下,偏离了原定位置的。

不过战场之上,差之毫厘都可能是生死一瞬,状况并不容他多想什么。

这一次闪躲的失误,让他失去了进一步拉近与对手距离的机会,几乎可以说前功尽弃。别无选择,方锐只好重新后退,调整位置,与对方继续周旋。

对方似乎对他的举动感到了意外,攻势停滞了片刻,大约是在重新评估他此举的目的。然而也不过是片刻,在这之后,重新退入他火力线范围之内的方锐,几乎毫无悬念地受到了一轮全力的炮轰。

热兵器时代以来,火力强度与机动性几乎成为了一对无可调和的矛盾,在引擎动力与材料技术没有革命性进步的前提下,攻击力与灵巧程度的取舍,一直是所有设计师的两难抉择。然而目前方锐所面对的这架不明机体,火力和迅捷程度之间的比值已经超出了他固有的认知。以眼下的情况来说,或许他也确实只能以自保作为目标了。

鬼迷神疑从展开的类人形模式飞快地收缩成了行进时的战斗机形态,开始全力进行躲闪,只余下一左一右两门副炮进行必要的回击。

说实话,要说没有几分害怕和紧张,那是假的。

这可不是模拟训练,对手几乎一切数据都是未知数,谁都不知道他还有没有什么更棘手的武器或性能尚未展示出来,一个不小心,保不齐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可不是开玩笑的。虽说每一个加入佣兵队伍的人,尤其是他们这些随时可能上前线的飞行员,必然都是签过生死状的,但真的到了这样的时刻,若是能够好好地或者,又有多少人会盼着死呢?

虽说无意识的唠叨大概确实多多少少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安,但若放在刚认识唐昊的时候,他可不认为这位唐大队长会对自己的队员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可是全队的通讯频道,其他人听见了,恐怕都是一副见鬼的模样吧?以后可就指着这个,打唐昊的趣了——不过眼下首先,至少得活着回去。能坚持一秒是一秒——哪怕就冲着给鬼迷省点儿修理的材料和费用也好啊。方锐想。

好在,六分三十四秒之后,援军抵达战场。

 

几乎就在交战的两机进入视野的同时,唐昊飞快地定下了对策:“韶光换配合鬼迷神疑拦截,其他人跟我走。”话音方落,唐三打毫无停顿,继续开足了马力,朝敌方已经渐行渐远的母舰全力追去。

有了赵禹哲的援护,方锐的压力终于有所缓解。虽然比不上对方的火力,但韶光换也同样属于远射程、重火力的机体,况且哪怕与赵禹哲配合默契不足,多一个人加入战局,就能多分散一些对手的注意力。尽管赵禹哲向来喜欢直来直去地和对方正面交锋,此时的炮光此起彼伏也并不见得是处于掩护的考虑,但方锐仍然从双方对轰的间隙里找到了靠近敌方的间隙,机体也重新展开,架起了主炮,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一旦穿过了对手攻击力最猛的火力线,形势就对方锐有利起来。对方由于搭载了大型武器而不得不增加体积,甚至被方锐利用作自我掩护,悄无声息地接近了对方炮击的死角。

一击得手,敌机的双联副炮被拦腰削断了炮管,炸膛的火光湮没了半边机身。鬼迷神疑早已准确地判断好爆炸将要波及的范围,退身到了安全的位置,一边欣赏着火光和烟尘逐渐散去后对方机身上的伤痕,一边飞快地盘算着下一击的目标位置。

 

然而另一面,唐昊那边的战况,却没有预想中的顺利。

他最初的想法很简单:虽然不知道是否出于什么变故,但敌方眼下很显然是在进行撤离。既然如此,那架数据未明的机体,首要的行动目的应当是护卫母舰以及撤离的队伍,只要母舰遇袭,它势必将会尽力回护。这样,一来单纯的机对舰的作战要比机体之间对战轻松得多,二来阮永彬很快就会到场,方锐和赵禹哲那头的战斗也将更容易掌握主动。如果战况顺利,他们甚至有可能俘获那架敌机

只可惜世事并不总会如人所愿,在战场上更是如此。敌军的母舰打开了两侧的舱门,两架与他们方才在方锐发回的画面中所见一模一样的机体,缓缓驶出,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10.

阮永彬抵达交战区域的时候,鬼迷神疑的一门漂浮炮恰巧被轰了个稀碎,几块碎片险些直直朝着愈灵者的面门上砸去。

照理说二打一,再怎么说也不应该是人多的一方处于劣势——呼啸的研发虽说在整个军界中算不上最先进,但至少也没有被第一梯队甩开太多。没有设备性能上的碾压,人数就足以成为决定战况的最重要因素之一。然而赵禹哲的韶光换游离在敌机火力线的边缘,心思却被不远处敌方母舰附近四起的火光牵走,从面向就可以看出,他正不时的关注着那边的情况,攻击也显得颇有些急躁。

方锐正努力的保持着与对方贴近的距离,试图再次复制方才成功的袭击。无奈赵禹哲实在有些心不在焉,而且本身两人的配合经验也并不丰富,以致于别说得手,有一枚炮弹,方锐甚至是将机体从人形缩回到战斗机的形态,这才顺利地避过了。

愈灵者一到,方锐就迫不及待地在通讯里吼到:“赵禹哲你到唐昊那儿去!老阮坐标发给你了,去待机。”

赵禹哲闻言,立即切换了机体形态,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头也不回地走了。

唐昊对于他的擅作主张也没说什么,而方锐已经懒得去猜测他到底是认可了这个调度,还是已经对对方的攻势应接不暇。

阮永彬的驾驶技术说不上高超,愈灵者的武装也并不算十分先进,但比起新人赵禹哲来,至少和方锐合作的经验丰富不少,作为与方锐同期加入呼啸、一同在旧呼啸的战术体系中成长起来的老队友,对彼此能力和作战意图的了解,显然是赵禹哲无法相比的。

同样是远程骚扰、近战近身攻击的模式,愈灵者的火力比不上韶光换,却替鬼迷神疑创造出了更好的机会。

 

不得不说,呼啸内部的派系分裂,已经到了从眼下的战局就能一目了然的地步。

在付出了半数的漂浮炮和一门副炮的代价之后,鬼迷神疑在愈灵者的辅助下,终于击碎了敌机的驾驶舱。

飞行员弃机而逃,他们也已经无心去追。方锐将鬼迷神疑吸附在了比它整整大了一圈的敌机上,一边思索着就这么把这个大家伙背回去的可行性,一边对队内的分裂颇有几分感慨。

然而两个问题都还没来得及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远处的战团就亮起了一团巨大的火光。

平素里话一贯不算多的阮永彬,此刻只剩下了一声下意识的惊呼。方锐只觉得心脏搏动的幅度已经远远超出了身体所能承受的范畴,敲打得心口几乎能感觉到一阵一阵隐痛,嗓子也像是被死死堵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来。

好在,下一刻,光团之中,几架熟悉的机体狼狈地冲了出来,通讯频道里也传来了队友们骂骂咧咧的声音。

方锐和阮永彬同时松了口气,正准备上前接应他们。

然而不过短短的一瞬间,意外再度发生。方锐先是发觉鬼迷神疑忽然脱离了他的操控,动弹不得,紧接着,屏幕上的视野变成了一片雪花点,通讯频道内也只剩下滋啦滋啦的杂音。

离他最近的阮永彬看得清清楚楚,鬼迷神疑的正下方,忽然蹿出了一架不知名的机体,射出了一发奇怪的烟雾弹,然后在烟雾的隐蔽下将鬼迷神疑和他们俘获的那架敌机捆成了一团,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拖走了。

这时,在场的所有人同时收到了一则通讯。

“看你们半天搞不定,哥就出手帮帮后辈的忙吧。作为交换,你们的副队长就暂时借来一用啦。”

火光散去,敌舰和两架敌机的残骸了无生气地漂浮着。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一时没能将这甚至不足一分钟之内发生的事情理清。

唯一能够确定的,只有通讯中的那个声音——虽然还没有经过声纹坚定,但他们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那份匿名的情报中,那个经过变声处理的声音。


TBC.

热度: 28 评论: 6
评论(6)
热度(28)

凉白开加冰走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