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唐方]The First Moment I Fall in Love with You·5

*我已经搞不清这是马裤螺丝啪还是刚大木趴了,总之是个浪漫的太空之旅

*所以设定都是湖绿的,也没有科学常识,认真你就输了【ntm】

*标题字数塞不下了所以我决定努力在四更之内搞完它【一个flag】

*打仗怎么辣么难搞,被我搞得一点都不激动人心【。】


前文:1 2 3 4



07.

在这样的关头收到关于敌方驻扎位置及兵力部署的情报,不得不让人疑心消息的真假。但发来通讯的人虽然匿名变声,却又说得言之凿凿。呼啸无法确定船团信息的泄露程度,虽然将信将疑,却也只好下决心赌一把。

十四个小时之后,作战开始。

 

折跃的路程不短。途中方锐做了个梦,梦中身侧的景象飞快地略过,耳边依稀有人在喊他:“方锐,方锐!”

嗓子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脑海里有一副模糊的面容一闪而过,却任凭他如何用力回想,都无法描摹出清晰的轮廓。

是谁?

猛地睁开双眼,梦中自由落体般的失重感让他在惊醒的瞬间依然无法摆脱眩晕感,胸口被挤压的窒息感也仍挥之不去。

“方锐!听到没有,回话!”

队内通讯频道里传来的是唐昊的声音。

时钟上的数字显示,他最多睡了不超过十五分钟,但这段短暂且并不安稳的睡眠,依然让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故作轻松的语气听起来也带上了些许勉强:“抱歉抱歉,唐大队长麻烦你再说一遍。”

“你怎么回事,状态不行的话现在就给我返航。”

经由通讯器传递而来的声音有点失真,方锐琢磨不透他的语气中,怒气到底占据了多少比重。不过返航毫无疑问是个玩笑,唐昊压根没有给他回话的机会,简单地将方才交代的部署重复了一遍,得到回应之后就不再发话了。整个通讯频道都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方锐苦笑。难怪旁人都觉得他和唐昊关系不好——不过也亏得他唐大队长足够公私分明,被误会“关系不好”,怎么说也总还是比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队长和副队长是炮友关系要强。虽则当初是他主动撩拨的唐昊,可这并不代表他不介意这种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尤其是眼下队里的老将新人,因为唐昊这个与队伍过往的作战风格迥异的空降队长,被不自觉地划成了两派,他们俩的事情要是说出来,还不知道能发酵出什么闹剧来。

思绪还没来得及飘得更远,阮永彬发来了单对单的通讯,颇有些担忧地问道:“没事吧?”

“没事没事,刚不小心打了个瞌睡。”

“你和唐昊吵架了?”

“……”这下子方锐还没来得及褪下去的苦笑,彻底变成了哭笑不得,“我说老阮,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什么?”

“我和唐昊真的……嗯,”他酝酿了一下说辞,最后还是挑了个最直接的说法,“真的只是肉体关系。”

“……”通讯频道里传来一阵沉默。片刻之后阮永彬才接道:“没事就好。”

 

依据收到的情报,折跃通道的尽头被谨慎地设定在了距离敌军驻地的雷达探测范围之外。虽然离作战目标远了些,但在无法确认消息真假的情况下,方锐的这一点坚持,最终还是得到了认可。

鬼迷神疑搭载的反侦察系统,是军方与呼啸背后的军火商合作的最新产物——或者倒不如说,鬼迷神疑一直是他们反侦察器材研发的专用“临床实验样本”。也正因如此,方锐才有足够的底气,将这次的侦察任务全部揽下。

话虽如此,但这次的潜行侦察也未免太顺利了些……

十七分三十二秒后,依照那份匿名的情报,鬼迷神疑所处的坐标,理论上已经是双方可以彼此探测的范围了。然而此时,方锐的四周却一片寂静。他小心翼翼地调整着航向,警惕地留意着雷达,不时放大机舱周围的图像,生怕错过了什么。但唐昊却没有他这份耐性。在预定好的时间内没有收到任何汇报,他不顾通讯被潜藏的敌军截获的风险,直接打开了通讯频道。

“方锐,汇报情况。”

“目前没有发现。”

“什么意思?”

“就是周围什么都……不,等等。”雷达探测器的屏幕边缘忽然闪起了几个红色的光点,方锐停止了前进,原地放出了小型的漂浮探测仪,“这个方向和配置都不太对啊,绝对不是正常的停驻区该有的样子。看起来反而比较像撤离的……殿后?”

“具体数据?”

“航向正在计算中。母舰级别一舰,中型;机体五架,三架运输,一架补给,还有一架是……等等这得查查数据库……卧槽?!”

雷达屏幕上的画面忽然消失,方锐登时冒出了一身冷汗。他几乎可以想象出无人机被敌机一炮轰成宇宙垃圾的画面了。

“怎么回事!”

“我想我大概是,”方锐咽了口唾沫,捏紧了操纵杆,“暴露了。”

“停在原地,随时报告。”通讯那头的唐昊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指令,“全员出发!”

 

08.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侦察与反侦察上,方锐自信放眼整个佣军联盟,性能可以超过鬼迷神疑的机体并不多。但为了照顾机动性和隐蔽能力,鬼迷所搭载的火力,应对小规模的战斗尚且没有问题,要与重火力机体对战就有些吃力了,更罔论眼下对面还有一艘母舰,甚至母舰之内,还可能搭载了其他的机体。

虽然平常商家的促销抽奖返利活动从来没中过奖,但方锐自诩运气还是过得去的。只可惜这一次,运气似乎并没有站在他这边。

距雷达画面消失仅过了三分四十八秒,那架他方才没能确定型号的敌机,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

“我靠不是吧,中头彩了伙计们。”将视野的画面放到最大之后,他很快地下定了结论,“咱们碰上人家的新玩意儿了。估计是第一批小白鼠,这运气回去可以买彩票了——艾玛,这个距离就开火了?这个射程,搞不好得是个大家伙……”

话音未落,视野之中一串火光亮起,他猛地扳动了操纵杆,几乎九十度翻转了机身,避过了这已经无可避免的一战中的第一轮轰炸。

 

另一边。

虽说交代了方锐要随时报告,但一直听着通讯频道里他断断续续,还夹带着吐槽的实况解说,唐昊心里也有点儿烦躁。

方锐眼下的处境确实不太妙。现在他们每个人的眼前,都是方锐那边传回来的画面。就如他所说,他们对上的,大概确实是敌军新研发的机型,以往的交战数据中,并没有任何可以与其相匹配的数据,就连目前已经亮出的主副两门炮,看起来也是特制的装备,根本不是现有的常见口径。

数据在一点一点地传输到他们眼前,与之相随的是方锐絮叨得近乎毫无意义的自言自语。相较之下,仍在赶路的他们无话可说,也就只好沉默地听。

唐昊不可能不着急。事实上,他们每一个人,都想加大马力,全速赶赴战场。但这次长途跋涉多少有些冒险,他们的母舰选择了驻守在船团,并没有随行,取而代之的,则是阮永彬的愈灵者额外搭载的补给舱和简单的维修舱。预计中的敌人具备相当规模的战斗力,因此这样的保守准备也是必要的。然而眼下这样意料之外的状况,却让这份准备变成了负累——如果要保持阵型,他们就要迁就愈灵者的速度,无法全速前行;如果贸然打散阵型,那么万一途中发生什么变故,他们的队伍就将被撕裂成几块碎片,恐怕将会陷入更糟糕的境地。

拳头松了紧,紧了松,耳边方锐的声音已经不像方才那样的连贯,中间许多不自然的停顿,显然是被高强度的驾驶操作打断的。

情况不太妙。

忽然,一个以往并不常出现在队伍通讯中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方锐,”阮永彬带着些许犹豫地开了口,“别担心,你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们很快就到了。”

“老阮你竟然小——小看我,看哥哥我给你把这家伙……轰下来——”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方锐却仍在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

“别怕。”唐昊下意识地打断了他,吐出的两个字却让全队上下都惊了一惊。立刻地,他也发现了这句话的不妥,想要解释,却发现了自己的词穷,“我是说,别……”

“不说了,”方锐似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对话终于变得流畅,语气却忽然正经起来,“大家伙看起来要开始玩真的了。”

接下来,频道终于陷入了彻底的安静。


十三秒之后,唐昊“啪”地一拳锤在了仪表盘上,沉着嗓子一字一字地挤出了新的指令。

“除愈灵者外,所有人转队形γ,全速前进。”



TBC.

评论(14)
热度(18)
©槐底老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