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淋雀🐦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荒天]长流·Fin

*《不具名者》完售,放出收录的番外以及一堆奇怪的感言和后续事宜【?】

*求Repo!!用力求Repo!!!买家秀也可以嘛!!!【????】

*本子里的正文部分是有改过哒,虽然改动不是很大。ball ball大家再看一遍。

*如果有看过前面两稿的小可爱会发现番外前半部分眼熟……最后改着改着感觉关于川总过去的部分放在正文里面有点累赘,但还是想交代一些(充满私心的)设定,所以就收拾了一下放到番外里来了。真的不是我偷工减料。很想把私设里面他们两个人的经历都铺开来写,但是又不好往正文里塞,感觉最后零零碎碎地很多东西没说清楚。只好请大家用力脑补了【ntm】

*手上还有两本多印了的,如果还有错过的小可爱想要,可以私敲我。顺带把印刷的PDF放出来,开放私印,拼团印的话麻烦知会我一声(感觉也并不会有【。】)请不要提价倒卖~私印的也不要~~靠大家自觉啦。

PDF:链接:http://pan.baidu.com/s/1c185lja 密码:v5az

终稿文本txt:链接:http://pan.baidu.com/s/1dE83gC5 密码:j166



《不具名者》番外·长流

 

01.

“奶奶,这条河里真的有神明大人吗?”

“当然了。奶奶像你那么大的时候啊,河里总是发大水,有好几次,险些把咱们家的房子和田地都给淹了呢。后来啊,还是你的曾祖父带头,大家每年都给河神大人进贡,这才过了些年的好日子呢。”

“进贡?奶奶见过河神大人吗?”

“没有哦。从来没有人见过他。”

“那他要怎么知道大家的愿望、收到大家的心意呢?”

“河神大人是非常厉害的神明大人。只要像这样——将送给神明大人的礼物投到河里,他就会明白大家的心意了。”

“可是奶奶,如果河神大人能够保护我们的房子和田地不被淹没的话,为什么父亲和叔叔他们,还要每天辛辛苦苦地挖水渠、修堤坝呢?”

“傻孩子,那可是河神大人的旨意哦……”

老人的声音带着历尽沧桑的喑哑,正慢悠悠地讲述着发生在许久以前的传说。祖孙二人都没有留意到,面前滔滔的河水里,悄悄地泛起了几圈涟漪。一尾不起眼的小鱼,默默地摆了摆半透明的尾巴,转身朝着河流的深处游去。

 

对于自己怎么竟成为了荒川河的主人,他已不很记得清楚了。

其实山川河流,本是没有所谓主人的。只是愿意相信其存在、愿意祭祀供奉的人多了,也就有了那么一些精怪,愿意来经年累月地看着这茫茫天地间的芸芸众生。

在他依稀的记忆之中,自己最初不过是生活在荒川河中的一尾鱼,与千千万万的同类一样,每日在荒川起起落落的潮水之间,艰难地寻觅一点果腹的吃食。

荒川流域地形高低起伏,复杂多变,常常十年里有八年不是旱就是涝。然而人类虽则每一个个体都是那么的渺小而脆弱,整一个族群却又显得那样的顽强,但凡有一点儿活水以供饮用,有几爿田地可以耕种食物、圈养牲畜,他们便可以生存下来。

虽然选择了于此处栖居,天候却并非他们可以决定的。于是荒川河畔的居民们,便开始祈求起了神明的护佑。水中子虚乌有的神明从不曾显灵,但人们依然愿意相信少有的风调雨顺,便是河神大人对他们心愿的回应;至于那些被投入水中的祭品,则悉数落入了河里鱼虾的腹中——或许这些弱小生灵中的一部分,最终又成了人们的盘中餐,某种程度上,倒也确实地成为了他们的护佑。而荒川河真正的守护者,却正是被这些寄托着祈愿的贡物滋养而生的。

荒川河有了镇水的君主,便多多少少变得太平了。这更加让人们相信,他们的祈愿传达到了神明的耳中,于是荒川河主,就渐渐变成了传说中一位“有求必应的和善神明”,于各色各样的愿望,也就一日一日纷至沓来了。

日子就这样时好时坏,经年累月地过下去,献给荒川河中神明的供奉渐渐地成为了常态,于是他的力量也就在这些年月里,沐浴着香火、吸纳着人们的祈盼和念想,自然而然地滋长起来。

正因为他的力量本就源于人类,所以他当然也不介意,偶尔悄悄地给这些供养他的人类帮一些小忙。就好像他当真是自古居于这河流之中,护佑了他们千百年的神明一样。

这样的时日长了,许多年纪轻些的小妖怪,也都当真将他误以为是河里的神明、是一川之主了,流域间的所见所闻也好,有什么不寻常的动静也罢,都要来向他报告一番。

起初,他也曾想要解释澄清,其实自己与他们并无二致,都只是从天地间、人心里生出来的鬼怪妖魅,可是看着那些小妖们总是敬畏又惶恐的模样,又觉得不知该从何说起。再后来,来拜见的、臣服的各路妖怪见多了,他也就懒得再多说什么了。

时日久了,就连他自己,竟也都慢慢开始相信起来——自己便是这荒川的主人了。

 

 

02.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大天狗一时有些茫然。

荒川之主选择的这处暂时的栖身之所,不过是山野间一处隐蔽的石室,比起他平日所居,实在显得有些简陋。洞口有水流和结界的掩护,虽则安全了些许,但也让洞里终日光线昏暗,时日难辨。许久没有经历过像这样与他人的意识交汇的梦境,入梦太深,他花了好一阵子,才将意识拉回到现实之中来。

身旁的荒川之主仍在昏睡之中,但浑身滚烫,眉头紧蹙,额上布着一层薄汗,与他相握的手偶尔无意识地紧一紧,显然睡得并不安稳,像是高烧不退,又像是被魇在了某个梦境之中,无法醒来。

大天狗怔了好一阵子,终于彻底清醒过来,盯着荒川额上的汗皱了皱眉,似乎颇看不惯,抬手用宽大的袖摆替他擦拭,浑不在意脏了自己的衣服。

起身之后,他朝外头去洗了把脸,瞧了瞧外头的天色,便又折了回来。

“平安时代”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名词,尽管他所信奉的“大义”依然没能成为普世的秩序,但人类的世界确实早已变了模样——甚至说是天翻地覆,也并不为过。

如今的人类,学会了用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来武装自己、协助自己,于是天地也好,鬼神也罢,似乎都已经不再是那么值得敬畏的东西了。他们甚至计算着河流与土地,要让山河都为他们挪腾出一片乐土来。

河流改道,之于像荒川这样凭水而生的妖怪来说,就像是大天狗生出双翼之时那样,宛如分筋错骨。正因如此,荒川才不得不寻了此处,静待改道的川流在新的河道上重归平息,以免被什么心怀不轨者趁虚而入——荒川河域向来不是什么太平之地,若非荒川之主威名震慑,怕是多半早已成了魑魅魍魉横行处。一直被如此强压一头,难保没有那么一个半个谁,没几分不臣之心。

大天狗不过离开片刻,荒川的额前脸上又冒出些许汗意来,本就时常皱起的眉心,沟壑似乎也更深了几分,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眼睫也颤动起来。

他犹豫了片刻,凑到荒川身旁,澄澈如水的碧蓝色眼眸静静地垂下,沉默地俯视着他这副虚弱的模样。

如果——如果此刻,有谁像他这样悄悄地靠近……

他将双腿分跪在荒川身侧,双手撑在他的颈边,将他笼罩在自己的身影之下。

只需要一点点妖力,或者——甚至一爿锋利一点儿的刀片——什么都好,只要足够隔断他的咽喉,这位平日里威严又傲慢的君主,恐怕就要毫无反抗之力地命殒此处了。

大天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紧张一般闭上了双眼,身后漆黑的双翼下意识地张开了些许,将两人的身影都笼在了大片不甚分明的阴影之下。

 

荒川梦醒的一刹那,双眼甚至都还未来得及调整好焦距,模糊的视线便被一张凑近的脸悉数占据了。

一直处于反反复复的昏睡之中,长时间没有进食饮水,饶是他这样水生的大妖怪,嘴唇上也干得起皮了。

凑上来的那双唇倒是湿润而柔软,亲吻的动作却生涩而犹疑,在他的唇上轻触的摩挲了片刻,才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舌尖。

荒川错愕地被捏着下巴打开了齿关,愣愣地任由亲吻缓缓地深入。顺着相抵的舌尖,身体的深处仿佛有什么通道被开启,一股熟悉的妖力宛如一道涓涓细流,缓缓地淌入体内,浸润了五脏六腑。

浅金色的细软发丝垂落在他的脸侧,偶尔轻轻地拂过他的颊边,带来轻微的痒。他有点儿想笑,但又不舍得打断对方这回难得的主动,便装作尚在睡梦之中,任由对方施为。

感觉到荒川的呼吸终于平复下来,大天狗便退了开来,一张开眼,却对上了荒川葡萄紫色溢满笑意的双瞳。大天狗愣了愣,登时身子一僵,故作镇定地与他对视,却不自觉地抿紧了嘴唇。

“没想到大天狗阁下,竟然会做出这种乘人之危的事情啊。”荒川不无促狭地揶揄道。

大天狗瞪了他一眼,底气却并不很足:“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

说来其实也不过在这几日里简单的起居照顾,再如何尽心费神,也说不上什么救命的恩情——更何况,若事事都要论恩怨,他们之间的账恐怕早就算不清了。这样的回答,也不过是下意识要在荒川不时的调侃之中扳回一城罢了。

没想到,这一回荒川却竟然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唔……你说得有道理,确实应该好好感激才是。不过报恩的事情嘛……”语罢,笑容愈发戏谑起来。

“诶?”大天狗全然没料到荒川会这样回答,一时语塞,甚至都无心去留意对方那一抹笑里潜藏的深意。

他这副因意外而愣神的模样,让荒川心情大好,垂首装模作样地沉吟片刻,故作遗憾地接道:“只可惜,眼下恐怕不是个好时机,就恳请恩人姑且容我欠上三五日吧。”

“什么?”大天狗依然没能领悟他“报恩”的含义,一门心思要问个究竟。

“大天狗阁下的救命之恩,自当以身相许了。”荒川轻轻推开他起身,整了整衣襟,赶在他发作之前,边说着边朝外走去,“只是河川改道,流域之内易生动乱,这可不是流连温柔乡的时候。”说着,还回头朝他挤了挤眼睛。

话音未落,身影已经消失在昏暗的石室里。大天狗还没来得及回敬,见他离开了,便匆匆忙忙地追着他的身影冲出洞外。

外头正是黄昏,太阳已经西沉,只余下大片的霞光和并不必石室内明亮多少的光线。

云翳之间隐隐约约地闪过了一道身影,似龙非龙,发出了低沉的鸣啸

 

03.

“上回你又梦见了什么?”

“梦见了你还是小杂鱼时的糗事。”

“真巧,我也梦到了你儿时顽皮捣蛋的丰功伟绩。”

“……”

“从前的故乡怕是早已变了模样了,但即便如此,我的荒川,倒是一时半会儿枯涸不了的。”

“你怎么知道我……呸,谁管你死活。”

“要报恩总得会揣摩恩人的心思嘛。至于我的死活——我们的赌约可还没完成哦。况且这救命之恩,我可还没报完呢……”

“你……唔——!”



Fin.

评论
热度(26)

凉白开加冰走糖